“啊……”

  一声短促的惨叫响彻雨夜,随即便无声而止。声音虽然不大,在平常,也许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但今晚,显然不同。

  听到惨叫,周云逸知道要遭,脸色更加阴沉,看着身边三人,沉声道:“看来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且我们有人已经被他们杀了,你们三位共同出手,击杀他们。”

  三人点头,特别是刀疤脸大汉,脸色更是难看,他能感受到身边二人看向自己时满是戏虑。

  在刀疤男子他们走出去时,周云逸眼光一闪,略微沉吟了会儿,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向街道外面走去,几步幻灭,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中。

  “何方小人,躲躲藏藏算什么?有本事给我出来!”刀疤男一声怒吼,在夜间甚为响亮,这也是给隐藏起来的属下一个信号,向他们聚首。

  没有人回答,风雨还在继续,过了半晌,见还没有人出来,刀疤男子更为愤怒,一把鬼头环首大刀出现在刀疤男子手中:“难道阁下只会藏头露尾吗?如果你不出来,那我就来找你好了!”

  “哈哈哈哈……”一个偏僻角落,陈渊击杀了最后一个埋伏起来的黑衣人,听到刀疤男如此说话,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周家如此霸道,真是好威风啊!颠倒黑白的本事,在下自愧不如。”

  陈渊缓步走出黑暗,一脸似笑非笑的望着刀疤男子他们三人,观这三人气息,竟然都达到了凝气七层巅峰。

  看着竟是一个小孩,刀疤男子三人露出一丝惊讶之色,满脸阴沉的那人向前一步,沉声问道:“小子我问你,我周家其他人在哪里?”

  “他们?阎王在地府无聊,要他们去陪他,他们已经先去了,如果你们也想去的话,我可以为你们送行。”陈渊笑呵呵的说道,那口气不像是和仇敌,倒像是朋友间说话,有个好玩的地方,你要去吗?要去的话我送你。

  刀疤男子三人神色渐渐阴沉下来,这么久了,己方的人没有一个出来,看样子是真的如这臭小子所说,他们都死了?

  但他们都没有动手,而是释放出神识,查探四周,他们可不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小娃娃可以将那二十人全部杀死,绝对是有强者相助。他们也查探过陈渊,虽说修为不弱,但也还没有达到那种恐怖的程度,他们却不知陈渊手中玄黄阵旗可以掩盖自身气息,迷惑他人,不然他们也不会如此大意了。

  陈渊的玄黄阵旗虽然品阶不高,但却也达到了宝器级别,且作用繁多,不仅可以协助阵法师布阵,且阵旗本身还刻有无数阵法、禁制符文,对陈渊的帮助极大。

  周家这三人的动作,让陈渊心中一阵好笑,眼中寒光一闪,正要出奇不意先出手灭杀一人时,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陈渊回头看去,正是少卿和吴瑶两人。

  不过,二人脸色都不太好,遭遇强敌,陈渊独自在外厮杀,不曾告诉他们,这让他们感觉自己被无视了,陈渊根本没有把自己当做朋友,当下看向陈渊的目光很是不满。

  随意扫了眼刀疤男子三人,少卿冷哼一声,语气不太好的道:“陈渊你也太不把我们当朋友了吧!这群猪猡来送死都不告诉我们!”

  “就是!”吴瑶噗嗤一笑,点头赞同。

  “放肆!”

  “竖子狂妄,找死!”

  “将他们抓住,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少卿这是彻底惹下了众怒,身为周家之人,虽然地位不高,但何曾被人如此侮辱过。送死的猪猡,这让刀疤男子三人彻底怒了,脚步捻动间,杀向陈渊三人,尤其是这个少卿,他们要先抓住,再将其折磨致死。

  黑夜顿时沸腾了起来,不曾停息的暴雨因为三人的气场出现了丝丝停滞,下了许久的雨,一时间有了停下来的征兆。

  更#新…|最快上6酷}匠s网M…

  “轰隆!”一切都是假象,雨水最终还是没有停下,反而下得更大了些,在雨水中还夹杂了点点白色颗粒,竟然下起了冰雹。

  “这件事以后再说,我们先拿下他们。”陈渊眼眸寒光一闪,将身上玄黄阵旗取下,又从纳戒中取出一把木剑,纵身上前向刀疤男子三人杀去。

  少卿微微点头,淡淡的道:“他们正好三人,我们三人一人一个!”

  “好啊!”吴瑶兴奋的拍手,这是她第一次与人争斗,因为激动,小脸都变得通红了起来。

  少卿手一松,怀中剑落下于手掌,手一抽,寒光冷冽,剑气如龙,少卿舞剑向满脸阴沉男子杀去,而吴瑶看到刀疤男子与那个满脸阴沉之色的年轻人都被选走,只好祭出法宝向那个满脸麻子、皱纹的女子阻截而去,吴瑶法宝众多,皆不是凡品,始一交手,便让麻脸女子吃了个大亏。

  刀疤男子三人实力很强,修为都在凝气七层巅峰,尤其是那个满脸阴沉之色的年轻人,出手间,暗影齐出,隐匿伤人,让人防不胜防,实力极其惊人。

  不过显然他们今日踢到铁板了,始一交手,他们便感觉到面前这三个小娃娃实力不弱,就连稍弱些的吴瑶,实力都达到了凝气七层,更何况陈渊和修为已经突破至凝气九层的少卿。

  面对刀疤男子的进攻,陈渊没有采取互攻的方式,反而且战且退,他要耗尽刀疤男子的法力,之后再攻。

  似乎看出了陈渊想法,刀疤男子身子一晃,闪过陈渊凌厉木剑,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纸,看着这张符纸,刀疤男子嘴中念念有词,轻喝一声:“疾!”

  顿时符纸便化作一把血色小巧飞剑,直扑陈渊而去。

  血剑划破空间,发出咝咝的声响,就连周围的夜都一下子被映得血红起来,入鼻满腔血腥。

  陈渊眉头微皱,手中玄黄阵旗离手,心念一动间,玄黄阵旗直奔血剑迎去,噗地一声,便将血剑包裹其中,要将血剑炼化。

  看见血剑被困,刀疤男子心中大急,连忙催动法力,要血剑破旗而出,顿时血剑在玄黄阵旗内挣扎的更历害了。

  陈渊眼神忽地一闪,心中暗道:“好机会。”趁着刀疤男子心神都集中在血剑与阵旗中,身子募地一闪,便借着雨水消失在黑暗中。

  陈渊陡一消失,刀疤男子便心中警觉,面对陈渊,他不敢有丝毫大意,先前就是因为对陈渊没有多少防备,差点死在陈渊手中。

  此时陈渊突然消失,必然有异,刀疤男子四下查看,却仍是没有丝毫陈渊的身影,这让他心中警惕更深。

  忽地,刀疤男子只觉浑身冰凉,心中危机感前所未有的强烈,他伸手一招,想要收回血剑,护佑己身。

  然而一切都晚了,只见陈渊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刀疤男子身后,手中木剑横扫,一颗六阳魁首突地飞起,胸腔如喷水的水注,冲起丈余高,在那脸上,微微张阖的嘴角,还残留着深深的不可思议,似乎在疑惑,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就此死去?脸上那道疤显得更加狰狞了几分。

  陈渊没有躲避,仍站在刀疤男子身后,任由血柱落下,溅在自己身上,将自己染作了一个血人,在这一瞬间,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似乎打破了什么枷锁,身体顿时轻松了三分,但眼神却更冷了几许。

  生命,在这一刻,不值得怜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