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白无常也挥着哭丧棒冲了上来,两面夹击。

  毫无空隙可以闪躲,前后受敌。

  “嘭”的一声巨响,无名被金光击中倒退几步,而白无常刚好到了身后,抬起哭丧棒往脑袋砸去。

  而无名迅速反应过来,翻身一脚劈下来。

  “嘭!”白无常再次吃泥。

  无名打趴白无常后又一个闪身出现在地藏王身前,拳打脚踢,而每一拳每一脚都被一道诡异的金光抵消,可是这样也熄灭不了无名的战意,反而越打越猛,每一拳都打出了劲风,而且劲风夹带着一丝业火和阴气,穿透金光沾到地藏王身上,燃烧着,可却对地藏王没有丝毫伤害。

  “阿弥陀佛!”

  地藏王再度念道。

  佛号将虽然无形,但无名却能见到一样,抬起手臂抵挡,“嘭!”的一声连退几步。

  “哼!”无名瞬间消失在视线中。

  忽然,地藏王身后出现一丝业火,一道人影窜了出来,是无名,手握着之前那位阴官的长枪,往地藏王脑袋劈下去。

  地藏王连忙抬起双手接住了长枪,又念道:“阿弥陀佛!”

  我去,你就不能换句台词,烦阿,老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腻不腻阿!

  佛音声音虽不大,但却发出了恐怖的气流,将无名整个人震飞。

  “施主,你打不过我的。”

  “呸!”无名口才完全不行,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挥舞着长枪冲了上去,不跟地藏王废话。

  可无名的枪法居然和赵子龙一模一样,几乎没有一点癖瑕,唯独不同的是气势,子龙的是霸道,而无名的却是精湛。

  反手挥舞着长枪一个影步闪烁到地藏王身后,横扫而去。

  忽然,一道白色身影冲了上来。

  卧槽,白无常这鳖孙怎么还没趴下去,居然还上来上去,哎嗨哎嗨。

  果不其然,无名能打白无常肯定是先打白无常的,直接跃身做出假招式劈下去,而白无常也傻乎乎抬起哭丧棒防御,长枪紧挨着哭丧棒时无名反手挥舞将力度都转移到了枪头,退回一步一刺。

  这是当年子龙秒杀红眼僵尸的招式,无名怎么会?

  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又他娘一个捣乱来了。

  一支巨大的毛笔“咻”的一声插在无名身前,挡住了方向。

  “这里是地府,不是你那迷雾之中。”说话之人就是阎罗王,没想到他也来凑热闹了,呃不对,这里本来就是他的地方,无名是闯入者,而且还是来杀地府官员的。

  “地府又如何,凭你们?”无名冷哼道,明显很不顺气,差点就能把白无常那鳖孙干掉。

  “一只杂种也佩在这里叫嚷。”白无常这家伙见阎罗王来了有支撑就开始装逼了。

  “找死!”无名骂完瞬间消失,下一秒便出现在白无常身后,怒劈而下,而阎罗王也被吓了一跳,仅是一眨眼的时间居然突破了他的防线。

  “嘭!”这一击力道很重,显然是被激怒了。

  好死不死,居然选择找死。

  不过这并没有完,无名在一个闪身,下一秒出现时长枪已经布满业火,往白无常直刺而去。

  “住手!”阎罗王被无名的举动给吓到。

  拔起毛笔凭空画出一个大字,战!

  原本用黑色的墨水画的“战”字完工之后,一道金光包裹着“战”,光速闪向无名。

  无名连忙停止灭杀白无常,挥舞着长枪抵挡“战”字,长枪挥舞着,而“战”字也不虚,逼得无名连退几步,勉强能支撑住。

  忽然,无名的右眼爆涌出一股恐怖的阴气,紧接着的是一道业火散放而开,浑身散发着阴气、业火。

  “那你看我这个杂种如何灭了地府!”无名爆呵一声,横劈而下,“战”字居然被劈成了两半,可这远远不止,无名再一个闪身出现在阎罗王身前,挥着长枪搏斗起来,每一下都溅射一丝业火沾到阎罗王身上,即使是阎罗王,也依然是鬼妖,业火依然对他造成恐怖的伤害。

  打斗不到十息,阎罗王便被打得连连后退,落入下风,无名每一枪都往死穴捅去,如若有一丝大意,便随时都会被无名给刺杀。

  "t酷6匠yh网‘7正)版首发

  地藏王也不是看戏的主,盘腿坐下,嘴里念叨着一些佛号:“阿弥陀佛南无喝呐怛那哆呐夜耶南无阿俐耶婆卢羯帝烁钵呐耶菩提萨陀婆耶摩诃萨陀婆耶摩诃迦卢尼迦耶谙萨皤呐罚曳数怛那怛写...............。”

