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小心翼翼地踏上楼梯,缓缓伸手去触摸那偏模糊空间,试探着第二层。

  摸索几秒感觉没事就把头伸了进去,紧接着爬了上去,而阎罗王也跟了上来。

  “这层又怎么上去。”无名四处张望,这一层没有任何东西,有的仅是一偏白灰灰。

  阎罗王振振有词说道:“第二层名为虚无空间,要不是这里太偏僻,我早将这里开发成阎罗市的分市了。”

  “我是问你怎么上去?”

  “上第一层?”阎罗王疑惑道。

  “上第一层不是从这里上去的,要从第三层上去,不然你也不会从第一层直接下到第三层。”

  YI酷~匠“9网永n久免,费3看小说

  “你别在说几层几层的了,语嫣在哪?”无名不耐烦道。

  “跟我来。”说完阎罗王便钻进模糊空间,无名也跟了上来,又回到了臭气熏天的第三层,依然满地血水虫蛇,唯一多的是阎罗王的佛光童子尿,所在之处,寸“草”不生。

  而佛光童子尿是阎罗王之前上第二层时撒的,形成了一条过道,可通人。

  阎罗王捂着鼻子顺过道走去,而无名却一脸嫌弃,释放出三种气息包裹自身绕道而行,估计是太难闻了。

  又回到了起初无名刚下来时所站的地方,阎罗王捂着鼻子声音都点沉:“上楼梯还是直接上去。”

  “赶紧上去,别废话。”

  阎罗王从身后拿出毛笔,挥舞着画出了一个破字。

  “嗡!”

  一声巨响,刺激着耳朵,紧接着一道裂缝在半空中裸露出来,逐渐放大,如同一道仙侠电视中进入秘境的门一样。

  “来。”阎罗王先入内,后到无名。

  里面到处都是柱子和虫蛇,也有着不少鬼魂,但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半空中。

  “吼!”一声龙嗷声震天动地,一条身上环绕着绿色妖气的龙在半空中盘旋,角似麋鹿、头却像骆驼,而嘴像驴、乌龟眼、牛头耳,深蓝色的鱼鳞、身体似蛇、但却有着“脚”,百兽之王老虎的脚掌、拥有翱翔于天空霸主的爪子,威武凶猛。

  而下方便布满着一大推蛇和狗,蛇头长着一对角,蛇麟古铜色,而狗也长着一对角,两个獠牙挤出嘴外,口水不断流下,身上没有皮毛,灰色的皮肤露出来。

  诡异的是他们居然共同相处,一起对着正在半空中的龙咆哮,似乎在宣战一般。

  这些蛇的声音并非是蛇吐着信子“嘶嘶”作响,而是像龙嗷声一样,但并没有震天动地如此夸张,有的仅是龙的声音,却没有龙的霸气。

  龙嗷狗嚎声来回震荡,不断刺激着感官。

  “语嫣!”无名见此大吼,瞬间爆发出气息,瞳孔转换成深红色,杀气腾腾,凝聚出土黄色长枪冲上去,挥舞着长枪横扫向这群铜蛇铁狗。

  铜蛇铁狗们听到声音转身,虎视眈眈看着无名。

  仅是一眼对视,瞬间无名握着长枪横扫而去。

  阎罗王急忙喝住无名:“别杀,这些是奈何中的生灵。”

  可此时无名那听得进去,好不容易找到媳妇,可却被这一群稀奇古怪的东西围住在下面大吼大叫,谁能不气?

  “砰!”一些铜蛇被扫成两半,一些被扫成血雾,连躯体都不剩。

  疯狂的绞杀这群铜蛇铁狗,忽然,一道绿色火焰射向无名,来源却是那条盘旋在半空中的龙,语嫣。

  无名挥舞着长枪绞杀铜蛇,而火焰却对准了无名的后背,一瞬间透心凉的惨叫:“啊!”

  火焰黏在无名的衣服上灼烧,连忙挥舞长枪将即将扑来的铁狗扫开,反手将长枪插在地上,忍着火焰所带来的疼痛,不可思议看着语嫣,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无奈。

  忽然,语嫣仰天大叫,张开爪子抓向无名,阎罗王见此连忙挥动毛笔画出一个困字,甩向语嫣,“嗡”的一声将她困在锁住,上前询问道:“没事吧。”

  “死不了。”无名头上的汗不断滴下,撑着长枪缓缓站了起来,疑惑的看着眼前这条攻击自己的龙,攻击自己的语嫣。

  “吼!”语嫣不安分,试图挣脱,阎罗王虽然打不过无名,那是因为无名是个怪物,呃,怎么又骂自己,不用在乎这些细节,但阎罗王好歹也是一个鬼妖,手握着阴天子赐的毛笔,名字就不知道了,反正功效很好,沾过童子尿,拥有这样的“神器”就算不能困住太久困住一时半会是杠杠的。

  无名背后的火焰杯业火逐渐吞噬,但依然留下一道伤疤,血肉模糊,已经被烧熟了,可他却没有心思去感受身体的疼痛,而是心里。

  “语嫣,你......。”话没说完语嫣已经挣脱开来,再次扑向无名。

  无名连忙拔起长枪抵挡。

  “轰!”无名被拍飞几米外才稳住步伐,刚想说话语嫣已经飞了上来,再度抓向无名。

  无名抬起长枪抵挡,咬牙用尽全身力气稳住身形:“语嫣,是我,无名阿!”

