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业火侵蚀着的飞尸不断的惨叫,但依然被易天他们用绳子傅住,紧接着业火缓缓蔓延在飞尸的身上,先是整个脑袋再到身体,业火顺着脖子蔓延到绳子上,缓缓将绳子覆盖。

  “易天,放开绳子!”我急忙大吼道,因为我不敢保证这狗日的业火到底会不会对他们造成伤害,要是有伤害这业火的侵蚀力还不把他们给祸害了。

  易天他们被这一吼或许是因为原本就有点心惊胆跳的,立马甩手将绳子放开,而飞尸失去了被拉的力度便往我倾斜倒下。

  我便使劲挪动青釭剑将飞尸的獠牙给划断,紧接着快速反应过来抬起青釭剑往飞尸的胸口捅去。

  “吼!”原本就被业火侵蚀着身体的飞尸就如同身在地狱受苦,如今又被我捅了一刀,哎嗨哎嗨.........。

  飞尸便捂着胸口不断的在地上蹦跶着,业火烧身的势头也逐渐变大,紧接着飞尸浑身就像一个火人一样燃起熊熊烈火,不过火焰是紫色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青釭剑,这个狗日的飞尸胸口还插着我的青釭剑,要是被它蹦跶跑了我可是丢了无价的宝剑阿。

  立刻撒腿追这个飞尸,这飞尸一个蹦跶都能跳出了三四米,而且几乎是每一秒都能蹦跶一下,那么就是一秒能跳出四米的距离,可对于我这个练家子来说完全不是问题,飞尸蹦跶我跑哒,就不信跑不过一个跳远的。

  这飞尸越跳身上的业火也会随之增加火焰的势头,我就纳闷了怎么还没有烧死,就连白无常这鬼妖都扛不了几秒就哭爹喊娘的求救了,你倒是好,还能蹦跶。

  就这样,因为使用影步的缘故,虽说没有触发副作用,但会有一点不舒适的感觉,所以跑起来无法发挥全力,就这样跟这狗日的飞尸举行了一张拉锯战,赛跑拉锯战,而且还是长跑的。

  ..........................

  大约跑了十几分钟这只死飞尸才死翘翘了,化成了一团灰,刚开始的时候还会躺在地上抽搐几下,可抽搐完之后瞬间化成了灰,把我吓得一惊一乍的。

  cG更(&新u最CE快上g酷匠网p,

  在我捡起青釭剑正想往回走的时候易天他们就跟了上来,一个个都气喘吁吁的,说好的年轻力壮呢?

  第二天早上便草草的跟村民们告别离开了这个蓝湖村,至于那口红色的棺材这些村民烧不掉我就叫这些人找一些桃木来一把火给烧了,没想到这年头棺材都要用桃木烧,难不成要成妖了?

  易天这个憨厚老实的汉子就陪着我一起下山,说要送送我,毕竟我可是帮助他们村子处理了这只飞尸,不然后患无穷。

  下到山脚的时候我傻眼了,我那辆威武的“大黄蜂”居然被人砸了,而且里面的东西几乎都被洗劫干净了,一共丢失了现金五千多块还有一部手机,土豪金的手机。

  “这帮家伙也是够可以的阿,居然把车门给拆了。”我惊愕的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还有车门。

  “呃,晓飞哥,那您这该怎么办。”易天看到这情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妈了个逼的的,要是被我逮到这群家伙铁定拆了他们的老二。”我不爽的往地上的车门踩了一番才肯消气。

  “易天,有没有手机。”我踢了一下这车门问道。

  “诺,飞哥给。”易天冲裤裆里面掏出一部小灵通递给我,接过手机后给陈施明拨去,很快便接通传来陈施明的声音:“被人洗劫了?”

  “切,你什么事情都知道有意思吗?赶紧派辆车来接我。”我冲陈施明说道。

  电话中陈施明笑着给我说:“车子早就叫去了,我看看时间阿..........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那就好,你给那个什么狗屁的组长说我搞定了这个任务阿,叫他别老是看不起人。”我对陈施明说道。

  “嘿,兔崽子,我是你上司你说我是狗屁组长?”忽然电话中多出了一个狗日的声音,就是这个组长的,我连忙将挂掉手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易天说:“那你先回去吧,一会有车子来。”

  “呃好的,晓飞哥阿。”易天接过电话便转身往山里走去,我连忙吆喝道:“易天阿,要是出城了没地落脚记得来找我,找我拨打你手机上的那个号码就可以了。”

  “哎好。”易天回头说道。

  真如陈施明所说,十分钟之后一辆奔驰开了过来,而这个开车就是戴晨曦,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身材也是火辣,前凸后翘的,就这么简单抛一个媚眼就将我们之间的仇恨给化解了,居然一点都不恨她把我弄进监狱关上那么多天。

