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阳城昭阳城是附近方圆百里最大的一座城市,它三面皆是开阔之地,唯独东城城门之外便有一片绵延山脉,唤作紫云山脉。

  另外,昭阳城也是附近修炼界最为出名的一座坊市。城内有修士和普通百姓混杂而居,所以有些显得鱼龙混杂。

  昭阳城中明面上有三股势力最为强大,分别是周家、丹会和万宝商行了。

  据说周家现任家主周啸一身修为极为强横,有传言称已经踏入到了金丹境界。至于另外两人,药凡和于长生既然能和周啸相提并论,想来纵使有些差距也不会太远。

  当然了,除此之外,也还有很多的中小型势力生存在昭阳城中,光是修士的数量便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

  在昭阳城靠近东城门的一个不显繁华的地段,有着一大片空旷的平整开阔地,在平地上有着一座庞大的殿宇,大殿正上方上书接引殿三个大字。

  接引殿也是昭阳城中一个庞大的势力,虽然实力稍有不如城中那三个势力,但也同样强横。且还有传言,在接引殿背后还有着一个神秘的势力在扶持,也正是这个原因,三大势力虽然眼红这块肥肉,却始终不敢动手。

  且接引殿还掌握着昭阳城唯一的一座传送阵。若比实力,或稍有不如,但若论及财力,纵使三大势力中以富有闻名的万宝商行也要稍逊一筹。

  此时在接引殿中,同样有着一座庞大的传送阵,但和陈渊他们在两河瀑布下看到的那个祭坛不同,这个传送阵是一座巨大的圆形阵法。阵法内刻着无数密密麻麻的小字与数之不尽的烙印符文,一丝古朴地气息自其中缓缓散出。

  在传送阵四周还有两排身着青铜战甲的兵士,脸色冷漠,手持戈矛镇守接引殿,以防有意外出现。

  忽然传送阵有白芒弥漫,待白芒散去,三个弱小的身影出现在殿中,正是陈渊、吴瑶和少卿。

  “三位贵客不知往何地方来?”没等陈渊他们仔细打量这个陌生的地方,忽然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陈渊顺着声音看去,一个长相和蔼可亲的老者正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老伯,我们师兄妹三人是误入了一座传送阵后被传送到这里的。敢问老伯这里是什么地方啊?”陈渊非常诚恳的说道。

  老者笑了笑,这笑容让陈渊感觉浑身不自在,似乎自己心中的想法被看穿了似的。

  “这地方叫昭阳城……”老者缓缓的跟陈渊三人介绍起昭阳城来。

  离开了接引殿,陈渊三人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行走,三个不大的小家伙频频惹来周围行人的目光。

  “我要去买身衣服!”陈渊忽然说道,因为他发现周围行人有大半目光都是看向自己来的。也对,补丁衣服外加露出脚趾头的草鞋似乎也的确吸引人的目光,至少在昭阳城中,那些乞丐也要比陈渊穿得好上很多。

  “呵呵……”

  看着陈渊并不好看的脸色,吴瑶有些忍俊不禁。就连少卿这冷酷男眉头也一耸一耸的,一看就在憋着笑。先前几人在一起时,还没发觉,一走进昭阳这样的大城,陈渊这身着装便很是显眼了。

  随便找了个人问了下路,陈渊径直向城中一处高档的卖衣服处走去,其名蔚华楼。

  “我们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小家伙你不去街上乞讨,等会儿恐怕连饭都没得吃哦!”还没走进去,在门口便被店铺一个伙计拦了下来,语气极为轻蔑,鄙视陈渊。

  陈渊一脸黑线,脸色极为难看。

  “你们这里就是这样待客的吗?将客人拒之门外?”少卿一挑眉头,冷冷地看着这个伙计。

  “就是,你们这里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吴瑶小手指着这伙计,非常的不满。

  “让开!”少卿忽然一把推开伙计,拉上陈渊,三人便踏入店中。

  那个伙计摄于少卿威势,不敢多言,假意拦阻了两下,便悻悻离开,转过身继续招揽顾客。

  店里不算太大,除了一中年美妇在拾捡衣架上衣物外,还有几个年轻人也在挑选,两个青年男子和三个很年轻貌美的女子,四五个随从侍候一旁。

  对于陈渊三人,他们只是不屑的看了眼,便转过头去。

  陈渊也开始挑选自己喜欢的衣物起来,吴瑶和少卿在旁边帮忙挑选。

  “若暄你看这件怎样?和你太般配了。”一个紫衣华服男子对着身旁美丽女子谄媚笑道,将一件大红色长裙递到她眼前。

  “逸云你看看,这件好看吗?”接过这件大红色长裙,若暄拿到另一个身着同样紫衣华服男子面前娇声问道,对于那个递给她红裙的男子看也不看。

  淡淡地看了眼,周逸云随意地点了点头,便不再理踩,但对于若暄来说,却如获珍宝的将长袍收起,嘴角含笑,显得特别高兴。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那个紫衣华服男子明显感觉自己呼吸有些粗重,心里感觉特别的烦躁。“为什么……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你却对我始终不理不睬,却对他那么好,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他是周家嫡子吗?”

  “看什么看?臭叫花子……”紫衣男子突然一推身旁衣架,咣当一声,衣物散落一地。

  紫衣男子忽然发飙,把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了过来。

  吴瑶有些发愣,从没经历过这些的她,有些不知所错,刚才自己不过就往那边看了一眼,这个人干嘛那么凶啊!

  “你说什么?”陈渊感觉自己现在很生气,先前被别人鄙视,他都没有这种感觉,想杀人的感觉。

  少卿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陈渊和吴瑶身前,眼神不含丝毫感情冷冷的盯着他。

  身为三人中年纪最大者,少卿自我感觉自己有义务保护吴瑶、陈渊他们。

  紫衣男子不屑一笑,“说什么?你们这群臭要饭的也配和我说话?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紫衣男子的那群同伴除了最初时朝这边看了眼,之后就不再观注,继续寻找自己心爱的衣物。

  少卿眼神更加冰冷,陈渊更是直接,手一抚左手无名指上纳戒,顿时一杆小旗便落入手中,正是陈渊炼制的那杆玄黄阵旗。

  更#新Sd最快上sj酷d匠T网9

  手再抚过,阵旗消失不见,对付这几个垃圾,还用不上,陈渊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你若道歉,可饶你不死!”陈渊眼神冷漠,冷笑一声。

  “道歉?要我道歉?”

  “哈哈……”紫衣男子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哈哈大笑,就连一旁那群年轻人也轻笑出声,对陈渊指指点点,对陈渊所说的话感到好笑。

  嘴角冷笑更浓,眼神冷意更甚,看着紫衣男子,陈渊如看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