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毫不犹豫的说道。

  “签了。”陈施明将协议书扔给我说:“军衔是上校,但是枪这玩意就不用配了,你自己都有一堆古代名器。”

  “你怎么知道?”我们这勉强算第二次见面,我对他压根不熟,可他却已经对我了如指掌,难免会有些吃惊。

  “我精通推算,但是,你会在未来的一天会下地府,之后的事情,我就无法再推算出来。”陈施明努了努嘴说。

  “下地府?”我疑惑的问。

  “有些事情我不能多说,因为这算泄露天机,会造天罚的。”陈施明卖着关子笑呵呵的说。

  “切。”我白了他一眼拿起笔在协议书上签上了我的名字,就将协议书递还给陈施明,陈施明接过协议书便起身说:“走吧,这破监狱还没有权利管我们特殊小组的人。”

  签了协议书之后陈施明对待我的态度简直是翻天覆地般的变化,或者说陈施明是比较强势的爱护部下,因为他是特殊小组的副组长,而我也签了协议书,所以也是属于特殊小组的人员,陈施明才会这样待着我。

  陈施明领着我走出监狱,门口停着一辆绿油油的军车,陈施明直接跳山军车挥了挥手,示意我跟上,见我上车之后军车便开离了监狱。

  “陈...陈,.上司,之前被我揍的那个狱警怎么样了。”我回想起那天把那个无辜的狱警揍成那逼样,虽说他当时拿着警棍往我脑门上砸,是有罪,但也不至于被我打成那样,那天纯属的大姨夫来了,脾气暴躁了。

  “升职了。”陈施明毫不在意的说道。

  卧槽,这时代被人揍还能升职?呃,好像我也是被关进监狱然后被耍了一通就稀里糊涂的当了个上校,张上校,啧啧,想想都激动。

  “加入这个特殊小组有什么特权吗?”我有点搞不明白协议书上的福利,因为有些福利差不多是一样的,所以把我的脑袋搞乱,分不清哪跟哪。

  “解决户口问题,解决楼房问题,就连另一半的问题也解决。”陈施明对我笑呵呵的说。

  “呃,您挺幽默的。”我无语的翻了下白眼。

  “你现在回小组报告还是准备明天才去?”陈施明问道。

  “这个还用报告吗?您不是组长吗,现在你都在这还报什么告呢。”我尴尬的笑了笑。

  陈施明摆了摆手说:“我可不敢当这个特殊小组的组长,而且我也没那个本事,要不是那帮政府官员死缠烂打的缠着我,我都不会当这个累死不活的副组长,而且我也见这个特殊小组的组长跟我也认识了多年,他也劝说我加入,我才加入这个破组织,而且这个特殊小组的基地也是在一个年不拉屎的地方,更气人的是这个军衔屁用都没有,想要调兵力还要向上面请示半天。”

  “呃,听您这么一说,现在,现在退出还可以吗?”我笑呵呵的说。

  陈施明忽然脸上表情变的严肃起来,振振有词的说:“如果你现在退出,那么你就违反了协议书上面的第三十八条规矩,中途退出,应当就地处决,但是呢,你只是说说还没有退出,所以等你退出了再处决也不迟。”

  妈蛋,忽悠人还说的这么振振有词的还真是第一次见,要是刚才不说这个特殊小组的一大堆不好,我还真的信了这个特殊小组是一个待遇好,福利好,美女也多的组织,现在看来,别说美女多了,能有个大妈扫地都不错了。

  “那现在还回组织报告吗?”我被这个陈施明说这一大堆东西搞得心里慎的慌。

  酷{匠/d网A首vk发m

  陈施明泛起一个古怪的笑容说:“不急,先去洗个足浴也不迟。”

  慢着,眼前这个陈施明不该是一个清风道骨,清风寡欲,不染尘埃的大师才对,怎么转眼间就他娘的便得跟一小瘪三,社会混混似的,难不成又是一个患着人格分裂症的?

  “逗你玩的,我这一大把年纪了经不起那个折腾,先回基地去吧。”陈施明看到我这一脸迷惑便谈谈笑道。

  .........................