  “听我师傅说你刚解决掉一只飞尸阿。”戴晨曦扶着方向盘回头问道。

  我白了她一眼抬头挺胸说:“哼,你以为。”

  “切。”戴晨曦也是翻了一个白眼说:“嘚瑟个屁,姑奶奶我还杀过僵尸呢。”

  “话说你这一个大美女脾气差不说,为什么还这么骄傲阿。”我将背包放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

  “呸,姑奶奶我有骄傲的资本,还有你说什么我脾气差。”戴晨曦被我这么一说明显是动了气,摘下墨镜瞪眼说道。

  “呦呵,真是贵人多忘事阿,半个月前把我弄进监狱这才多久就忘了。”我笑道。

  “你...哼。”这个戴晨曦瞪了我一眼便埋头开着车,没有再跟我贫嘴,而我也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基地外,刚好到这里我就醒了,脑袋晕沉沉的,昨晚可没有在村子里面睡够五个小时,先是被一群大妈拿着那纱布把我整成木乃伊又被这些大汉子拿药酒使劲往我身上搓,那可叫一个酸爽。

  戴晨曦撇了我一眼便打开车门下车说:“赶紧的,师傅要见你。”

  师傅?要见我?难不成她是陈施明的徒弟?

  不对我,我倒认为是那个凶巴巴的老头的徒弟,不信我们赌一下。

  说完便扭着屁股走向山洞,原本这个戴晨曦的屁股不大,但是穿上了这一身紧身服不大也被挤大了,我估计阿,胸部也是。

  言归正传,看这戴晨曦走进了山洞我连忙跟上去,这两个看门的士兵也只是撇了我一眼,戴晨曦早已在升降梯内等着我。

  “话说陈老头怎么这么看重你,你长的丑不说还猥琐,真搞不懂。”这个戴晨曦不断的摇头纳闷。

  “切,那是你妹眼光。”我撇了她一眼便摆出一个很酷的姿势说:“我乃常山赵子龙是也!”

  “呸,我看你是长江癞蛤蟆。”戴晨曦捂着脑袋无奈道。

  “哼,信不信我将你就地正法。”我低哼道。

  “找打!”这个戴晨曦被我这么一说立马抬起那只纤手卷着拳头往我脸上呼来,别看是纤手,妈的,挥拳头居然还带劲风了,连忙退后躲过去不断摆手说道:“别....别....我开玩笑的,呵呵。”

  可是这个戴晨曦却完全不听,抬起拳头就往我脸上呼来,而我连忙后退不断的躲避,这个戴晨曦出拳是有章有序的,不像我挥动长枪或者青釭剑的时候都是胡乱来,毫无章法可言。

  “我说姑奶奶你能别这么冲吗?”我一边躲避戴晨曦的拳头还不停的劝说着,可她压根不停阿,眼看我帅气、“晶莹剔透”、无可挑剔、独一无二的绝世帅脸就要被这只邪恶的纤手糟蹋了,只能勉为其难的主动攻击将她打趴了。

  和女人打架是不光彩的事情,但是迫不得已的时候,也不能伤及女人的美貌,所以,必须每一拳都要打在胸上,因为胸部软,所以不会疼。

  “你真别逼我阿。”虽然心里是有很多想法,但身体十分的诚实,完全下不了手。

  “逼你怎么了,孬种。”戴晨曦丝毫不给面子我,攻势越来越猛,有时候差点就被她邪恶的纤手“玷污”了我帅气的脸蛋。

  “真别逼我。”我抬起手臂挡住了戴晨曦的每一拳,手掌摸在她的拳头上很舒服,很舒适。

  而这个戴晨曦也发现了其中的端倪,更是气的直冒烟,原本只是有着红晕的脸蛋现在跟猴子屁股一样,红通通的。

  “就这力度我还真的不相信你能杀僵尸。”我抬起手挡住她的拳头便趁此空隙戏谑的说。

  “你!”戴晨曦气势汹汹的抬起了大长腿往我裤裆踢来,而我也不是瞎的,屁股收缩将身子挪退了一步躲了过去,紧接着抬起右手一把抓住她还没来得及着地的大长腿,将她整个人托住。

  “放开我混蛋!”戴晨曦现在简直是气冒三丈,杀我的心都有了,恨我恨得牙痒痒的。

  “好阿。”我松开手戴晨曦整个身子倾斜倒到地上。

  “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戴晨曦爬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支手枪指着我,但这些不足以将我吓尿,更他娘的吓人的是她的手指居然缓缓扣动了扳机。

  卧槽,真的杀人阿。

  立马在她开枪之前踏出了影步闪身到她的身后,而此时恰恰升降梯到了。

  “砰!”

  “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