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暴雨,昭阳城的繁华如昙花一现,陡然落幕,行走在街道的人们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脾气不太好的,则暗骂了句晦气,却也无可奈何。

  暗夜的雨洗刷了一切的罪恶,明日的朝阳将更加艳丽。

  陈渊盘膝在房中打坐,丝丝天地灵气涌入,陈渊的修为在缓慢增长。

  十年!外人都只知道陈渊天资惊人,不过十岁年龄,修为便达到了凝气七层,但又有谁知他在这十年中所付出的心酸?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若璀璨流星绽放,陈渊忽然睁开双眼,一抹精光在其中闪过。

  陈渊凝眉想了想,手指轻抚过左手无名指上纳戒,顿时便有一大堆东西出现在陈渊面前,悬浮于空中。

  在这些物什当中,陈渊着重看了三件东西,一件自然便是陈渊自己所炼制的那杆玄黄阵旗,还有一瓶丹药和一块翡翠玉佩。丹药瓶上写着聚灵丹,可以短时间内凝聚天地灵气恢复法力,丹药是道一炼制的三品丹药,很是珍贵。翡翠玉佩也价值不菲,是难得的一件防御性法器。

  还有十几个瓶子和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也占据了很大的空间,都是陈渊自己炼制的丹药与法宝。

  除此之外,纳戒当中就是些寻常衣物和十几块下品灵石,还有一把木剑和傍晚时分所获的那株洗髄根了。

  “叮……”外面突然一声脆响,像是落了一块瓦,摔在地上。

  陈渊忽然目光一闪,手一挥,屋中所有物品全部消失不见,被陈渊收在了纳戒当中。

  片刻之后,陈渊脸色阴沉,心中急思对策。

  外面果然有人,会是谁呢?陈渊感觉可能是周家的人,因为在昭阳城,陈渊他们只和周家有过恩怨,纵使他们隐藏得再好,也不可能避过自己。

  “来的可真快啊!不过也只是一群猪猡罢了,送死而已。”突然,陈渊嘿嘿冷笑一声,因为在陈渊的感知中,这些人中没有一个实力超过凝气七层,最强也不过才凝气七层巅峰,虽然人数众多,但自己这方只会实力更强,毕竟还有着凝气九层的少卿与不比自己弱多少的吴瑶,看来周家太低估了陈渊他们的实力,这注定他们要吃一个大亏。

  客栈外,在夜雨的掩护下,有一群黑衣人隐藏在各个隐蔽的角落。

  街道旁的一个拐角处,有四人站在这里,偶尔一道闪电划过,映衬出他们的脸庞,其中一人正是周云逸,他一脸淡笑的看着客栈,但眼中的狰狞证明他的心中其实并不平静。一想到就要抓住这三个家伙,特别是那个叫花子,周云逸就感觉自己浑身发颤,恨不得立即将其抓住,狠狠羞辱一顿。

  在周云逸身边三个人,观其气息便修为不弱,修为都在凝气七层巅峰,一人脸上有疤,一人眼睛微微眯起,神色阴沉,最后一人则是一个丑陋的女子,满脸麻子、皱纹,令人作呕。

  一片肃杀之气弥漫,附近有些修士虽然感觉到了什么,但都在暗中观察,俨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势,他们乐得看看热闹,又是谁惹了城中哪个势力,竟惹出这么大阵仗。

  雨水嘀嗒嘀嗒敲响在大地,发出如乐章般动人的声响,风哗啦啦摇曳,这可以让诗人诗兴大发的夜晚,却渐渐弥漫上了丝丝血腥,今晚注定了它的不平静,雨水会将血腥冲刷干净。

  “他妈的,自己没本事,还老爱折腾人,家主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废物!”一个黑影藏匿在一棵繁茂的大树上,极好的将自己隐藏起来。显然,在这个鬼天气下,还被人拉出来欺负人,他感到很不爽,嘴里一直在骂骂咧咧,不过,他修为也不弱,有凝气五层的修为。

  突然,有一丝声音响起,像是踩在树上的脚步声,黑影急忙转头四下查看,再三扫射,确定四周真的没有人,黑影这才疑惑的转头,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出现了幻听了?

  还没转过头来,忽然黑影浑身汗毛战栗,额头冷汗滚滚落地,因为有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搭上了他的肩头。

  “放心,你不会孤独,因为你不是最后一个,会有人下去陪你的。”一个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这是他最后听到的话语,眼前一黑,黑影再无声息,生命在此时并不值得怜惜。

  陈渊微微抬起头,眼中泛起冷电寒光,既然你们想杀我,那你们就先去死。

  脚步微动,陈渊借着夜色和风雨再次消失在黑暗中,猎杀开始。

  在一间屋顶,陈渊又寻到一个隐藏在瓦砾中的黑影,祭出阵旗,往身上一披,陈渊竟然诡异的消失了,彻底的失去了他的踪影。

  N“酷:匠7网唯一y*正版V,.U其t他都8¤是F盗◎d版V☆

  片刻间,似乎随风传来丝丝呜咽,却又像是风吹过,带动空气气流的声音,让人有些分不清楚。

  陈渊离开了屋顶,从新寻找目标,他突然感觉自己非常有做杀手的潜质,是不是以后应该充分挖掘一下呢!屋顶仍旧没有一丝动静,看上去,那个黑衣人仍在执着的遵守着公子的命令,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变化。

  黑夜越发诡异了起来,血腥味越来越浓,即便有雨水掩盖,却怎么也冲刷不去,那种味道令人深深着迷。

  陈渊仍披着玄黄阵旗,彻底消失在黑暗中。他送他们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用行动告诉周家,他陈渊不好惹,他是死神的亲戚,将代死神执法人间。

  杀戮还在继续,生命早已被无情的抛弃,今晚的杀戮盛宴,注定不会结束,除非一方绝命。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云逸心中感到了丝丝不安,本想在天亮后再动手的他,心中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否错了,不应该等的太久的。

  “公子不必担心,他们都是族中的精锐,足足二十五人,再说他们只是埋伏,又未动手,不会出事的。”似乎看出了周云逸心中所想,刀疤男子出言安慰这个周家家主最喜爱的幼子。

  “嗯!”听到刀疤男这么说,周云逸心中顿时放松了不少,不安的情绪也弱了许多,没有了先前的担忧受怕。

  见识过那个小乞丐的历害,偏又将他们得罪了个通透,周云逸想的便是斩草除根,灭杀陈渊四人,以免留后患。

  虽然心中不认为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但周云逸还是感觉到自己忽略了什么,淡淡不安的情绪虽然减弱,但却并没有消失,仍在一点一点的折磨着周云逸,几次想下令强攻,但却都停了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