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哀鸣声不断回荡着,随着哀鸣声,先前的第一口棺材蹦跶出一只尸煞,这只尸煞穿着一身烂布,浑身已经凹了进去,黑漆漆的皮肤和干瘪的身子,随着这只尸煞蹦跶出来,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每一口棺材都蹦跶出一只干瘪的尸煞,这些尸煞的体型大小各异,可是每一只的穿着都一样。

  “老阳,别回头,跑!”我这也是急了,目前已经蹦跶出来的尸煞已经有百来只了,全部都往茗阳那儿走去。

  而茗阳也是个逆反主,我叫他别回头他却偏回头,转身一看,眼珠子都瞪了出来,撒腿就跑,嘴里还不断骂道:“卧槽,卧槽,妈的,生化危机阿,他娘的晓飞救人!”

  即便茗阳这么骂这些尸煞也不会停止追击,可这些尸煞的移动速度太慢,完全追不上茗阳,能挨着边的只有茗阳前脚踏上棺椁,后脚棺椁弹飞蹦跶出来的尸煞,可即便如此依然是追不上,所以目前为止茗阳是没有危险的,看他能不能冲到对面打开那扇门。

  “开枪掩护他。”凌胖子焦急的拿下冲锋枪“突突突”的扫向那些尸煞,而保镖们也不墨迹,手枪的掏手枪,冲锋枪的掏冲锋枪,一下子枪声传遍这里。

  茗阳听到枪声立马捂着耳朵不断骂道:“卧槽,还开枪,卧槽,卧槽。”

  忽然,茗阳前方的棺材的棺椁都弹飞开来,阻止了茗阳前进的道路。

  “妈的,你们别开枪了,影响老子情绪。”茗阳停下脚步紧握着青釭剑左盼右顾的,不知从何下手。

  被这一骂,保镖和凌胖子也停了下来。

  “妈的,拼了,茅山剑法!”茗阳大喝一声抬起青釭剑就往这些蜂拥上来的尸煞脑袋上砍去,有着阴气的加持茗阳的力气变得很大,直接一刀砍断了尸煞的脑袋,可尸煞脑袋掉了也不会死,依然会挪动着身子抓向茗阳。

  而茗阳却两手难敌百拳,浑身都是被尸煞抓伤的痕迹,衣衫褴褛,突然茗阳一个不防备被一只尸煞从身后偷袭,这只尸煞紧紧掐住茗阳的脖子,使得茗阳前后受敌,挥着青釭逼退前边的尸煞,而身后却被这只尸煞掐着脖子。

  眼看茗阳身处险境,立马踏出影步闪身到茗阳身后抬起长枪往那只尸煞脑门上砸去,“砰”的一声将这只尸煞的脑袋砸爆。

  “不行,即便到了对面也过不去,必须把这群尸煞给灭了才可以过去。”茗阳背对着我说道。

  我抬起长枪往扑上来的尸煞胸口刺去,使出全身力气抬起这只尸煞扫向其他的尸煞,将他们扫退便问道:“什么意思!”

  “对面那扇门有机关的,要花费时间破解,要是你在破解的时候这么多的尸煞一涌而至死定了。”说完茗阳握着青釭挡住尸煞的手臂,抬起脚往尸煞胸口踹去。

  “卧槽,你的意思是先把这些尸煞都灭了?”我抬起长枪挡住几只尸煞的爪子抽出一秒的喘息说道。

  *8酷◇9匠X网正L版@m首$√发

  便顶住长枪将这些尸煞挡着,踏出影步闪身到这三只尸煞身后抬起长枪往脑门上砸去,“砰”的一声一举拿下了三个尸头。

  “这不是办法,体力逐渐下降了。”我现在是汗水夹背硬撑的状态,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影步只剩下两次的机会,多了肯定会损到膝盖,到时候逃不出这个尸群必死无疑。

  “先回去边上,让他们开枪扫这群鳖孙。”茗阳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都是血,衣服早已被这些尸煞撕碎,几道血痕印在他的胸口和后背。

  “诸气荡荡,道气长存,伏魔破邪,灭妖傅灵,急急如律令!”茗阳忍着疼痛拿着一张红符扔在半空中催动,“轰”的一声这张红符发出一阵热浪将蜂拥上来的尸煞都震退了,大喝道:“回去!”

  我也不怠慢,拉着茗阳的手臂踩着唯一一口没有弹飞棺椁的棺材踏出影步闪身回到了凌胖子他们身边,茗阳立马吼道:“开枪,扫死这群孙子!”

