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注重一下仪表吗?你这模样太给你徒弟我丢脸了!”看着道一这老头邋遢模样,陈渊一脸嫌弃道。

  道一浑不在意,抓住一块石头狠狠地扔向沉渊。两河瀑布本就极美,而在瀑布之上更能感受到大自然磅礴的气势。

  道一嘿嘿一笑,“仪表?我没有仪表?”斜了眼陈渊,道一满脸的沉醉说道:“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长得那叫一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不知迷倒了多少小娘子,有多少大美人为我倾心……”

  “打住…打住…打住……”使劲翻了个白眼,陈渊打断道一的自恋。

  “你……”

  “师傅啊!今天来的是哪位大神啊?居然还要劳动师傅你大驾?”看到老头有要发飙的趋势,陈渊嘿嘿一笑,连忙转移开话题。

  “哼!”道一冷啍了声,懒得跟这臭小子计较。装帅的摸摸下巴上不多的胡须,道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我和他是老朋友了,有着很多年的交情,可以说得上是生死之交。”

  “哎!”道一叹了口气,“可惜他是太易宗的长老,而我因不喜约束,所以拒绝了他对我的招揽,最后成为了一介散修。”

  陈渊忽然眼睛一亮,转动了两下,故意说道:“能成为一个宗门的长老,那得多深修为?师傅你怕是比不上人家了!”说着还重重叹了口气,似乎是自己师傅比不上别人颇不甘心的模样。

  道一无奈摇头苦笑,这么肤浅的计策自己会看不出来?这小子!这么多年一直想要知道自己的修为境界,但自己却一直没有说,这简直让他想破了头,打了很多主意都没有成功。

  不过这些东西还是晚一点告诉他的为好,虽然能开拓眼界,但这小子年纪太小,还是等到以后再说。

  w最新章y节-上d酷匠网

  没等陈渊再想办法从道一口中套出话来,忽然一道金光从远方掠来,金光极其耀眼,速度极快,不过眨眼间便横掠过沉渊,飞至两河瀑布上空。

  金光在瀑布上空停下,竟是一把飞剑,剑身长有三丈,宽亦有丈余,浑身金光闪闪,光芒四射。

  在剑身有三人站立其上,一人约六七十岁,一袭青色长衫随风而舞,黑白相间的长发飘摇及腰,下颌处略长的胡须被梳理的极为整齐,淡淡的笑容在他脸上就从未断过,给人一种极为儒雅的气息,像是一个年迈的读书人。

  相比之下,道一在形象上根本就无法与之相比。

  在老者身后则是一少年和一少女,少年年纪也不大,可能要比陈渊稍大些,也就十二三岁模样。至于女孩,年纪应当与陈渊相仿,纵使略有出入,但也绝对不大。

  少年怀抱一柄长剑,面色坚毅,腰杆站得笔直,像是一柄尚未出鞘的长剑。少年眼中除了偶尔看向女孩时露出有些许柔色外,其余时候皆是面无表情,不带丝毫情感,仿佛他就是为剑而生般。

  相比少年没有过多情感,女孩就要古灵精怪得多了,一身淡绿色长裙刚好将女孩包裹,一对极有灵气的乌黑双眸四下张望,挺秀的琼鼻如玉石灵胚,微微张阖的小嘴似在嘀咕着什么,精致的脸庞掩盖不住小脸上的喜色,似乎这一次能出来,让她心里很是兴奋。

  “道一,你我兄弟有多久没见了?这么多年也不曾来看望愚兄!”老者上下打量了下道一,良久方才开口说道。

  道一闻言笑道:“沉渊与太易宗路程也不远,来往甚是方便得很,大哥要来,不过眨眼间事而已。”

  陈渊眨了眨眼,这老头也太奇葩了吧!牛头不对马嘴吧?还有,这卖相不错的老者是老头的大哥?老头竟然还有个兄弟?

  老者伸手点指了道一两下,只能无奈摇头。

  忽然,道一一把抓住陈渊,将他提溜了过来,指着老者嘿嘿一笑道:“小子,这是你师伯,是你师傅我的兄弟,亲兄弟!现在是太易宗的一位长老,道号疑云上人。”

  亲兄弟?陈渊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忙对着疑云上人躬身施礼,拜道:“小子陈渊见过师伯。”

  仔细看了两眼,疑云上人抚掌而笑,由衷赞道:“不错,是个好胚子。”

  沉思了会儿,疑云上人忽然从怀里一掏,取出一柄小剑,小剑灵光闪闪,光华覆盖,一眼便知不是凡品。

  疑云上人身后少年看到老者如此大方,竟舍得将一件灵宝作见面礼送与陈渊,顿时对陈渊不禁有些羡慕。只有少女琼鼻一皱,有些闷闷不乐。

  手一挥,小剑便向陈渊飞去,疑云上人笑道:“师侄,今日来的匆忙了些,没有多带法宝,此剑便作见面礼送你了。”

  “谢谢师伯”看到法宝,陈渊眼睛一亮,正要伸手去接。

  还未得手,小剑忽然一卷,又向疑云上人飞去,陈渊屁股也挨了一脚,顿时疼的陈渊朝前一窜,回过身怒视道一这个无耻的臭老头。

  “呵呵……”剑上女孩呵呵笑出了声,就连面无表情的抱剑少年也嘴角剧烈扯动,憋得很是辛苦。

  “大哥,这剑也太寒碜了吧!你也拿得出手?兄弟听说你还有一个你当年用过的药鼎,要不然你把那药鼎给你师侄这臭小子得了。”

  疑云上人一愣,随即苦笑一声,收起灵剑。右手一抚左手配带的戒指,顿时空间一阵波动,一尊半米高药鼎凭空出现。

  药鼎通体呈暗红之色,其上略带着点点毫光,在药鼎的下方处,雕刻有两个的蛇头,大张的蛇口,形成两个彼此相连的通火空洞,空洞弯曲连绵,越深入里面,则直径越小,隐隐看去,似乎内藏奥妙。药鼎顶段位置,巨蛇盘踞成暗红的鼎盖,鼎盖一处,还有着一个不大的孔洞,这是专门投放药材的地方。

  “这下满意了吧?”疑云上人无奈说道。

  “不错,不错!”

  “臭小子还不谢谢你师伯?”

  对着疑云上人一礼,陈渊谢道:“多谢师伯!”

  陈渊赶忙将药鼎收入怀中,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灵剑,不过收获到了一尊药鼎也很是不错了。

  “你的弟子也很是不错!”道一看向疑云上人身后少男少女忽然说道,尤其在女孩身上多停留了会儿,眼中闪烁着莫名神色,不知是何用意。

  道一忽然手一挥,两道光华径直飞向二人,分别是一只青铜钟和一柄看上去丝毫不逊先前疑云上人拿出来的灵剑,这是道一给他们两个小家伙的见面礼。

  两件法宝让陈渊看花了眼,没想到老家伙这么富有,看来以后要想想办法深度挖掘了,陈渊眼中闪烁着莫明光芒。

  忽然有喜从天降,少年少女心里乐开了花,连忙各自收起法宝,对道一拜谢。

  只有疑云上人波澜不惊,根本不为所动,就这分养气功夫着实令陈渊心中赞叹不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古殿阎罗说:

兄弟们,不好意思啊!

刚发现文里居然有些错别字或错字,希望兄弟们可以指出,阎罗好及时更正。

阎罗在此拜谢诸位道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