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醒来时来到了一间客栈门口,上面写着“往生栈”。

  周围长着许多参天大树,每一刻都有几十米高,而且这里的场景都白灰灰,如同那些黑白电影一样。

  突然,一道惊吼传入我耳中:“唉,那小子在哪杵着干嘛呢!”

  一个身穿粉色透明纱的妇女拿着一条鞭子走了出来,三十来岁,化妆浓的比鬼还恐怖,我看着她拿着武器,连忙上前答应道:“呃,请问这是哪里?”

  “我看你还没领取鬼心的吧!”这妖艳妇人的声音即尖又细,刺的我耳朵痒不停。

  “什么东西?”我疑惑道。

  “又一新人,哎,这里呢,是人过了头七就会来到的地方,然后在这里住上半个月。”

  “让你们这群死鳖孙回忆人生之前的点点滴滴。”妖艳妇人指着客栈里面的鬼魂骂道。

  “也可以给自己的亲属托梦之类的,过完这半个过后便送你们到地府,进入轮回投胎。”妖艳妇人时而喜时而怒,完全摸不清,看不透。

  “也就是说我死了?”我少许有些悲伤,但也能猜到,当时都被打喷血了,右手不知道是不是废了,腿也是,本来还以为会残废之类的,没想到居然死了。

  话说已经过了七天,那么家里人怎么办,他们应该很难受吧。

  “不过嘛,你好像还没有死透。”妖艳妇人仔细打量着我,妩媚的说道。

  “那就是说我能还阳?”我激动道,能活着当然比死好多了,你看客栈里面那些鳖孙,咸鱼,一副等死样,我坚决不做那些咸鱼!

  “不能。”妖艳妇人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你可以去询问白大人,不过他也不会理你,真以为是谁了。”

  说完便扭着大屁股走回客栈里面,往楼上去了,还不忘对我喝到:“别他妈杵在门口,晦气!”

  白大人?白无常!

  T酷匠(网正|版首发U、

  这才几天,我又回到地府来了,噢不对,这里还不算地府。

  一个人站在门口陷入沉思,数不清的鬼魂陆陆续续进出客栈,与我擦肩而过。

  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该干嘛,只好走进客栈里面,找了个比较寂静的地方坐下,再度陷入沉思,不知该怎么做,那位妇人说我还没死透,也就是说能还阳,但是却要白无常批准,如果去找他铁定被打个魂飞魄散,上次那仇都还没结。

  周围这些鬼魂都捧着一根像玉米一样的东西在狂刨,跟一松鼠似的,而且还吃的津津有味,咸鱼果然是咸鱼,你也不看看我,口水都流了出来,你们还吃吃吃。

  忽然,门口走进一个熟悉的白影,白无常。

  我连忙地下身子借着桌子遮挡,要是被他见到就死了,以他的脾气,不把我送进地狱“享受”都谢天谢地了,可是,他居然往我这里扫了一眼,草,出事情了。

  果然,咧嘴一笑,笑的是多么阴险,走了过来,显然是冲着我来,那些鬼魂连忙让路,有的甚至连“玉米”都扔了,退到墙角边,依然是那道尖到刺耳的声音:“好久不见阿,怎么蹲在这里。”

  “躲谁,躲我吗?”白无常笑意深长的看着我说道。

  “当,当然不是,我鞋带松了。”见白无常发现了连忙站起来,尴尬道。

  白无常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道压在我身上,双腿不由控制般要跪在地上,膝盖好像被地板吸住一样。

  左腿承受不住跪了下去,但也仅此一秒,跪下一秒后便给我了喘息的机会,再度站了起来,突然,另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道再次压在我身上,整个身子连站都站不稳,被压着半蹲了下去,双腿也在发抖,地板上已经出现裂痕,是被力道压出来的,如果再有稍息,估计我会被压扁了。

  正当我的腿已经弯曲下去,仅差十公分左右边碰到地板,一道惊吼喝住了白无常:“谢必安你敢!”

  白无常震住了一秒,脑海中响起:“踏出影步,每一步都要使上阴气。”

  白袍男子?

  我没有半刻犹豫,因为差点给人家跪舔了,凝息屏气,每每踏出一步,都会有一种气流爆放出来,把桌椅都震飞几米外。

  直径往白无常闪烁而去,这时他才回过神,满脸惊恐:“你......你..。”

  “影......影步?”白无常见我踏出了步法,神色慌张,转身要逃,这时才想起自己是被阎罗王差遣来找一个叫张晓飞的鬼魂。

  影步?原来这变态神技叫影步,好名字!