  这些扛着军火玩意的立马开枪“突突突”的枪声连绵不断,子弹“咻咻咻”的破风声穿过这些尸煞的身体。

  虽这些尸煞现在都往我们这涌来,但大部分还没有来到第三口棺材就被乱枪扫趴,却没有死,这时候断脚断手甚至脑袋都满天飞,这些断臂不断爬向我们,李赫和晴婷还有这个骚货灵婷等通通拿起枪扫这群尸煞,我也不例外,而茗阳正在拿着清心符清除身体的煞气没有加入战斗,老傅没有加入的原因是他正拿着纱布和药帮茗阳包扎着。

  这些尸煞越来越多,几乎上千只,原先只是两排的棺材蹦跶出尸煞,如今所有棺材的棺椁都已经弹飞,蹦跶出无数的尸煞,往我们这里蜂拥而来,子弹逐渐减少,而尸煞却不断增多。

  “妈的,这不是办法阿,晓飞茗阳!”李赫看着这么多尸煞往这里涌来也是急了眼,自己拿着冲锋枪扫着都觉得很无力,因为这些尸煞压根扫不死。

  “诸气荡荡,道气长存,伏魔破邪,灭妖傅灵,急急如律令!”眼见尸煞已经突破到了眼前,茗阳立马将一张红符扔出去,“轰”的一声又是一股热浪将这群差点就突破防线进来的尸煞震飞。

  “乾坤震火符不多了,只剩下两张了。”茗阳焦急说道。

  我转头对茗阳说:“你还有没有灵魂出窍符。”

  “有,你要来干嘛。”茗阳问道。

  “弄他们!”我拿着手枪扫着这群尸煞咬牙咧齿说道。

  “把老日叫来吧,扛不住了。”茗阳没有明白我要灵魂出窍符的意思,忽然这些尸煞又涌了上来,便再次掏出一张乾坤震火符扔出去念道:“诸气荡荡,道气长存,伏魔破邪,灭妖傅灵,急急如律令!”

  “轰”又是一股热浪将这些尸煞震退,李赫焦急问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办法。”

  “不行了,必须叫老日了。”茗阳说完便拿出一张召值请神符夹在手指中闭眼念叨着,半刻后睁开惊道:“不行,这里好像屏蔽了外界的信号,无法请到老日。”

  “草。”我破口大骂一声将枪扔到地上,说:“赶紧的,把灵魂出窍符拿来,我有办法。”

  茗阳古怪看着我,犹豫了一会就拿出一张符咒递给我说:“到底要干什么。”

  我一把夺过没有多说,将符咒贴在额头上闭眼念道:“急急如律令!”

  “嗡”的一声我整个人,不对,是整个灵魂弹出了身体,而身体没有了灵魂的支持便缓缓倒地,茗阳古怪看着我问:“你灵魂出窍做什么?”

  “变戏法。”我咧嘴笑道,这群尸煞的末路到咯。

  “有没有牛眼泪你。”我问道。

  茗阳便翻了翻口袋掏处一瓶透明液体说:“给他们?”

  “对。”我点了点头,茗阳便将最后一张乾坤震火符扔出去念道:“诸气荡荡,道气长存,伏魔破邪,灭妖傅灵,急急如律令!”

  “轰”热浪将这些扑上来的尸煞震退,给予了茗阳解释的时间,大家伙听后便接过牛眼泪抹在眼皮上,眨巴一眼惊讶张大着嘴巴盯着我看,又看了看我的身体。

  忽然尸煞又扑了上来,而老傅便惊道:“又他娘来了,干他娘的。”

  便拿着冲锋枪扫了起来。

  “行了,看我的。”我叫他们停下扫击,缓缓飄向尸群,尸煞是看到我的,而且还能将我撕碎,茗阳先前也是在担心这个,可问题是他们敢不敢碰我。

  “喝!”大喝一声将业火散发出来,包裹着身子,而这些尸煞见到业火本能性的后退,远离着我。

  有着这一身业火,基本在尸群里面来回游走,可这并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将他们都灭了。

  落在一口棺材上踏出影步闪身到一只尸煞身前,抬起脚往它脑袋上踹去,“砰”的一声阴气和煞气相撞爆发出的闷响将我们都震退,而我只是震退,它可不好受,被业火不断侵蚀着,渐渐化成了灰烬。

  我之所以让茗阳给李赫他们牛眼泪是因为业火需要开了冥途才能看到,每一个人都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场景。

  便再次踏出影步闪身到尸群中间,“嗡”的一声我身体的业火瞬间膨胀起来,将这些紧挨着我的尸煞点燃,蔓延遍布着它们全身。

  这些被业火烧身的尸煞不断晃着身子,哀鸣着。

  “茗阳,开大罗金光!”我冲他们大吼道。

  而茗阳也不墨迹,便扔三张大罗金光符在半空中闭眼念道:“大罗金光阵,起!”

  “嗡”的一声三张符咒分别弹出一个光罩将这个门口封住。

  见此我便收敛了业火,而这群尸煞见我的业火不见了,就蜂拥上来,而我立马踏出影步躲闪,有了影步它们这群“乌龟”是不可能追上我,但这也只是缓兵之计,我要做的是将他们引到一块,一举灭了。

  遛了这群尸煞半天才将它们聚集,便散发业火包裹全身踏出影步闪身到尸群之中,将全身的业火凝聚大喝:“业火,爆!”

  “嗡!”

  “嗡!”

  一股紫色的火浪从尸群中间散开,扑向四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