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反应过来往阵法内部一扑而去,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随着女鬼咯咯咯的笑声,她伸出了手,这条手臂伤疤痕痕,做出一个鹰抓般的手势,而我整个人居然被提在半空中,呼吸困难,一道无形的压力紧掐着脖子。

  女鬼反手一挥,整个人往墙边飞去,后背感觉到一股火辣辣,紧接着的是一阵千刀万剐般的疼痛,趴在地上心有余悸的看向女鬼,如果再来一下我的腰可能会断,因为此时腰部一直要散架一样,使不上力气。

  折腾一下后便张牙舞爪扑来,那手指甲被走道上的灯光照亮,反光出一丝青色,长达十厘米,这次可不是梦境,要是真让她插进来不死也残。

  强忍疼痛翻身一躲,再次往舌尖那刚愈合的小口子咬去,一股子血腥味,这下子腰疼加舌头疼,有我受了。

  一口往她吐去,“嗞”,她那丑陋的脸蛋冒气青烟,腐烂着她的每一寸沾有血液的皮肤,使得她丑上加丑了。

  跪在地上捂着脸凄惨的叫,试着用手去碰,可惜手一碰到便会沾到血液,手掌也少许被腐烂掉,但不碰又疼痛无比,女鬼便碰一下缩了一下,怨恨的盯着我。

  这时必须得争分夺秒,我迅速滚回阵法内,才放下心来,女鬼惨叫稍息后再次扑火而来,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哥有阵法呢。

  还没触碰到我便被阵法弹了开来,可不服气,再上前,依然被弹飞开来,屡试屡败,便放弃解恨,往茗阳那边而去。

  茗阳悠哉的看着女鬼,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女鬼没有笑意长存或者先戏耍一番,直接张牙舞爪的扑向茗阳,依然被一道红光弹飞,便又往我飘来,再次被弹飞,俩边都搞不了,定在半空中怨恨的盯着我们俩。

  突然,我想到了一个法子,缓缓抬起手来,伸出阵法外,挥了挥手,女鬼见我的手臂在外面,便飞扑而来,我迅速伸了进来,女鬼因扑的太快惯性般停不下来,往阵法撞了上来,再次被弹飞,这次可不仅仅像之前那样飞出一俩米,直接从我这个牢房飞到茗阳那边的墙边上。

  茗阳见此也学着我,伸出一只脚调戏道:“来来来,这儿呢!”

  女鬼即便是鬼也有脾气,当然无法忍让,可是后果还是一样,弹飞。

  而我和茗阳百玩无赖,不停的调戏着女鬼,终于在我们的调戏下,离开了这里,去其他地方寻找猎物。

  “哎,怎么办?”我见女鬼离开去杀其他人心里有些不忍。

  茗阳摊了摊手:“没办法。”

  “等,等老黄来求我。”

  茗阳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毕竟盘腿坐了将近三小时了。

  女鬼离开不到五分钟,便传来凄惨的求救声,老黄惊恐的跑来这里打开了茗阳的牢房,衣衫褴褛,头发乱七八糟,脸色煞白,惊慌道:“求....求命,大......。”

  话还没说完,那具无头尸体就出现在老黄的身后,一把抓住他,清晰看到尸体的手指甲扎进老黄的手臂,疼的他直冒汗,茗阳见此站起来往尸体上一脚踹去,整个人倒退几步,可是尸体纹丝不动,便咬破手指推开老黄往尸体胸口点去,我去,这孙子,即便人家是尸体那也是女的阿,你图谋不轨阿。

  点上一丝血液后尸体便放开老黄,定住几秒便倒在地上,估计是挂了。

  老黄手臂留着血液,并不是鲜红色,而是带有一丝漆黑,那是尸毒,而且还有煞气,茗阳也看出来扶住老黄询问道:“我的箱子呢,尸毒攻心你就死定了!”

  “在....在,在办公室的保险箱里。”老黄疼得满头大汗,连声带都颤抖着:“密.....密码,是一...一三九。”

  说完便昏迷过去,不省人事,即便茗阳如何叫嚷。

  “你看着他,我去拿家伙。”茗阳将老黄的钥匙抛给我,将他扶进阵法内便往外边去了。

  我捡起钥匙开锁,来到老黄身旁,此时他的嘴唇发黑,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而且有几条血管隐约变成了黑色,估计等不到茗阳取出箱子再回来了。

  即便箱子拿来也没符咒了,还得画,老黄可等不及,一条人命即将在我面前丢失,这令我陷入深思。

  老黄虽然人品不好,脾气冲,还打过我们,但是那也是人命,手札中都说过学道必须要有救人之心。

  可是我该怎么救,既没有家伙也没有符咒,清除煞气的符咒我又不会画,只能干等茗阳,那样估计老黄熬不过,因为之前那次尸煞茗阳被抓伤画一张符咒都用了十几分钟,十几分钟足以要了老黄的命。

  上次?上次我好像也被尸煞抓伤,可是伤口并没有煞气,应该说是被业火吞噬了,对,业火!

