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被逼无奈只好一脸嫌弃将这件道袍穿上,穿上后还感觉到一丝丝瘙痒,估计是心理反应吧。

  穿好道袍后茗阳又给我讲解了一番,结冥婚时要注意什么事项和什么禁忌,随后便下楼准备冥婚。

  茗阳叫人抬出几张桌子上面扑上一块黄布,摆放着一个香炉和蜡烛,就像之前易哥所摆的道坛那样。

  “把男方叫来吧。”茗阳对邓田建说道。

  邓田建也是点了点头叫唤下人将男方叫了过来,那个男人看到茗阳激动问道:“大师,是不是真的能让我和青儿结婚。”

  “只要你一会听我吩咐,能。”茗阳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结了冥婚你这一生都不能再娶妻,你真愿意?”

  “我愿意。”这个男子没有丝毫犹豫,立马脱口而出。

  “你叫什么,生辰八字呢?”茗阳问道。

  “陈霖,一九九一年六月八日卯时。”陈霖说。

  茗阳点了点头,便跟他也说了一番,就是结冥婚时要注意的事项,而我就站在一旁瞎听,因为我压根听不明白。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别墅的客人还没有走,估计是想留下来凑个热闹吧,有钱人就这样,见到鬼又怕的要命,可能见到又不放过见到的机会,瞎折腾。

  “好了,该起坛了。”茗阳走过来说道。

  我点了点头,起坛本来是意思是利用道坛的加持催动阵法,而这种起坛纯属装逼,而且还是装的一水逼。

  走到道坛旁边站着,没错,我他娘今晚的任务就是站着看茗阳装逼,他握着一把桃木剑挥舞着,装模作样一下便扔一把纸钱呦呵几声拿出一张写着生辰八字的黄纸黏招魂符催动念道:“魂兮归来,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周围的成功人士看着茗阳聚精会神的念着也跟着念了起来。

  忽然,阴风阵阵,一个白色身影从远处缓缓飘来,是一个穿着寿衣的长发女子,这名女子应该就是邓田建口中所说的青儿了,长得还算小巧玲珑,和其他美女差不多,都是樱桃小嘴高粱鼻子大眼睛,邓青儿满脸迷茫的飄向我们,茗阳拿出一条红绳套住生辰八字,缓缓挪动身子牵引着邓青儿,将她带往大堂上,并打出手势示意大家不要吵,因为此时的邓青儿处于浑噩状态,一般头七还没过的鬼大多数都是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我之前那次假死就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过了头七就会去往生栈领取鬼心然后等待着投胎,不过这些等投胎的都是咸鱼,任别人主宰着自己的性命,而我就不同,不像那些咸鱼那样等着别人主宰他们的性命,结果很明显,我还阳了。

  虽说这一过程我大多数是靠着关系才能够还阳,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还阳了。

  好像跑题了,言归正传,此时邓青儿已经被茗阳引到了大堂之中,陈霖就站在邓青儿隔壁,可却看不到,只是感觉到阴冷了不少,如果陈霖知道朝思暮想的爱人就站在他的隔壁会是什么感受?

  “邓青儿!”忽然,茗阳拿着桃木剑大喝一声。

  邓青儿被这一大喝吓了一跳,原本迷茫的双眼外加上了一丝惊吓。

  “邓青儿!”茗阳再次大喝道。

  “在...在。”邓青儿不知为何蠕动了嘴唇吐出了两个字。

  “今日,陈霖在此娶你为妻,是否愿意!”茗阳的声音比较洪亮,震慑着邓青儿。

  “陈....陈霖?”邓青儿处于浑噩迷糊的状态之中记忆是混乱无比,正因为这陈霖这个名字已经对她来说是刻骨铭心般的存在,所以才会潜意识的默念着。

  “是否愿意!”茗阳不愿邓青儿想起来,因为想起来了这个冥婚可能已经结不成了。

  ;酷匠网D首发

  “愿.....愿意。”邓青儿一次一次被茗阳给震慑住,明明差点回想起来的事情都被吓的一光二净,分辨能力也不明不白,迷迷糊糊的答应了。

  “好,即刻起,你,邓青儿,将与陈霖结为夫妻!”茗阳不断增加声音的响度,因为这样能扰乱邓青儿回想起往事,而且冥婚越往后鬼魂便会缓缓想起往事,如果到时候冥婚还没有结束,鬼魂就会受不住刺激变煞,导致无法转世轮回。

  周围的成功人士都莫名其妙看着茗阳拖着一根红绳对着空气说话,就连邓田建也稀里糊涂看了一脸懵逼。

  “抹在眼皮。”茗阳掏出牛眼泪递给陈霖吩咐道,又看向了邓田建,说道:“邓老板你上来主持婚礼吧。”

  “主持...婚礼?”邓田建莫名其妙看着茗阳,犹豫半刻还是一脸茫然走了上来,茗阳指了指陈霖手中的牛眼泪示意他也抹在眼皮上。

  陈霖抹完眨了眨眼睛一脸惊愕,嘴巴刚想说出什么茗阳便咳嗽一声提醒他,陈霖听到后收敛了一下但依然收敛不住惊愕和激动的表情,想说什么又碍于茗阳跟他说的话又不敢说,只能干鼻子瞪眼站在自己心爱的人旁边一声不出。

  邓田建抹完也忍不住惊叹:“青......青儿?”

