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可以说我不知道。”地藏王又说道。

  “你!”无名以为自己被地藏王耍了,爆发出一股气息闪身到地藏王身前,抬拳打下去。

  “可是三生石知道。”

  “既然是人类那么三生石必然记载着你的前世。”地藏王没有出手阻挡,一副胸有成竹的认为无名会停下。

  拳头在距离地藏王的脑袋还有十厘米左右时停了下来,不过拳风却控制不了,可忽然被一股金光诡异抵消了。

  “但,我师傅他呢!”无名虽然对自己的身世好奇,但师傅毕竟是师傅。

  “那条火狼我已送去轮回。”

  “那天我算到那条火狼不能杀,可却迟了一步。”

  “不过灵魂没有被打散,我便将它送去轮回,来世投了个人家。”地藏王摇头惭愧道。

  “轮回?”无名对这个词很陌生。

  “那天那条火狼疯了一般屠杀鬼魂,如若必安不去阻止,估计至少会死去成千上万的鬼魂。”

  “必安只是尽到地府官员的责任而已。”

  酷js匠@5网首Y发7

  地藏王的劝说有了效果,此时的无名杀心也被打消了不少。

  阎罗王他们见到地藏王将无名这个疯子制住,心有余悸的在远处观看,不敢靠近。

  刚才因为无名所爆发的气息太恐怖了,一个拥有业火、阴气、妖气的人类,即便十殿一起来了,都不知道能否敌过。

  “可......。”无名找不到理由争辩下去,因为他的师傅曾对无名说过:“是非必须分明,如若使用你是本事去做一些伤天害理之事,或许你母亲会为你感到惋惜。”

  如若真是自己的师傅屠杀鬼魂,那么地府是应该抑制它,可是无名依然觉得过不去。

  “我师傅怎么会屠杀鬼魂。”无名说出了重点,因为自从懂事后都是由他师傅将他带大,无名了解他的师傅是不可能会滥杀无辜的。

  “因为它的命魂丢失了。”

  “人有三魂七魄,而妖兽也拥有三魂七魄。”

  “三魂分别是人魂、地魂、天魂,而七魄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指的是喜、怒、哀、乐、惧、爱、恶、欲。”

  “命魂主导意识,丢失了命魂就会失去主导意识,便会变成一头只有本能而不会思考的野兽。”

  在地藏王喋喋不休的忽悠之下,无名信了。

  ................

  无名相信之后场景又变换了,要是这有人在播放的,我铁定打死他。

  古人曾说过:“不可断片或断戏,否则诛灭九族。”

  这次是在一条河边,一位衣着粉色长袍的俏丽女子,头戴一只金钗,金钗两旁有着一对可爱的小角,如同皇宫里的妃子一般,既美丽又高贵,伸出纤手,樱桃小嘴蠕动:“无名阿无名,你已经不见十余年,当年说好一年,可如今一年已过,再不回来父亲将会将我嫁给混沌了。

  语罢,女子的脸颊不断滴下眼泪,心中无比苦涩,无比失望,甚至已经绝望了。

  无名?

  卧槽,一大美人都不要,丢下她孤身一人,跑哪里去了,难不成还有更漂亮的?

  “哎,无名,你那时候去哪里了。”我转身询问一直在一旁不曾出声的白袍男子,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

  “在一处修习枪法。”

  “当时的确对不起语嫣。”无名叹息道。

  “继续看吧,了解所有记忆后我便将所有事情一一说出。”

  话都到这份上了,当然得识相点。

  良久之后女子停下哭泣,纤手擦着眼角、脸颊的泪水,便离开了河边。

  ....................

  此时在一个村子里面,到处都是石屋,每一座石屋都挂着一排排红色的喜字,一队迎亲队吹着喇叭,敲着锣鼓,迎亲队的是一群半人半妖,大部分都化形成了人类,但是却还留着一对角或者一条尾巴之类的,可这些并没有影响喜庆的气氛。

  几乎全村子的人都在,大部分都是半化形,但也存在着几位已经完全化成人类的妖兽,坐在屋顶上观看。

  “欢迎混沌大王!”忽然一道黑影从远处飞来,半妖们恭敬道,连那几位大能也点了点头,表示敬意。

  “轰!”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隐约看清楚。

  身长七尺八寸,黑色长发被松松绾起,冰蓝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高挺的鼻梁,红润的樱桃小口,一身蓝色的锦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靴后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比无名还要帅气。

  呃,无名就是我,我就是无名,不对,他跟无名完全没得比,一瘪三。

  “走,迎亲去。”混沌外表看起来冷冰冰,可没想到居然如此豪爽。

  混沌走在最前面带着迎亲队,大步走着,似乎迫不及待要见到新娘子。

  来到了一间比普通石屋大上一方的石屋,里面传来吵闹声:“不,我不嫁,我要等无名.......。”

  混沌就上前推开了门,那天的那位女子此时手握着一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威胁着一旁的父亲。

  见此迎亲队们都大吃一惊,这不肯嫁怎么还叫迎亲队,搞得氛围都有些尴尬。

  混沌试图劝说:“语嫣,那或许混小子早就死了,怎么还惦记着他。”

  “滚,你滚!”

