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蔚华楼,陈渊他们在街上游荡了很久,毕竟三人从未出来过,他们的师傅也末曾带他们出来游历过,这样的大城简直晃瞎了他们的眼,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挑挑那个,让人很是忍俊不禁。

  吴瑶就像仙界谪落凡尘的可爱小精灵一般,粉嘟嘟的小睑极为惹人怜爱,银铃般的笑声在他口中从未断绝,让陈渊他们的心情都好了起来,像是已经忘了先前与周家发生的不愉快,渐渐地,陈渊他们已经离开了东城区,东城区虽然辽阔,其中新鲜东西不少,但毕竟只是凡人居住的地方,满足不了陈渊他们这些修士,三人合计了一番,便向城中央行去,那里才是属于修士的坊士,其间有无数修在内交易,更有许多像陈渊他们这样的新人,在内淘宝。

  走进城中坊市,陈渊便彻底被震撼到了,因为城内规矩,在城内不得飞行,所以所有修士皆是像凡人一样在坊市内行走,这不同于先前在东城区,那里就算再繁华,也及不过这里万一。

  坊市由四条街道组成,而在街道两侧则是遍布各种门铺,在其内出售有各种修士所需之物,且绝对正宗,这一点是外面的小摊贩远比不上的,不过这样的店铺却也有着极大的缺点,那便是价格太过昂贵了,让许多修士只能是望而兴叹,又是无可奈何。

  而这时,将摊位摆在两侧店铺前的无数小商贩便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顾客,因为相比之下,外面小商贩所出售的价格便公正得多,便宜上不知多少,且各类修士所需之物照样齐备,像什么功法、法术、丹药、法宝、灵药等等,样样都有。

  不过唯一所需要注意的便是,既然是淘宝,那么自然得眼光毒辣,否则错把明珠作沙砾、错把瓦砾作仙玉这类事情也是时有发生。

  今天完全让陈渊开了眼界,平常在普通凡人面前,高高在上宛若仙人的修士们就好像凡间菜市场般,吆喝不断,不停的呼喊着。

  行走在这样繁华的街道上,陈渊也是被这些物品庞大数量惊到了,不过陈渊他们很少会出手购买。

  而造成这样原因的,并不是他们眼界多高,瞧不起这里小商贩所出售的物品,原因自然很简单,他们很穷,根本就购买不起。

  陈渊还要稍微好上一些,至少兜里还有那么十几块下品灵石,还不算太过毫无积蓄。

  至于少卿和吴瑶两人则真的是两个穷鬼了,平常他们虽然也不缺灵石,甚至要多少便有多少,但那全都是他们的师傅疑云上人给他们修炼用的,真的要他们拿灵石出来,他们还真一点都拿不出来。

  “咦!”

  陈渊走上前去,那是一个小商贩的摊位,上面所摆放的,不是功法、法术,也不是灵丹、法宝,其实也是可以算作是法宝的,虽然是不入品的法宝,连法器级别都未达到,但因全是看饰模样而得许多女修士看上,所以这位卖首饰法宝的修士生意却是极好。

  极为艰难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陈渊一脸笑容的举起了手,将手中一枚精致玉佩送到了吴瑶眼前,微笑道:“瑶儿,这块玉佩送你。”

  “呀!好漂亮啊!谢谢陈渊哥哥!”吴瑶兴奋的道,因为高兴,小脸涨得通红,煞是可爱,一旁的少卿也是开心的笑了起来,对于这个师妹,对他来说,她高兴,他便高兴,她开心,他便开心。

  时间总是在快乐的时候过得很快,很快天色便已经擦黑了,原本炽热的太阳已经往西方垂下,漫天的繁星却是初现端倪,一弯柔月也不知什么时候挂在了天空,周围群星聚拢。

  原本以为要繁华落幕了的陈渊,在今晚又一次被现实愚弄了一回,整个坊市非旦没有因为到了晚上而有谢幕之意,反而因为到了晚上,整个坊市显得更加繁华了起来,就连街道上的人群都要密集了些,显得更加拥挤了。

  M酷匠}m网y唯W8一…正版g;,)其N他%、都是\盗版

  两边的店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自家门前挂上了一对大红灯笼,灯笼中莹光闪闪,将那一小片地域照的梦幻、迷离起来,自然的,那灯中燃烧的不是烛光之火,而是本身就能散发光芒的莹火虫。

  就连那些将摊位摆在外面的散修,也不慌不忙的或从纳戒,或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颗光线极亮的夜明珠,放置在自己摊位上,顿时一小片净土便出现在繁华的夜市中。

  一路闲逛下去,基本上没有适合陈渊的,除了花一块灵石给吴瑶买了个礼物之外,陈渊就再没出手过,不是价格太高,自己买不起,便是连自己都瞧不上眼的破烂货。

  不觉间,陈渊路过一个药材摊位时,正待走过,但却又突然停下,眼睛死死盯着摊位上一株其貌不扬的根须。

  像极了柳树根须,淡灰色、像麻绳一样笼做了一团,没有任何一点奇异,相信谁都不会相信就这根破柳树根也会有人要,但是陈渊要,因为这可以说得上是株灵药,极其珍贵,是炼制四品灵丹破障丹当中的一位主药,洗髄根。

  至于破障丹的用途,顾名思议,便是修士在境界遇到了瓶颈时,服下破障丹,便能有一定的机会突破,打破原先的瓶颈。

  除了可以炼制破障丹,帮助修士突破瓶颈外,它还有着滋养神魂的功效。

  不过陈渊并没有那么傻,一上去就问摊主洗髄根怎么卖,能将这么珍贵的东西随意摆放,显然是不清楚它真正的价值,如果贸然上去问,那不是平白给人家宰吗?是小肥羊啊!

  陈渊没有急着问价格,而是在摊位上挑挑捡捡,似是在认真挑选,至于摊位的主人,则是盘膝坐在一旁,闭眼假寐,没有理会陈渊。

  过了好半晌,陈渊在摊位上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便淡淡出声问道:“喂!你这些东西怎么个卖法啊!”说着还从摊位上随便拿了一株药材向摊主扬了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