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儿子.....。”

  “家属请在外面等待..........。”

  迷迷糊糊之中听到几个人的声音。

  .........................

  脑门神经刺激着我,缓缓眯开眼睛,一睁开被灯光刺激着又紧闭起来,眼珠子生疼,便眯出一条眼缝,过了一小会才适应过来,睁开双眼四处张望。

  此时我躺在一张床上,右手吊着点滴,而我妈就趴在床上睡着了,看到她又为我担心,心里真不是滋味,刚想挪动身子我妈就醒了过来。

  “儿子,你醒了?”

  我看着我妈那憔悴,估计是好几天没睡了,挤出一个笑容说:“醒了,对不起阿.....。”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我妈欣慰的说。

  “你饿不饿?”

  “渴不渴?”

  我妈关切说道。

  “妈,我晕倒几天了?”我揉着太阳穴问道。

  我妈叹息说:“整整一个星期了,你肋骨断了三根,还有一根刺进了肺,要不是及时送医院,哎.......。”

  我去,三根肋骨。

  我下意识摸了摸胸膛,仅是摸一下都能感觉到一丝刺疼。

  “你先躺会吧,我去给你买吃的。”我妈站起身子说。

  “不用,妈您就先回去睡吧,我叫茗阳过来就行。”我说。

  “小阳阿,他一会可能回来吧。”

  “这星期几乎每天都会来一次。”

  “既然你好了那我就跟你爸回家去了。”

  “你有空也要常回来看看老爷子阿。”

  我妈苦口婆心的说。

  “等伤好了我就回村一趟,差不多两个多月没回去过了。”我扶着床头想坐起来,我妈连忙给我搭了一把手,说道:“小心点,伤口还没完全愈合。”

  “你就在这躺着吧,小阳这孩子一会就来了,妈我先走了阿。”

  说完就走出了病房,剩下我孤身一人在这间病房里面。

  现在是白天,照着太阳的猛烈程度来说,现在应该是中午,看着天空的蓝天白云,仿佛间又想起了倾雨。

  你在何处.........。

  这疑问不断在心中默念。

  不知默念了多久,茗阳提着一袋饭菜走了进来,说道:“醒了?”

  “醒了。”我说。

  茗阳走过来放下饭菜坐下来掏出一根烟递给我,我摆了摆手,他就自己叼在嘴里点燃吸了一口说道:“饿不饿?”

  “不饿。”我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说。

  “有我哥的踪迹了。”茗阳抽了一口烟吐出来说。

  “上次医院的聚鬼阵就是他弄出来的,不过那个的确是个幌子。”

  “他的目的是什么我不清楚,但肯定没好事。”

  我点了点头,问:“你走进左边的走廊发生了什么事?”

  “我听到尖叫就..................。”

  茗阳跟我说起了那天的事情。

  茗阳听到尖叫就握着桃木剑冲了进去,进去后发现刘振天和田景明围着一只鬼妖打,便上前帮忙,鬼妖被三人连手打得无还手之力,可突然鬼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阴气一瞬间暴涨,将刘振天轰飞上身,凭借着强悍的搏击能力打趴了茗阳,之后的事情茗阳就不清楚了。

  我听完点了点头,没想到茗阳这么没用,居然被打趴了,虽说我也被他趴,但那是因为我被偷袭个措手不及,没错,就是这样才被打趴的,绝对不是打不过。

  ...............................

  在医院一躺就是一个星期,伤基本已经恢复了,只不过这间黑心医院偏要我留下来观察,明摆着就是坑钱,而这间黑心医院就是之前解决血煞的哪一间,豪华的院长办公室,脾气火爆的护士小姐,这就是这间医院的特色。

  “呦呵,这不是护士小姐吗?”此时的茗阳处于“逗比模式”,正在调戏着之前赏过他巴掌的护士小姐,又遇到她真是缘分,不过这种缘分我不太想要,因为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进医院才能有。

  “怎么又是你们两个混蛋。”护士小姐不满的说了一句。

  茗阳立马不爽了,骂道:“你他娘是狗蛋。”

  “啪!”一个耳光声回响着病房。

  “哎,护士小姐,你能不能先帮我把针水给拔了。”我每一次都是无辜躺枪,这次可不能再把这护士气跑了,不然又来一个大姐护士给我拔针,不对,是放血。

  护士小姐打完这个耳光瞪了一眼茗阳,就给我拔针,临走之前还不忘赏茗阳一个巴掌。

  随后我们就走出医院往聚义堂去,这个聚义堂就是我们所开的那间冥店,和梁晟的酒吧名字有些相似,装修之前就已经完工,但那个时候我晕倒了,所以茗阳没有急着开店,虽说是冥店不吉利,一般都不会大声张扬,可我们就要大声张扬,准备着买一串鞭炮响通那条街,搞的人人皆知这里有间冥店,聚义堂。

  搭车来到聚义堂门口我惊呆了,这装修简直没谁了,门口拜访着两个狮子石像,雕刻的栩栩如生,仿佛感觉这两个石像似乎有着生命。

  一块牌匾挂在墙壁上,写着“聚义堂”三个大字,而大门就是一种古铜色的木门,两侧雕刻着一条威武凶猛的龙,这条龙雕刻在青铜色的木门上显得它是一条青龙,青龙的周围还雕刻着云朵,衬托着龙的威武霸气,拥有腾云驾雾之能力。

  仅是门口的装修已经可以跟北京故宫的建筑物相媲美,里面还得了?

