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前世今生{三}

  银眼僵尸再次消失,下一秒便出现在子龙身后抬拳冲向后背。

  “嘭!”子龙迅速反应过来反身拿着长枪抵挡,轰出一声巨响倒退几米外。

  银眼僵尸不给子龙喘息的机会,一个健步冲上来就是拳打脚踢,每一拳都打出了一道劲风,震的子龙连连后退,毫无招架之力。

  越打越猛,拳风已经带动了尸气,此时的银眼僵尸已经慢慢熟悉,不久之后就会完全进阶红色尸气,而子龙却片体鳞伤,手臂一直在发抖,连紧握龙胆的力气都没有了。

  仅且一丝力气撑住身体不倒下,银眼僵尸连给予子龙说遗言的时间都不给,再次冲上去,一把掐住子龙,冷笑道:“哎,昔日的武神呢?”

  “为何被我打得连狗都不如了?”

  “送你上路吧!”

  ..........

  场景逐渐模糊,变再次转换了过来。

  草,断片阿!

  忽然,一道模糊身影也相继而现,白袍男子!

  “刚才那段记忆是赵子龙,赵云,是我的前世,而我便是你的前世。”

  “呃,好乱。”

  “继续看吧。”

  此时是在一片迷雾之中,无声无息,刚开始还以为又断片了,后来传来了婴儿的哭泣声,稚嫩的嗓子:“哇..............哇!”

  我顺着声音的方向去找寻,终于在一个草丛之中发现一个赤身的婴儿,是一个男孩,见婴儿孤身一人哭泣,于心不忍上前试图抱起来,可是居然穿了过去。

  卧槽,差点忘了我触碰不到他们,只好无奈的蹲在一旁看着婴儿,而白袍男子却笑了笑,发自内心的笑。

  良久之后,一只高达四米,长度大约七米,三个脑袋,每一只脑袋上都有一双红色眼睛,浑身散发着紫色的火焰,业兽!

  业兽俯下身子,血口大盘,似乎想吞掉婴儿。

  婴儿此时居然不哭了,对着业兽笑,是天真无邪的笑。

  停下了动作,开始犹豫。

  婴儿边笑边伊娃伊娃着,不知在说甚,突然脱口而出:“妈妈!”

  “妈妈......伊哈......妈妈......妈妈......。”

  婴儿笑得灿烂,短小的双手挥霍着。

  业兽犹豫小会后幻化成了一个中年妇女,俯下身子将婴儿抱了起来,惋惜道:“妈妈?”

  “那么我姑且当一回妈妈吧!”

  .......................

  又变化了场景,这次是在一间石屋之中,而人物依然是上次那个中年妇女,此时的婴儿已经长大成少年,合着子龙少年时一个样,毫无疑问,长大后铁定和我一模一样。

  不过此时少年躺在一张石床上喘着粗气,一丝丝残魂从少年体内散出,而在一旁的中年妇人焦急道:“怎么会消散如此之快。”

  “不行。”

  “孩儿,你一定要撑住,我很快回来。”

  交代完之后中年妇人急匆匆走出石屋,仅留下少年一人躺在床上,少年的胸口处印着一道抓痕,抓痕上飘着业火,正侵蚀着灵魂。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而少年的灵魂也在流失,三分之一的灵魂已经消散,频临于魂飞魄散的边缘上。

  终于,石门被推了开来,中年妇女捧着一朵紫色花朵走了进来,花瓣上散发着浓郁的阴气,瞬间石屋中弥漫着阴寒之气。

  中年妇女坐到床边,轻喝一声将花朵捏碎,敷在少年的伤口处,阴寒之气便和业火互相排斥,青烟连连,如同两头猛兽在碰撞。

  可是仅一丝业火怎能敌过如此浓郁的阴气,不到半息时间,业火被阴气吞噬精光。

  业火是被清除了,即使少年脱离了火焰的煎熬,又使少年跌入了寒冷的冰谷。

  阴寒之气迅速蔓延,身体上透析出一股股阴气,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冰霜,蔓延着少年的躯体,疯狂得入侵心脏,中年妇女见此大惊,伸出手掌按在少年胸膛,业火从中年妇女手掌中散出。

  业火再度与阴气相碰撞,少年时不时会因为碰撞所产生的疼痛轻哼,但经受太多疼痛已经失去了意识,灵魂也逐渐消散。

  这时中年妇女才发现,此时少年的灵魂早已消散了四分之二,剩下的灵魂无法巩固,已经开始步向了魂飞魄散。

  再有几分钟灵魂便会消散于世间,到时仅剩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

  可中年妇女怎能让少年就此死去。

  犹豫半刻之后,低下头亲吻着少年的嘴唇,但,这并不是情侣之间的暧昧,而是母亲舍命救子。

  诡异的气流从中年妇女嘴中吐出,流进少年的身体,每一道气流流进少年的身体,那即将消散的灵魂却奇异般恢复,可是却不是恢复成原本的样子,而是多了一重灵魂,兽魂。

  原来中年妇女是将自己的灵魂割舍给予少年,紧接着少年的灵魂逐渐和兽魂融合,而中年妇女的灵魂却在流失,原本红润似桃的脸蛋已经面无生气。

  浑身力气尽无,仅剩着一道意志所支撑。

  时间流逝不等人,某些至亲或许已经不再。

  当少年醒过来时,一具冰冷的尸体趴在石床,中年妇女已经死去了,安然无息的离开了。

  “母亲!”少年感受到中年妇女的温度,眼泪不断涌出,从此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任何亲人。

