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主睁开了正在假寐的眼,看到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不由失望的微微摇头,淡淡道:“一块下品灵石三株药草,五块你全部拿走。”

  ◇|酷%匠网6首发

  陈渊没有表现出丝毫急躁,左手在摊位上翻翻捡捡,良久,从摊位上随便挑出了四株药材拿在手中。

  摊主一看有戏,顾不得其他,忙站起身来为陈渊介绍起摊位上的药材。

  “这是一株有着十年药龄的生骨花,接续断骨有着很好的作用,小兄弟不看看?”

  “还有这个灵浆果,它的疗伤效果也很是不错!”

  “对了,还有这株葬海花,只生长在极阴之地,光是采集便要耗费很大代价,而它的药效也很高……”

  陈渊皱起眉头,虽然这个摊主说的好听,但那些药材却是大路货,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珍贵,药效也没有他说的那样好。

  “哎!算了算了,就它们了吧!”陈渊在摊位上随便拿了两株,正巧那株洗髄根也在其中。

  摊主随意扫了一眼,淡笑问道:“小兄弟不在看看?”

  陈渊略显无奈地道:“你这里都没什么好东西了,下次你再有好东西时,我自然还会再来!”

  怀揣着洗髄根,陈渊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耗费了好一会儿时间,陈渊这才在一个卖糖人的地方找到少卿和吴瑶这两个家伙。

  又闲逛了下,天色已经很晚了,陈渊他们就直接在坊市找了个可以收灵石的客栈落脚。

  今晚的月亮很圆,也注定今晚会很热闹了,繁华的昭阳城真的就像朝阳出升一样,在这夜间绽放。只是在这繁华的夜色里,陈渊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融入了进去,孤独的背影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有些凄凉。

  没有欣喜若狂的立即拿出洗髄根出来观看,而今晚特别圆的明月让陈渊想到了以前,那个埋藏在自己心中很多年了的秘密,也可以说,陈渊想家了。

  站在窗边,有几丝月光趁着黑夜一不留神,悄悄的从那个缝隙钻了进来,清风也在这个夏天送来了些许清凉。

  看着外面茫茫不见的夜,一时间,陈渊感觉精神有些恍惚,眼神也没有了往日的聪慧。

  一个人孤独的站立,不大的身影在夜中显得有些寂寥,淡淡的忧伤从这个弱小的身上散发出来,那是孤独的忧伤,是灵魂的悲恸。

  “十年了!呵呵!时间过得可真快啊!都已经十年了!”陈渊忽然声音低沉,有些嘶哑的喃喃自语。

  他的眼中流露出了深深的疲惫与苍桑,那种神情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一个还是小孩子的身上,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复杂无比。

  良久,陈渊长叹一声,不过眼中却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忧愁。

  他们都以为自己是一个小孩子,刚出生的婴儿,什么都不懂,却不知道那一切自己都看在眼里,全都知道。

  因为陈渊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准确的说陈渊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蔚蓝色星球。至于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中间离奇的经过,陈渊也解释不清,但在陈渊没出生多久,他还是后知后觉的知道,他穿越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生活,他对这个陌生的世界也有了些大致的了解。

  这是一颗星球,就像地球一样,只不过要比地球大上无数倍而已。而在这片天地间因为有灵气的存在,所以人们可以修炼,成为修士,乃至成仙,而修士们一生修道,求的也就是一个长生,成仙而已。

  天地共分九州:东荒、南域、西岛、北原、殇洲、幽洲、恒洲、罪洲和中洲。

  九洲无穷大,任何一洲动辄都是数以亿万里计,寻常修士穷求一生也离不开自己所生活的那方天地。而在九洲之中,人族也并非唯一,在九洲当中还生存有其它种族,他们实力也并不弱,经常会出现与人族争战的局面。

  至于陈渊,本来以为自己以后可以在父母膝下承欢,至少不会再像前世那样孤苦无依了。可惜好景不长,也就一年多一点而已,他都还没好好享受这一次的新生,陈渊便再次遭到变故。具体发生了什么,陈渊不太清楚,只模糊记得好像是自己家族发生了什么而导致了这场变故发生。

  但是他知道这一切只要能回去,回到那里,那就什么都会弄明白的。

  虽然没有在那里待多久,但陈渊还清晰的记得那双温柔的双眸看着自己,那让自己如沐春风温暖的手似乎也还在轻轻拍打自己的后背,那是他的母亲。

  前世身为孤儿的他从未享受过母爱,对于自己的今生,陈渊非常看重,那个女人更是让陈渊感受到了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并不孤单。

  “我想你了,母亲”陈渊仿佛依稀间似乎又看到了那张慈爱的脸,静静的注视着自己。

  那张脸是陈渊这十年来刻苦修炼的动力,每当他感到疲惫时,只要想到她,陈渊就感觉精神又充沛起来。这一切,都只是为了重新回到那个地方,再去看一看。

  她说过的,她会等他回来的。

  “今生,我欲长生!这世,我要君临天下!”陈渊紧紧握住了拳头,指甲深深地刺入了掌中,也没有发觉。陈渊眼眸露出一抹坚定,为了自由,为了不在生死都不由自己操控,我陈渊要拼一把,纵死,也要死在路上。

  黑夜中忽然亮起一道极光,一闪而逝,紧接着便是轰隆隆的雷声响起,却是下起了雨。闪电划过的刹那,那丝光亮映衬在陈渊的脸上,那是一张坚毅却略显稚嫩的小脸,但那眼神中不灭的希望之火却让人动容。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那声声雨滴落地,敲响在人间,宛若黄豆落地的声音丝毫没有影响到陈渊,他的心境很平静,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等待着黎明的到来,因为那时,他就可以看到一抹初生的阳至东方升起,那是整个世界的希望,一天的火种。

  我极度的渴望黎明的到来,因为那样我就可以暂时的摆脱掉黑夜,去沐浴午后的阳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