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阵道

  微风习习,树木枝桠被吹动,发出吱吱的怪叫声,林间各种动物争相嬉戏,玩乐其中,整个山水间一派和谐的模样。

  一座不大的山岭,山上没有太多的树木,倒是有着很多的山石遍布其中,杂乱的摆布着,山顶是一片很大的空地。

  山岭上,陈渊叼着根枯黄小草,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块嶙峋大石上,嘴里还啍着不知名的小曲。

  “开始吧!”道一对陈渊道了声,他要检验陈渊这半月以来对阵法领悟的成绩。

  酷T4匠F#网`,唯一、正版e,其\:他,都hV是盗版H$

  “得勒!”一口吐出枯草,陈渊一跃跳起。

  空地上,陈渊额间略显凝重,先从怀中取出八杆血红色和一杆巴掌大玄黄色小旗,双手挥动间,陈渊独留一杆玄黄色阵旗,余下八杆分八方而立,阵旗落地,随即便化作一人高耸立,风过,吹得猎猎作响。

  陈渊留下来的那杆玄黄色小旗显然要比其它血色阵旗要重要的多,事实也的确如此。九杆阵旗俱都为陈渊所炼,一旗主,八旗副,主旗不失,阵法不破。

  阵旗是在阵法师布置阵法时方才用到的,它并不是直接针对特有的一个阵法方才有效,而是起到一个协助修士布置阵法的作用,阵旗威力越强,布置出来的阵法威力也越强。

  陈渊轻摇主旗,丝丝波澜如流水般如波动,丝丝气息与其余八旗隐隐相连,联成为一体。

  左右双手变幻法印,一个又一个法印成形,被陈渊打入这片天地,与九杆阵旗相融。

  不过多久,陈渊额头已隐隐见汗,毕竟他修为太低了,有些坚持不住,但是他双手不停,不停地打出诸多阵诀印法。

  渐渐地,四周竟然飘起了淡淡的乳白色雾丝,虽不浓密。但看到四周起雾,已经脸色略微苍白的陈渊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手上忙加快了打出法印的速度。

  白雾越来越浓密,当四周雾气已经极为粘稠时,陈渊忽然变化印诀,大喝一声,“拘魂!”

  浓雾忽然剧烈沸腾翻滚,像是什么东西被丟入到了剧烈沸腾的热水中。

  “凝!”陈渊双手打出最后一个法印,脸色极为苍白,无有一丝血色,双腿忍不住向后一个踉跄,退了半步。

  随着陈渊最后一个印诀打出,四周浓雾剧烈收缩,最后融合形成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乳白色雾团。

  看到这一幕,陈渊终于松了口气,最艰难的抽魂、聚已经魂完成,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右手一把将乳白色雾团抓在手中,陈渊笑了,眼中历芒一闪,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雾,血雾不似常人,竟在鲜红中带有丝丝金色、紫气,一股尊贵至极的威压弥漫其中,让人有一种灵魂般的颤粟。

  陈渊双目露出坚定之色,手掌猛地一翻,便将与刚刚喷出的血雾融合的雾团被打入地下。

  顿时,四周所有雾气全部消散,镇压八方的八杆阵旗也消失不见,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地上有斑驳血迹点点,事实证明,发生过的便是事实,一切假象也无法抹杀。

  收起玄黄主旗,陈渊分明能感受到这座石山与自己多出了某种联系,就仿佛石山成为了自己,自己就是石山。自己一个想法,在石山中便是天意。

  陈渊在阵法上的造诣很高,要远远高于炼丹和炼制法器。当然,这也少不了道一的教导,因为道一虽然不懂炼丹、炼器,但却在阵法一道上走得很远。

  陈渊忽然笑出了声,“成了,我真是个天才!”

  说着,头一歪昏倒在了地上。他太累了,布置阵法本就耗费精气神,再加上他本身修为也只不过凝气七层,根本承受不起这个阵法对自身的消耗。

  “不错,不错!”道一老头微微鼓起了手,来到陈渊身边,伸出手,溺爱的揉了揉陈渊的头。

  道一忽然一拍地面,石山微微震动了两下,一道纯净乳白色夹杂丝丝血腥的雾气便被道一抽了出来,赫然是陈渊先前所凝聚的山魂。

  世间万物皆有灵,草木、动物、山峦皆是有魂,人物魂不活,灵无魂不生。

  山魂锁脉便是先抽出山魂炼化,再辅以阵旗、法印镇压,强行融合山魂,最后借山峦之力强化己身。

  山魂锁脉虽是道一传授给陈渊的筑基阵法,但这个阵法却没有局限性,随着修为的强盛,阵法的造诣提升,小到山川河流,大到寰宇星空皆可炼化融入己身,威力可镇压万古。

  魂作为世间最为纯净的灵物,用来疗伤和恢复可以说效果绝对强盛。

  道一直接将山魂往陈渊身上一拍,顿时山魂融入陈渊体内,陈渊脸上泛起一抹潮红,较之先前,陈渊苍白的脸色要好上太多。

  时间匆匆流水而逝,转眼夕阳漫天,余晖散落,悬挂天空的金乌西垂。因为天气的缘故,夕阳竟与柔月同时在天际呈现,残阳西垂,柔月东升,这幅美景可是很难欣赏到一次。

  已经昏睡了一个下午的陈御此时正在自己洞府盘膝打坐,炼化今日道一打入自己体内的那道山魂。

  体内山魂几乎已经被炼化完全,陈渊缓缓睁开了双眼,流光在眼中流转,甚是清明。

  脸上的喜色怎么也掩盖不住,陈渊心中大喜,刚突破凝气七层,没想到这才过去半个月,修为就已经达到了凝气七层巅峰,距离八层只差一步之遥。

  道一果然适合做反面人物教材,看到陈渊如此高兴,也不忘适时地打击,泼他冷水,“小子,修行最终还得靠自己,任何外力虽然可以借用,但不能形成依赖,否则,嘿嘿……”

  “要知道修行的每一个境界,其跨度之大,难度之高,可不是仅仅倚靠外物便能强行突破的。”

  修士的修炼境界分为凝气、命海、金丹、斩道!其中凝气分为十层,三层一个瓶颈,十层即为大圆满,而每一层的突破都极其艰难,陈渊两岁便开始修炼,至今快十年也只才凝气七层,而这还是他天资极高的原因,若是其他人,甚至穷其一生,也难突破。

  命海,乃是将体内丹田中的法力以量变而产生质变压缩为液态法力,从而开辟出一个命海湖泊存于丹田。

  至于后面的金丹,斩道两大境界,道一讲解的很少,只说到了以后自己便会明悟的,现在说了,也是无用。

  刚升起的一丝希望就被道一扼杀在摇篮当中,陈御有些感到恼火,愤愤道:“知道了!”

  “小子明天你得跟我去迎一位老朋友,这可关系到你以后未来的发展,前途无量哦!”话锋一转,道一笑咪咪的看着陈渊,像极了诱拐小孩的黄鼠狼。

  “不去!”陈渊意志坚定的摇头不去。

  “真的不去?”

  “煮的也不去!”

  “那就去给我将草还丹炼出一百颗出来!”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好吧!我和你去接客!”

  看着道一的脸上露出严肃之色,陈渊最后还是选择了屈服,一百颗草还丹那得炼到猴年马月去啊!相比之下,去见见这老头的朋友也没有什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