  少年抱着中年妇女失声痛哭。

  而右眼瞳孔颜色逐渐变紫,时不时会飘出业火,业火之中夹着一丝阴气。

  许久后,少年停止了哭泣,将中年妇女抱起,走出了石屋。

  .................

  “你是何人!”

  一声大喝将我惊到。

  此时少年已经蜕变成了白袍男子,气势虽然比不上如今,但却不差于几分,身穿白袍,紫色的瞳孔给予一种怪异的感觉。

  说话的是一位阴差,不,应该是阴官,因为他头上戴着一顶乌纱帽,手拿着一只毛笔。

  “在下无名,叫白无常滚出来!”白袍男子气势并不输于阴官。

  “竟敢在地府如此无礼!”

  “找死!”

  阴官收起毛笔凭空变换出一把长枪,跃身上前捅向无名。

  一丝火焰残留在无名之前所在的位置,而他已经出现在阴官身前,抬手一拳打向阴官胸口。

  “嘭!”的一声,阴官直接被打散了灵魂,连惨叫声都没有。

  “当初修习影步时,师傅曾说过。”

  “我若成佛,天下便不可有魔。”

  “但,我若成魔,佛奈我何!”

  说完又是一丝残火消失于此。

  一闪而过,此时无名居然来到了往生栈,在客栈门口大喝道:“白无常你给我滚出来!”

  “何人在此喧哗!”居然是之前那位艳妇,手里依然握着一条长鞭,不过看起来年轻不少。

  无名这次并没有多说,依然是留下一丝火焰消失,突然,鬼魅般出现在艳妇身前,抬起拳头往脑袋打去。

  “砰!”一道金属声鸣泣。

  白无常推开艳妇抬起哭丧棒抵挡,被震得连退几步才稳住身形,惊愕道:“我可未曾惹到高人你?”

  “不知你此行为何事?”

  “你可曾记得斩杀过一条火狼!”无名说完再度消失。

  “轰!”白无常突然倒飞几米外,紧接着又是一声响,再度倒飞。

  “慢着!”

  白无常被如此恐怖的速度惊吓到,连忙喝道。

  “那条火狼自己闯入半步多,滥杀鬼魂,所以才将它斩杀的。”

  “但是,我师傅是被你斩杀的!”无名确认凶手后力度和速度都比之前增大了几倍,开始下死手了。

  手掌凝聚出一团业火,包裹着拳头,一度闪身来到白无常背后,往脖子一砸。

  “嘭!”白无常整个身子坠入地表中。

  mM酷、r匠网?永E久●}免FS费W看…小3U说Y)

  紧接着是凄惨无比的叫声:“啊!”

  “业火!”

  “啊........啊!”

  “地藏王菩萨救命!”

  白无常被业火烧的在地上打滚,而无名也停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让白无常尝试百般煎熬好比给他一个痛快,抬起头看向红色的天,仰天大叫:“师傅!”

  “徒儿为你报仇了!”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声音不大,但却如同直接穿透过无名的心脏一般,而白无常身上的业火也被佛号给震灭了。

  “谁!”无名四处张望,试图找寻是何人出手。

  “施主不知为何要取必安的性命。”远处走出一位和尚,十分熟悉的场景,那是我差点弄死白无常时的那个和尚,地藏王!

  “佛,哼!”

  “如今我已成魔,你能奈我何!”

  地藏王阻止无名杀白无常将他激怒,就是杀红了眼,直接踏出影步闪烁而去抬拳往脸上打去。

  “嗡!”突然一个光圈将地藏王罩了起来,无名刚触碰到便被震飞,倒退几步。

  无名哼的一声再度冲上去,这次站稳脚步挥舞着拳头猛轰光罩,不出一会便出现了裂缝,再有几圈就会被无名给轰了开来。

  地藏王闭眼再次念出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而无名却没有伤到分毫,仅是被震了一下,地藏王便伸直手臂,摊开手掌,再次念道:“阿弥陀佛!”

  一道金光从地藏王手掌中散开,“嗡”的一声,飞向无名,与此同时,无名也将光罩给轰碎,跃身上前抬拳打向地藏王,金光突然汇集成了一只手掌,飞向无名。

  卧槽,如来神掌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