  佛号在无声无息之间削弱着无名的业火、阴气。

  阎罗王此时衣衫破烂,头发凌乱,连那支毛笔也被削的破破烂烂,满脸惊恐。

  本是地府霸主今天居然被人削成这样,简直不成体统。

  可是却也无奈,技不如人。

  紧接着也来了三位穿着和阎罗王有几分相似的王,应该是十殿其中的三位,不过着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居然有一位是女的,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白暂无暇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反正是一个直男都会喜欢,除非你是弯的。

  唯独美中不足的是,身上有着一股帝王之气,虽然没有见过武则天,但应该不比武则天差多少。

  三位迅速加入战圈,此时往生栈门口已经被轰得破烂,大部分都是白无常撞坏的,该他出钱修。

  无名见多了几位敌人,依然面不改色,挥舞着长枪于他们大战。

  来的那三位殿主看起来除了女的那位,其他的似乎并不太行,因为他们根本挨不住无名的一枪,而且还是在地藏王的佛号削弱的无名。

  不过那位女的殿主却无比猛头,仅是空手和无名打斗,每一拳都会向无名一样打出劲风,时不时劲风互相碰撞,发出爆炸声。

  此时往生栈里面的鬼魂都已经跑光了,仅剩一些不怕死的在看戏,就连那位艳妇都已经跑没影了。

  “施主,这样打下去你也赢不了,我们也赢不了。”地藏王劝说道。

  无名退一步找出空隙回答道:“除非白无常死,否则免谈!”

  “可是必安并没有将你师傅赶尽杀绝。”地藏王没有放弃,依然选择劝说。

  “不用多说,战吧!”无名说完便抬枪冲向那两个废物殿主。

  一跃身耍出枪法,而剩下的阎罗王和那位女殿主连忙上前支援,但速度无法与无名媲美,毫无办法。

  而那两位殿主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气势并不输于无名,咬牙硬接住这一击,但也是徒劳,被长枪压着跪了下去。

  无名抬起长枪,再度一劈而下,倒海翻江般将其中一位殿主打飞,这时阎罗王已经冲了过来,快速画出了一个“锁”字,轻轻一点就飞向无名,女殿主就和另外一位殿主围殴无名,虽然看起来像围殴,可却没有从中看出无名落下风,反而时不时会有劲风将女殿主的龙袍割破。

  而无名却没有察觉“锁”字的偷袭。

  “锁魂阵!”

  “锁!”阎罗王在“锁”字紧靠着无名时大吼道。

  一个暗金色光圈迅速将无名捆绑住,一时失去平衡力倒在地上,试图挣脱这个光圈,可是却越挣脱锁得越紧。

  而女殿主也趁势冲上来一个扫堂腿,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出来,不过此时我虽然可以欣赏,但无名可没那闲工夫,连忙滚动身子躲过去,一个翻身起来,抬脚往女殿主脸蛋踢去。

  别踢阿,人家可是大美女,俗话说的好,打架不打脸阿,就算你不会怜香惜玉也得给别人怜香惜玉的机会阿,不然把人家打毁容了就不好了。

  可是这只是我的自言自语,无名根本听不到,也没有停下来。

  即使是殿主也会爱美,当然不肯被打脸,连忙后退,试图躲过去,可就算无名被绑住手了,但那鬼魅般的速度是靠脚的,俯身一个扫堂腿叫女殿主绊倒,再一跃身劈腿而下。

  “嘭!”

  又一个吃泥的。

  随后无名将目标转移了回来,杀死白无常就足以。

  白无常也感觉到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下一秒右侧一丝业火出现。

  “砰!”的一声白无常被踢飞,紧接着半空中又是一丝业火闪烁,这次是手臂,一拳打向白无常的胸口,砰的一声倒飞。

  此时的无名居然挣脱了,不止挣脱,无名身上居然散发着妖气,而且还是绿色妖气。

  原本右眼是紫色的瞳孔,而此时居然是红色,如同一个大魔头一般,业火之中夹带着阴气、妖气,可他却是一个人类,这已经超乎了阎罗王他们的认知。

  “你到底是何人!”阎罗王被无名的突变吓到,一开始仅以为是从迷雾之中出来的化形妖兽,可是在打斗时却发现是人类,本是人类拥有业火已经让阎罗王够吃惊了,没想到居然还拥有妖气,而且还是绿色的。

  “何人?”

  “我也想知道我是何人!”此时如同大魔头般的无名理智并没有丧失,仅是形象变得偏离了人类。

  “我知道你是何人!”地藏王停下念咒,温和说道。

  “你知道?”无名似信非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