  我没有理会他的惊慌,上前就冲他胸口去,“嘭”脚上的阴气碰到白无常时所产生的气流比之前的更加狂,而且不再是透明色,而是绿色的。

  紧接着白无常被踹飞了开来,见到绿色的气流眼神更加恐惧,连忙解释来意:“停,停手,我是阎罗王派来找人的。”

  “我找你麻痹!”还找人,刚才叫你爹跪现在你爹打你就说找人。

  再度踏着影步冲了上去,翻身一脚踢向他的脸,拳头也不曾闲下来,手脚并用,手臂横扫向他,身体形状变成了一个F型。

  再一次“嘭”的一声巨响,刚才和现在这一击完全是天壤之别,白无常撞飞了好几张桌子,一些不幸的鬼魂被撞到,充当了白无常的垫子,生不如死,这下椅子凳子压坏了居然有烟出来,搞得四处都是烟雾。

  这一击过后我没有再次冲了上去,而在询问白袍男子:“这影步之前我使用的时候膝盖。”

  话还没说完声音再度响起:“影步对人的身体有很高要求,我并没有叫你无时无刻都使用。”

  我无言以对,之前是谁叫我记住每一招每一式的,这下子居然说没有叫我用,耍猴呢,不对,我不是猴。

  刚想回话那个艳妇便从楼上走了下来,眼珠子都凹了出来,完全不相信眼前的场景,这里可是她的地盘,仅仅上去补个妆的时间,客栈就被人拆了,这还有天理?

  艳妇暴跳如雷,一个翻身从楼上跳了下来,落入烟雾之中,一声尖叫传遍整间客栈:“啊!”

  烟雾如同有生命一样,叫声响起时也逐渐消散开来,两道人影模糊出现,艳妇此时站在白无常的背上,脸色慌张,语无伦次,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大概是道歉之类的,白无常可不吃这一套,反手一把抓住艳妇的美腿,往地上一扔,“轰”的一声,艳妇整个人被插进了地板里面,我去,这是要体验吃泥的乐趣阿。

  白无常本来就被我打了一顿,怒气都还未消,这下子又被艳妇踩了一脚,于是将所有怒气都往艳妇身上发泄,先是送她吃泥再然后就一个飞毛腿将她踢回了楼上,才得以舒心。

  “影步那里得来我不追问。”白无常脸色原本就苍白,这下子因脸面更加白了,不过依然能说得振振有词:“你可是张晓飞?”

  “白演员果然名不虚传阿,在下佩服佩服。”我刻意刁难道。

  白无常脸不青面不红说道:“你可是张晓飞?”

  “正是。”

  “阎罗王命我将你带去。”

  “他为什么不来?”

  “你.....你。”

  “好,带路吧。”我一副上司的样子上前拍了拍白无常的肩膀说道。

  白无常瞪了我一眼,但也不能怎么样,他只是奉命办事,不过之前并不知道我叫张晓飞,只记得我的样子,所以才打了起来,如果一开始知道我叫张晓飞,估计也不会打起来,因为阎罗王可是命他将张晓飞这个鬼魂完好无损带到。

  便晃着身体走出了客栈,我也连忙跟上去,客栈里面的鬼魂还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些残魂,要是刚才自己不好运被撞到,那么眼前这些残魂可能是自己。

  出了客栈我目瞪口呆,一架直升机停在了门口,是单旋翼式,比人间那些直升机还要华丽,白无常爬上直升机后挥了挥手,我也没有犹豫,紧跟着跳了上去。

  坐上去后觉得这直升机实在太帅了,而且我这是第一次坐飞机,虽然是死人了,不过没有关系。

  白无常坐在一旁一声不哼,也是,刚才还被我揍了一顿,现在没有把我从高空扔下去都要谢天谢地了,还想要跟他说话。

  这一过程很枯燥,除了直升机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响起过任何声音。

  路过了很多地方,那些地方就像人间一样发达,密密麻麻的鬼魂,数不清的车子,高楼大厦都不在话下,每一个城市都隔着一大片森林,并没有紧挨着,而且我能看到比较偏远的地方,那些地方布满了烟雾,浓郁到了一定程度,完全看不清里面有什么,可是却觉得很亲近,似乎我进过里面。

  直升机缓缓下降,来到了一栋别墅之中停下,我和白无常便要步行到阎罗王哪里,哪里是那里我也不知道。

  随后便带着我来到了一个亭子,亭子矗立在一个湖面,亭子里面有着两张石凳和一张石桌。

  一位身穿龙袍的男子坐在里面,倒着茶,观看着湖面的风景,悠然自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