  “嘘!”茗阳撇了一眼邓田建,示意不要吵,周围的成功人士也一脸茫然看着眼前这几个人,心想:这到底是要哪一出?

  茗阳将邓田建带到邓青儿和陈霖身前,吆喝着:“一拜天地!”

  邓青儿自主弯下腰拜着身前的邓田建,而陈霖先是愣住一秒后才后知后觉的拜了一下,邓田建看着满是欣慰和懊悔,心想着如果不是自己太过于要面子自己的女儿也不会死,那么现在拜堂的就是一对生人而不是一鬼一人了。

  “二拜高堂!”茗阳再次吆喝道。

  这次邓青儿和陈霖是一次弯下身子拜着身前的邓田建,将他搞的满脸都是心酸。

  周围这些成功人士依然是一脸茫然,不过增添了一分诡异的气息。

  “夫妻对拜!”茗阳吆喝道。

  邓青儿转过身子对着陈霖,而陈霖也不例外,依然照做,不过他的眼神满是激动和兴奋,一人一鬼同时弯下身子,头头相对着,拜完堂之后才是正事,也是整个冥婚的关键,入籍。

  所谓入籍就是一人一鬼选择结为冥婚夫妻,要通过地府官员的认证和签订一份冥婚书,这样才算结成了冥婚,这也是冥婚最难办的一部分,一般地府官员都是比较高傲,想求他们办事简直比登天还难,但这也是相对一下普通的阴阳先生而言,我和茗阳算普通的阴阳先生吗?

  “醒!”茗阳见拜完堂点了一下邓青儿的鬼门。

  “嗡!”的一声邓青儿原本茫然的双眼变得炯炯有神,紧接着一滴泪珠从脸颊滑下:“陈霖!”

  邓青儿见到陈霖便投进了他的怀抱之中,泪珠不断流淌,滴落在地上发出伴带着凄凉的旋律。

  “青儿!”陈霖抱着邓青儿虽说感觉到透进骨头的寒冷,但能这样相拥在一起或许再冷也愿意。

  “我.....我对不起你.....们。”邓田建先前对陈霖的嫌弃似乎被眼前凄凉的相见给化解掉了,坎坎坷坷说出几个道歉的话语,可仅是这几个话语怎能弥补自己的所作所为?

  “爸,这事不怪你,大家都有着错。”邓青儿也怀有这愧疚感,仅是一时崛强自杀不但使自己的爱人悲痛欲绝,更使得自己的父亲伤心透顶。

  “邓青儿,如今是你在与陈霖结为阴阳夫妻,也就是冥婚。”茗阳淡淡说道。

  “冥婚?”邓青儿此时是清醒的,不再是之前哪浑噩的状态,满脸疑惑的看着茗阳。

  “青儿,你愿不愿意嫁给我?”陈霖紧紧抱住邓青儿,眼泪不断外涌。

  “愿意,我愿意嫁给你。”邓青儿没有犹豫丝毫半刻。

  “好,我茅山弟子茗阳,在此祝贺你们这一对新人!”茗阳将声音矿长不少,转身对我说:“一会入籍招来个脾气暴躁的不肯同意你就给我打到它同意为止。”

  “好,那你呢?”我疑惑道。

  “我一方面要稳住邓青儿,另一方面要防止地府官员逃走。”

  “一会你别下手太重,别拿你的剑砍它,不然砍死了这冥婚就不用结了,用诛邪符这些不会将他们秒杀的符咒干他们就行,直到他们同意了才停手。”

  茗阳说的振振有词。

  你他娘的有本事能控制力度?

  什么地府官员吃了两张诛邪符还不倒下?

  “好。”我点了点头,茗阳便拿起一支毛笔在黄纸上画了一张符咒,抛在半空之中伸出中指一点,念道:“茅山弟子茗阳在此召集地府官员入籍,恭请!”

  “嗡!”黄纸符发出一声闷响便自燃起来,那些成功人士看到符咒的自燃才后知后觉发现冥婚已经开始,也认为茗阳是一个有真本事的大师,有的甚至已经膜拜着茗阳,嘴里念叨着:“大师,大师大师阿。”

  简直是比魔教收教徒还要夸张。

  好像又跑题了,忽然,一阵阴风刮过,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围绕着这栋别墅回荡,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大家眼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