  车子开进了一偏山林之中,这片森林修健着一条小路刚好能通一辆大货车,所以这辆军车很轻松就能开过,最后开到一个山洞门口停下,而这个山洞门口居然站着两个穿着军装的士兵,肩上分别扛着一把AK47式步枪。

  陈施明下车掏出一个证件给这两个士兵看,士兵看到后便鞠躬敬礼,然后放行。

  陈施明便领着我走了进去,一览无遗,这个山洞的面积很小,不足一百米,正当我疑惑这个破地方怎么当基地的时候陈施明走到墙壁上将一块石头按了进去,紧接着山洞不断抖动起来,随后右侧的墙壁缓缓往两边裂开,露出了一个升降梯。

  感情还有这机关阿。

  陈施明便领着我走进升降梯,按了负一,随后升降梯就缓缓下降,紧接着一个巨大的军火库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数不清的枪支弹药,而且还有不少穿着军装的士兵扛着一支枪在这里巡逻,陈施明便给我介绍道:“这是基地的一个简单的军火库,这些枪支是以防别人入侵。”

  “这个军火库,算简单?”我有些目瞪口呆了,数不清的枪支弹药还简单,难不成真是我读书少,容易骗?

  “我们这个特殊小组和其他省的比起来,几乎是全国装备最差,人员最差的了。”陈施明笑道。

  “慢着,全国,这是什么意思?”我都有点迷茫了,还有其他的特殊小组吗?

  要是真的有的话,那么到底一共有几个上校了,难道真的是满大街都是上校了?

  “你别以为仅是一个特殊小组,全国二十三个省其中已经有八个省的特殊小组已经步入正轨,外加上我们这个半成品的特殊小组,就是九个省已经拥有了特殊小组,而就属北京的特殊小子牛了,阴阳界排行第一大师在北京的特殊小组,门槛是每一个成员能单杀一只黄眼僵尸,你说我们这里的能比?”陈施明叹息道。

  “那么你的本事大还是那个排行第一的大。”我好奇的问道。

  “要是比推算的话,应该属我最厉害了,但是总体上来讲他就比较厉害。”陈施明即赞了自己也赞了那个所谓的排行第一。

  “切。”我白了他一眼,即便升降梯下降的速度很慢,但也在我和陈施明的瞎聊之下到达负一层。

  陈施明走出升降梯说:“一会你见到那个老东西,也就是特殊小组组长就想他问个好之类的。”

  “哦”我点了点头就跟在陈施明身后。

  这一层几乎全是办公室,大概有十来个,装修这些比较简朴,不像我家别墅那样豪华,陈施明领着我绕了半天才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口,抬起手往门上敲了一下,发出“咚咚”的敲门声,而里面也很快回应:“进来。”

  陈施明便推开门,里面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和其他办公室一样简朴,倒是坐在办公椅上的那个老头有点特别。

  “哎,老陈,这就是你看上的人?”这个老头看到我反倒有些瞧不起我,直接是撇了一眼我,就好像瞧不起我似的。

  陈施明笑着走过去将那份协议书放在办公桌上,说:“呸呸呸,怎么感觉你这话的意思有点别扭。”

  见着两个老头聊起来我有着一种莫名的插入感,简单来说就是尴尬。

  “北京那边来电话了,说赶紧把这个特殊小组撑起来。”这个老头将我的那份协议书放进抽屉里说。

  “也对,那东西都准备出来了,多一份力也是好的。”陈施明笑着说道,这个笑容很耐人寻味,而且还是对着我笑。

  “切。”这个老头冷哼说:“你能画出什么等级的符咒。”

  “我...我吗?”我指着自己问。

  “废话。”老头骂道。

  “黄符。”我谈谈的说。

  “啥,黄符?老陈,你找的这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差,前几天那个能画出顶尖的红符勉强算精英,可这个居然连张红符都画不出来。”这个老头暴跳如雷的骂道。

  “哎,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急什么,人家道术不行能打阿。”陈施明不服说道。

  “能打?能打就能渡鬼除妖了阿。”

  “可是他曾经自己一个人将一只黄眼僵尸秒杀了阿。”

  “呸,就他那小身板,能打过一只黑眼僵尸都不错了,还秒杀一只黄眼僵尸。”

  这两个老头说着说着吵了起来,完全不当我存在。

  .....................

  “不用说这么多,不同意直接给他上校军衔。”这个老头坚决否认我的本事。

  “你这是无理取闹,你不是不相信他的本事吗?那你跟他打一场,如果他能在你手上撑住十分钟,就十分钟,撑住了你就不能再否认。”这个老头死活不肯相信我的本事,而陈施明却很看重我的样子,简直是冰火两重天,一边冷一边热。

  “好。”这个老头爽快的答应了。

  你们就不能问问我的意见,吵了半天居然要我跟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老头打架,要是一不小心下手重了点把这个老头打伤了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