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光“咻”的一声射向头颅,头颅也居然离奇般挪了一下位置,躲了过去,即便没有对头颅造成伤害也给了茗阳一丝提醒,他便俯身躲过了头颅,一把揪住头发往地上一扔,紧接着的是无头尸煞的横扫,这次无法躲避被扇飞,飞到办公桌上,一口鲜血从他嘴中吐出,而厉鬼也不给茗阳喘息的机会,兴奋的叫嚷着,扑向茗阳,此时的他无力在抵挡。

  我连忙踏出诡异步法,这次刚踏出居然感觉到骨头的疼痛,不过并没有太大感觉,没有理会这些小事,瞬间来到茗阳身前,竖起中指往厉鬼鬼门上一点,伴随着的是她的惨叫,因为我的手指上还有血呢。

  “怎么回事,还可以分成这样玩?”我看到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一只厉鬼,一具无头尸煞,还他娘一个头颅,开玩笑呢。

  茗阳表情狰狞,显然是刚才那一击很重,声音有些颤抖:“阻止厉鬼进尸煞身体,不然成就一只鬼尸就麻烦了。

  “草,怪不得。”我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仨东西,鬼尸只是在唐朝出现过一次,那时候一个三百多人的村子几乎被屠村了,仅剩一俩个人,鬼尸是尸妖其中的一种,堪比蓝眼僵尸,但是智慧却低下,所以仅仅拥有武力却没有太大的智慧,鬼尸形成条件谁也不知道,因为在历史上仅出现过一次,无人得知如何形成。

  “不一定是鬼尸吧。”警惕的盯着眼前这仨,询问道。

  “八九不离十了,即便不是鬼尸,尸妖这是肯定的。”茗阳眉头紧皱,的确,尸妖那也不简单。

  话还没说完,无头尸煞捡起地上的头颅,场面毛骨悚然,把头颅放到脖子上,那些腐肉居然诡异般的连合起来,逐渐连接好头颅,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笑容。

  居然合体了,卧槽,而且还没完,紧接着,厉鬼缓缓飘到尸煞后身,突然,茗阳拿起一把桃木剑,一跃身,刺向尸煞的脖子。

  尸煞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毫不在意桃木剑,剑尖已经离脖子不到十厘米,突然,剑尖刺到了脖子,可是居然硬生生把剑给顶住,茗阳一脸惊讶,突然,“噼啪”的一声响,桃木剑断了,尸煞张手抓向茗阳的手臂,他迅速反应过来,连忙后退躲避。

  “我的家伙呢?”我按耐不住询问道。

  “哪里。”茗阳指了一下,妈的,居然在尸煞旁边,这怎么拿。

  说完后茗阳闭上眼睛,掐了一个手决,这手决极为灵活,指灵腕松,端腕齐胸,节目缠绕,环环紧扣,诀运心到,变换无穷。

  复杂无比的手决他仅用几秒钟掐好,突然,茗阳的手臂布满阴气,阴气不比厉鬼的弱,甚至比它的还要浓郁,这是怎么回事?

  刚想问他,茗阳便冲上去和尸煞搏斗,有了阴气的加持,茗阳的手臂力度很大,每一拳都把尸煞打得连连后退,我趁这机会迅速滚到背包旁,拿出青釭剑。

  突然,一道阴风射向我,这次的阴风可不像平常那些只是当做气场的,而是拥有杀伤力,一个滚身躲了过去,此时尸煞和厉鬼分别被我们俩拖住,没有办法实行还魂。

  还魂和回魂不是一码事,回魂是指一些鬼魂被阴阳先生或者道士招魂回来,而还魂是指灵魂回到尸首之中。

  我抬起青釭剑追着厉鬼砍,没一下能砍到,安奈不住便拔几根头发,念道:“一赦,乾卦统千兵!”

  虽说一赦威力小,但水滴能穿石,即便威力小,红光多了也射死她。

  果不其然,厉鬼被几道红光射到,惨叫一声便跌倒在地,我赶忙踏出步法冲向她,膝盖再次传来疼痛感,两腿差点跪在地上,便止住脚步,用剑身撑着身体,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汗水一下次溢满了脑袋,是被疼出来的。

  厉鬼趁此机会射出几道阴风,连忙抬起剑身去挡,即便如此还是被一道射中左手,阴气入侵的滋味真他娘难受,如同一下次吃十条冰棍一样,寒冷无比。

  u看1e正$版章/B节#上酷1$匠网

  一瞬间不知所措,厉鬼趁势张牙舞爪扑向我,忽然,冰冷的感觉消失掉了,左手一股子阴气散了出来,估计是业火干的好事。

  有业火在体内估计任何阴气或煞气之类的都无法入侵我的身体了。

  反手一横扫,厉鬼被我的举动震住,连忙后退,再次飄到半空中。

  妈的,对付鬼不是我的专利,尸煞这类的才是,必须换人了。

  “草,老阳,换人。”这厉鬼飘来飘去,烦死了,茗阳也不怠慢,一拳打飞尸煞,一个跃身跳到厉鬼旁边抬手就是一拳,而我就趁此机会踏出步法闪到尸煞面前,一刀往它脑袋砍下去,尸煞灵活躲过去一脚踹开我,而茗阳也一把抓住厉鬼左勾拳打向她的脸蛋,惨叫一声便整个鬼飞了出去,可是,居然飞向尸煞,这是什么情况。