  业火肯定能救他,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对他造成伤害,业火可是罪孽之火,不仅仅只对邪性作出伤害,人也估计会。

  可是没有办法,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茗阳还没有回来,而老黄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没办法了,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

  使劲往手指头上咬去,没有破,只有感觉到疼痛,十指可是连着心的,疼痛肯定不小,但还是得救人,咬咬牙使劲一咬,整块皮都破了,血液急涌出来,我赶忙抵在老黄的手臂,第一滴刚滴进皮肤,老黄整个人颤抖一番,随之整个人醒了过来,痛苦大叫:“啊!”

  我便使劲压着他,往另一只手也滴上一滴,凄惨声连绵不断,传遍整个牢房,片刻后便再度昏迷,而煞气也被吞噬掉了,尸毒也逃不了,不过那滋味就不好受了,老黄是活生生被痛晕的。

  见清理好后,心里的大石头也放了下来,感到一股自豪感,哥今天救人了!

  便将他留在阵法内,往外边走去,那才是大BOSS。

  走出监禁区后来到一条走道,不长也不断,可是两旁却有几间审讯室,而且门都是打开的,突然,灯光一闪一亮,熄灭了,整条走道漆黑一片,除了有一丝地方被月光照亮着,给了我一股阴深的感觉。

  透过月光我数了一下审讯室的数量,大概是七间,咽了口水便缓缓行走,警惕着四方,伸头进第一间审讯室,“Duang”的一声响,把我整个人都吓了一跳,往身后一看,是那具无头尸体,它不是被放倒了吗?怎么在这里?

  无头尸体没有给我思考的机会,直接抬手舞抓冲着我来,我赶忙后退,推门进到了侧边的审讯室,退到墙边,无头尸体也跟了进来,似乎能看到我一样,准确无误的找寻到方向攻击我,每次都是往我头上打来,很恨我的头一样,紧追不舍,我被打得连连后退,无从下手。

  #酷8匠》:网正CG版G、首发

  最后逼到墙角无路可退便使出擒拿手将它的胳膊卸掉,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它居然有痛觉,被我卸掉胳膊后捂着胳膊脖子摇晃不定,如若有头颅的话,那个样子就如同在惨叫。

  尸煞怎么会有感觉,当我思考时无头尸体仅用一只手往我胸膛抓来,下意识后退,可是紧挨着墙边没有地方可退便被撕扯掉衣服,一道满带煞气的抓痕深深印在胸膛,不过煞气很快被血液侵蚀,留下无道丝小的抓痕,血液顺着留下,滴在地上。

  浑身都是疼痛,不过也顺着姿势一脚往它踹去,它便退到一米处,而我也撞上墙边,后背疼痛不已,时刻要断了一般。

  见无头尸体离我有点距离可是反击,便抬手往它手臂抓去,使劲一扭,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传入我耳中,它一把甩开我拼命扭着左半身,狼狈而逃。

  我便没有去追,缓缓滑到地面坐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疼痛。

  没想到这具无头尸体居然会逃跑,我敢肯定,它肯定有着智慧,一具拥有智慧的尸煞,还有一只厉鬼,难办了,茗阳这么久还没回来估计是被厉鬼拖住了。

  稍作休息后便起身往外去,不能停留在这里太久,一具拥有灵智的尸煞加上一只厉鬼,茗阳不一定能对付。

  重新回到走道,依然如初,毛骨悚然,我蹑手蹑脚的贴着墙边走,以防再次被尸煞偷袭,这次我没有再去理会审讯室,因为一个一个找太浪费时间了,必须快速赶去支援茗阳,不然他会有生命危险。

  加快这步伐往办公室走去,身体的缘故使得本身的速度大大减低。

  一个人躺在地上,一滩血紧挨着那个人,我下意识上前,是一个女警察,不过已经身亡,眼睛瞪的老大,一副不可思议,胸口被直径穿过,心脏也裸露在外,我没有在一个死人身上花费太多时间,没有理会,继续往办公室走去。

  走着走着,便来到了办公室,一进去便看到一具无头尸体还有一只厉鬼和茗眼缠斗,茗阳他很吃力,伤痕累累,嘴角也溢出血液。

  突然,一个头颅从窗户飄出来,浮在半空中,是那具尸体的脑袋,头颅动了动那半张嘴便飞向茗阳。

  “小心!”我大喊道,立马拔出一根头发念道:“一赦,乾卦统千兵!”

  不知道一赦的威力足不足以能够阻止头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