  “枉我把你当哥哥看待,没想到你是这样的。”

  被称之为语嫣的女子大吼道,情绪越说越激动。

  “语嫣!”一旁的父亲怒吼道。

  “父亲,如若你人要将我嫁给他,我宁愿死去。”语嫣闭眼迎接死亡,用力滑动长剑。

  而混沌看到连忙出拳打出一股劲风,轰向语嫣。

  即便是妖兽,但也是一名弱不禁风的俏女,怎能抗住这等威力,被震飞在半空之中,长剑也被甩了开来。

  混沌一跃身上前接住语嫣,含情脉脉看着语嫣说道:“何必寻短见,既然不嫁,那么我便等到你死心那天。”

  二人在空中旋转着,翩翩起舞,如同旋转木马般,真以为自己把人家迷住了似的,你不知道人家语嫣怕晕吗?

  两个字,傻叉!

  ...................

  场景又一闪而过,这次依然在石村之中,可却没有了村子之前的喜庆,而是如同地狱,石屋不知被何种力量轰碎,哭泣声、惨叫声连绵不断。

  一大群巨兽疯狂屠杀村民,一些没有实力的只有等死,即便那几位化形妖兽,也依然护不住他们,因为巨兽的数量虽然不多,但是战力太庞大,每一只都拥有绿色妖气。

  这些巨兽便是业兽,仅有三头没有六臂,口吐业火,可是业火的颜色却和无名的不一样,是绿色的业火。

  此时一头凶兽大小如牛,外形却象虎,披有刺猬的毛皮,长着一对翅膀,对着这群业兽咆哮着:“业族,这里不是你们的地盘。”

  说完便扑向一头业兽,血口大盘咬了下去,活生生把一头业兽给撕了。

  业火却没有对凶兽起到丝毫作用。

  整个村子仅有一头凶兽和几位化形妖兽支撑着,战况并不好,因为只有凶兽对业火拥有免疫能力,其他几位都忌惮业火。

  整个石村硝烟和惨叫声不曾停过,时不时会有一团绿色的业火涌现。

  ................

  这次依然是石村,村子几乎被碾平了,也没有了妖兽,业火,凶兽,仅剩一偏土地,地上烧着一团业火,忽现忽隐。

  不久,一个人走了出来,此时便是无名。

  无名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傻了,完全不敢相信。

  村子呢?

  村民呢?

  语嫣呢?

  “语嫣!”无名对周围大吼道。

  “语嫣!”

  喊叫声不曾停过,如若这里有太阳,或许无名是从太阳升起时喊到太阳下山。

  “语嫣!”

  喊声没有停,可是人或许早已随着村子的劫难一同而去了吧。

  无名抱头蹲在地上懊悔,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才离开一年多,之前那其融洽冾的村民们何去何从了?语嫣也何去何从了?是谁将村子给湮灭了?

  一连串的疑问,一连串的迷点。

  无名半躺在一颗树上,红色的天空映在无名脸蛋上,一滴红色的眼泪流了下来。

  .......................

  画面一偏空白,停留许久后我无法忍受疑问向无名询问道:“完了?”

  “估计是三生石故障了,等等就好。”

  无名谈谈道。

  我:“。。。。。。。。。。。。。。。”

  “轰!”的一声,把我吓一跳。

  此时是在一处寒冰潭,寒气不断涌出,而无名手握一把墨蓝色长枪,被阴气环绕着。

  而刚才那声爆炸声是由一头稀奇古怪的猛兽控制水浪爆炸所发出。

  这头猛兽长相居然跟远古传说中的麒麟有几分相似,麋身,牛尾,狼蹄,鱼鳞般的皮,仅有一只角,角端长着肉,身体呈碧蓝色,和寒潭的颜色相仿,连同角也一样,身体庞大至极,高约数十丈。

  “水麒麟,我只是路过此地,为何拦路!”无名怒吼道。

  “区区一个人类竟敢嚣张。”

  “你问我为何拦路。”

  “好,我跟你说。“

  “我饿了。”

  这家伙果然是麒麟,可是身上却没有散发着妖气,难不成不是妖兽?

  如神话传说那样是一头神兽?

  可无名的话语打破了我的猜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