  我连忙爬起来想要阻止,茗阳也冲了过来,可是依然差一点,厉鬼诡异般进入到尸煞的体内,缓缓闭上了眼睛,紧接着尸煞的煞气,厉鬼的阴气,竟然消散了。

  我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尸煞,失败了吗?

  这玩意会失败吗?

  茗阳没有因为尸煞的举动而停下猛攻,冲上去一拳往尸煞脑袋打去,即将触碰到的时候,尸煞一把抓住茗阳的手臂,眼睛睁了开来。

  “吼!”野兽般的嚎叫从尸煞嘴中脱出,一股戾气也伴随也出,另一只手瞬间掐住了茗阳,我完全没看清楚是什么时候动了,原本还定住的手臂,下一秒便掐住了茗阳。

  直接将茗阳提了起来,我赶忙踏出步法冲上去,忽然,刚踏出一步膝盖就传来一股疼痛,就好像骨头四分五裂,承受不住便停止步法,两腿发抖的站着,汗水顺着脑袋滴到地面上,清晰听得到骨头的碎裂声。

  什么情况?

  咬牙裂齿硬抗着再次踏出一步,疼痛感缓减了不少,不过速度大打折扣。

  突然,茗阳眼中射出一道橙色的光线,即唯美又暴虐,直接把尸妖的胸口射穿一个大洞,表情狰狞不已,好像在表达很疼,一把甩开茗阳惨叫,声音并不像惨叫,如同老虎狮子在宣战一般,震耳欲聋。

  茗阳被甩向我这来,连我也被撞倒,此时他的左眼不再是黄色,而是血液淹没了整只眼睛,顺着眼角流下,气息急促无比。

  刚才那道光束是阳眼的威力,手札中果然没有说错,的确可以跟火箭筒一拼,可是后遗症就大了,茗阳的左眼已经暂时性失明,不知要何时才会重获光明。

  “草!”茗阳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水骂道:“这样都射不死。”

  “逃,打不过了。”双腿这时抖得比之前还要厉害,使我没有底气再战,焦急道:“实在不行有没有什么两败俱伤的阵法之类的,拼了。”

  茗阳的身子也是一抖一抖,绝望的笑道:“没有。”

  “你如果能给我争取五分钟,可以一搏。”茗阳眼中闪烁着坚毅,一种不到最后绝不放弃的精神。

  “草,拼了。”我推开茗阳站了起来,两腿依然发抖,疼痛也连绵不断,握着青釭剑盯着尸妖。

  忽然,尸妖瞬间出现在我面前,伸出右手捅向我的胸口,连忙抬起青釭抵挡,一股重力压着剑身,一只手抵挡不住另一只手连忙搭在剑身,使劲全身力气抵挡,手臂上的青筋裸露出来,即便如此,力度依然无法相提并论,尸煞的左手往我打来,一个半蹲缓解了尸煞右手的力度摆脱出来一个横扫切向她的肚子,可是这次尸煞没有倒退,而是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一拳往胸膛打来,胸口感觉是被汽车撞了一下,整个人倒飞出去,一口血液忍不住喷了出来,“嘭”的一声撞到办公桌上,右手撞到桌子角上,痛不欲生,青釭剑从手中脱落。

  骨头短裂的感觉让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疼痛不已,惨叫声不曾停过,捂着右手在地上打滚,力气已经使不上来,无法活动,仅剩下手指能勉强蠕动。

  这次真的不能打了,手和脚都已经废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皮逐渐沉重,时不时腿还会抖动,每每抖动一次疼痛便刺激我,使我清醒过来,血液不断从嘴中涌出。

  心中一直浮现着家人的画面,被倾雨送进医院的场景不断浮现,老妈所煮的美食也不曾遗漏,老爷子常与我讲故事的场景,吴叔教导我武术的场景,老爸那和蔼可亲。

  这就是临死前的回忆吗?

  此刻仿佛看到了死神再向我招手,身体已经跨了,毫无反抗之力,如一位任人宰割的猎物。

  尸煞再度冲上来,即便将死之人都不放过,我闭上了眼睛,迎接死亡。

  “天雷地尊,日月照明,神兵天降,符至则行,急急如律令!”眼皮已经垂了下来,没有任何力气睁开眼睛看向谁在念咒,慢慢的,打斗声响起,惨叫声也连绵不断。

  逐渐减小,意识渐渐模糊,声音便消失了,眼前一偏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