  回答却是另一只爪子的横扫。

  “战!”阎罗王跃身半空迅速画出一个战字甩向龙背。

  无名见此踏出影步闪身到“战”的身前,一扫而去。

  “嘭!”的一声战字被破掉,扔掉长枪翻身一跃抓住龙角,坐在龙头上大喝道。

  “语嫣!”

  “你醒醒!”

  “语嫣!”

  “我是无名阿!”

  “语嫣!”

  ............

  后文居然没有了,卧槽,又断片!

  “结束了。”一旁的无名说道。

  “断片阿!”我无奈道。

  无名摆了摆手说道:“这只是大概将场景放映出来,当年我也是。”

  “之后记忆便会涌进脑海中。”

  我点了点头,思索半刻,突然想到了重点:“那么两世的记忆都会?”

  “如果你的意志力无法敌过前世来支配身体,那么你便会被另一股意识支配。”

  我疑惑询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丝残魂而已,不久便会散去。”

  “如果你不想要这一股记忆我可以将它带走一同散去。”

  居然可以带走,那还不如不看了,浪费我的时间,早点还阳多好,阎罗王偏要我看,现在说可以带走,神马玩意。

  “你修习道法了?”

  我点了点头。

  “五弊三缺你可听说过?”

  再点头。

  “妖可否修习道法?”

  妖怎么可能学道术,我连忙摇了摇头。

  “你的灵魂一半是妖魂一半是人魂。”

  “你又修习道法。”

  “可能五弊三缺不止一样了。”

  无名叹息道。

  “什么意思?”不止一样,这可大条。

  “虽说我没修习道术,但也略懂一二,道术,自古修道是逆天而行,会身受五弊三缺的惩罚,而妖是不可能修习道术,如果真被妖修习了,那不翻天了,假如真被修习了,这可是逆天再逆天。”

  “你说五弊三缺能一样?”无名眉头紧皱严肃道。

  “那关我什么事?”

  “你是我的转世。”

  “是啊”

  “我的灵魂是什么。”

  无名的一句话将我惊醒,他有一半灵魂是妖兽的阿,那么我肯定也是一半妖兽一半人的,连同躯体算就是我三分之二是人,三分之一是妖阿。

  “慢着。”我想到了一点矛盾:“那么为什么一些对妖有伤害的符咒我也能催动。”

  “业火。”无名淡淡吐出两个字。

  “可是业火不是绿色的吗?”

  “那是被阴气中和过后的业火,但威力不比原版的业火逊。”

  “好了,我这道残魂也该消散了。”无名叹息道。

  “等等,你刚才说五弊三缺?”刚才无名可是说不止是一样了,那到底是几样?

  “这是你的命数,顺其自然吧。”

  “记忆要不要,不要我便带其一起消散了。”

  “别,等等。”

  “嗡”!的一声,场景回到了三生石前。

  阎罗王和孟婆却在一旁品茶,见到我醒了过来便挥了挥手,叫我过去。

  “如何?”孟婆抢先一步询问道。

  “什么如何?”

  “记忆被无名带其消散了。”我事不关己的说道。

  孟婆听了震惊少许,而一旁不作声的阎罗王插入道:“这一切都是命,本以为能.....。”

  “哎。”阎罗王摇了摇头,放下茶杯站起身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送你还阳吧。”

  终于,终于听到了这句话,妈的,等了多久连我自己都往。

  故装作淡定说道:“好。”

  阎罗王掏出毛笔,凭空画出一“召”,在半空中定格住,然后双手紧握毛笔,做出一个全垒打的姿势,一挥“砰!”的一声,“召”飞向天空,便化作星点消失了。

  “等等吧,我给必安打了个电报。”阎罗王收起毛笔坐下拿起茶杯喝。

  电报?那个“召”是电报?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头一次看到这么奇葩的电报。

  “来,无名,不对,应该是晓飞。”

  “来喝茶。”阎罗王举杯说道。

  我走过去坐下,孟婆便给我满上了,不就一杯茶,至于吗?

  刚吐完槽我觉的后悔了,这他娘的是茶吗?分明是红酒加菌,红茶菌阿!

  清甜可口,香味长存,让鬼恋恋不舍,就连我这个绝世大神转世都难以放下茶杯。

  忽然,天空“佛佛佛”的响起,白无常乘他的直升机来了,缓缓下降。

  “拜见阎罗王。”单膝跪下,白无常的高音能与《我是歌手》这个节目的选手媲美,人家是竭力唱出来的,而他却是随口说出来的,天壤之别,不去做歌手真是浪费人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