  茗阳掏出钥匙打开木门,里面走了进去,我也跟了上去,进去一看。

  “卧槽,这简直是皇宫阿。”我被眼前的装饰吓了一大跳。

  一张红樟木茶几被三张整齐摆放着的鲜红色真皮沙发围住,一旁还有着一个玻璃书架放着一堆书籍。

  而墙角边上立着一张高凳子,上面摆放着一个青铜乌龟,不对,是一只龙龟,龙头龟身。

  我走过去捧起青铜龙龟问道:“放着东西在这里干啥。”

  “镇住三煞位。”茗阳坐在沙发上说。

  “三煞位?”我疑惑问。

  “之前不是跟你说这间门面的风水不好吗?”

  “就是这个三煞位,三煞位分别是劫煞、灾煞和岁煞。”

  “三煞位之下不可开店或者建造办公室,不然会带来霉运。”

  “而这个青铜龙龟像刚好可以镇压三煞位作祟。”

  茗阳给我解释说。

  我点了点头,将青铜龙龟放了回去,走到沙发旁边坐下,一个字软。

  “先去吃个饭。”

  随后我们俩就随便找一个饭店吃了顿饭就忙活着聚义堂开业的事情,顺带着买了台电脑和台新型手机,还有一些生活用品,因为我和茗阳准备在门面里住,因为有着两层,第一层用作开冥店,第二层就住人。

  我刚才开始还以为茗阳没有帮梁晟解决酒吧风水问题,可茗阳跟我说早在几天前就帮梁晟搞定了,现在已经重新开张,生意逐渐走上正轨。

  今天,就是聚义堂开张的日子,虽说是开张,可简直比停业还要冷清。

  刚开始烧鞭炮的时候一些街坊邻里都会过来凑凑热闹,可鞭炮烧完过后知道是一家冥店,大多数都晦气的骂了一句就走了,搞的我和茗阳一脸尴尬。

  见这些人都走光了只好回聚义堂里面坐着,俩个哥们坐在沙发上抽着闷烟。

  “哎,倾雪呢?”我差点把这鬼妮子给忘了。

  茗阳努了努嘴说:“送去轮回了。”

  酷匠C网唯一√正版,其◇?他~y都P是盗"z版ni

  “我去,她肯去轮回?”我将烟头熄灭问道。

  茗阳白了我一眼说:“她都被聚鬼阵搞的迷失了心智,不送她去轮回你让一只疯鬼成天跟着你瞎晃悠?”

  “切。”我白了他一眼继续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发呆。

  这一坐就是一个中午,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半左右了,而我和茗阳依然在沙发上坐着,聚义堂也没有什么人来,毕竟是冥点,卖的大多数是死人用的东西,所以人没事吃饱了撑着去冥店瞎逛。

  “嘶,晓飞,不对劲阿,今天早上那一束鞭炮那么响,怎么没人的。”茗阳坐直身子托着腮说。

  我也坐着身子说道:“那束鞭炮那么响街坊邻居都知道这里有间店。”

  “那他们怎么不来阿。”茗阳这会还犯傻了。

  我往他脑袋拍了一把掌骂道:“这他娘的是冥店,是冥店阿大哥。”

  “别人家里没死人怎么会来。”

  茗阳一下被点醒,又摊在沙发上露出忧郁的表情。

  “爷爷,你孙子给您来电话了,爷爷......。”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滑动接通传来了梁晟的声音:“哎,晓飞,聚义堂开张我没办法去对不起阿。”

  “切,没事,你以为我是老阳阿。”

  “只有他才会那么小气。”我咧嘴笑着说。

  “你们有空不,来酒吧坐坐?”梁晟邀请我们说。

  我挪开电话问茗阳:“去不去?”

  茗阳也是无聊了一天,听到有去处立马蹦了起来,说道:“去,当然去。”

  “好,一会就去你的酒吧坐坐。”我对梁晟说道。

  “好。”梁晟说完就挂掉电话。

  我们俩就快速收拾了一下,开业第一天就关门了,我也是醉了,不过我还是有点脑子,贴着一张电话号码在门口的墙壁上,让那些有事的可以联系得到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