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被这场景吓到了,在这么远都能感觉到惊悚,估计“黄鼠狼”警官也不好受,周围的人看到这场景也吓了一跳,一颗头在他们脚下那么久了居然不知道,有的被吓到就退离这里,有的胆大拿着手机拍照、说笑。

  “黄鼠狼”警官坐在地上缓了一下,站起来,心有余悸看着那颗头颅。

  即便见过很多死人,但还是首次见到如此恶心,恐怖的死相。

  其他警察之前都在检查尸体,没有找寻到头颅,原来是被人群给堵住了,而恰巧被“黄鼠狼”踩到,就引发了一时恐惧。

  其他警察见到头大部分都走到墙角吐了起来,有几个心里承受能力强的也就没吐,不过脸色就不怎么好看,白里透青。

  很快,法医到了,周围的人也都退到警戒线上围观,法医便把尸体装上车,开走了。

  那俩车子和司机被带回警局,而我和茗阳也不例外。

  不过这个“黄鼠狼”警官就惨了,因为手札中记载着:冤死之人如若被分尸,是对死者的不敬,如若被死者见到,便会产生怨气,更不可对尸体做出不敬之事,否则怨气凝聚便会形成厉鬼,如此厉鬼还魂到尸首,将是大难临头。

  手札中仅仅记载到这里,至于是什么难,天晓得。

  ..........

  此时一间审讯室里面有三个男子,在其中吵闹。

  “你们叫什么名字,哪里人。”一个警官,穿的文质彬彬,带着一副眼镜,一个小平头,脸色红润,拿着一个本子坐在对面审问着我和茗阳。

  看卖相估计脾气还行,可是逗他玩一下。

  而我们俩异口同声说:“你爹。”

  这默契,果然是同一路上的人。

  “你,你们!”警官被气得语无伦次,往桌子上一拍。

  我撇了他一眼,和茗阳互相抛个媚眼,示意做得还好。

  “’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警官便哼的一声走过去开门,“黄鼠狼”警官进到这里,向他询问进展,他就将过程说出来,“黄鼠狼”警官大怒,直接走上来往茗阳身上踹去,大吼道:“就你他娘还装,我先打你一顿饱,草!”

  接着是一顿狂揍,场面无法形容,反正是很黄很暴力。

  茗阳即便被拷着也不可能打不过这孙子,躲过一脚便起身往他脸上踹去,退了几步便在上前挥霍着手臂,一扫而去,“黄鼠狼”警官整个人被扫飞一米远,撞到另一个警官,一脸惊恐,也带有一丝愤怒,居然被眼前这个带有手铐的青年揍了一顿。

  “饱了没?”茗阳得意道,随之才后悔莫及,“黄鼠狼”警官从腰包中掏处一把左轮,上前抵在茗阳脑袋上,嚷嚷不停,求饶声也没有停过。

  “你很狂阿!”

  “继续狂阿!”

  “呃,这样,大哥,之前呢是.......哎!”

  “还大哥,你他娘准备蹲牢里吧你!”

  ...................

  自作孽不可活,躲过了就算了,还上去把人家揍了一顿,人家有枪阿,脑子被谁叼走了。

  整整闹了半小时才消停,茗阳被打得鼻青脸肿,捂着头蹲在地上,而“黄鼠狼”警官气喘吁吁提着手枪站在旁边,时不时会爆几句粗口呵斥茗阳,我全程看戏。

  “你肯定坐牢!”“黄鼠狼”凶狠的瞪了我们一眼便走出审讯室,剩下那位也跟着。

  “嘭”的一声把门关上,留下我和茗阳在这间即黑暗又孤寂的审讯室。

  见人走了我笑道:“爽不爽。”

  “怂逼。”茗阳白了我一眼,记恨着刚才不上前帮忙,我骂道:“他有枪阿,你不也被制得服服帖帖的,我上去结果还不是一样。”

  茗阳便托着腮思索半刻,吐出了两个字:“是噢。”

  我:“...................。”

  真佩服我居然有幸认识这样的哥们,感谢缘分。

  ..................

  一连就是关上三天,依然没有把我们定罪,也没有释放我们,而学校我们只是请三天假,早就到了,可是我们却在这破地方,警方那边来一个就调戏一个,反正都是茗阳挨揍,没关系。

  门被推了开来,“黄鼠狼”警官第二十一次来到这里,额头上布满着一团黑气,这团黑气前天便有了,我也警示过他,可是被当耳边风。

  “哎,老黄阿,你还不放我们再有一俩天就迟咯。”今天是那具女尸被带回警局的第四天,再有三天便是女鬼还魂之时,到时候就有他们玩了。

  这“黄鼠狼”警官本名叫洛曦,一娘们的名字,而我们俩却叫他老黄,因为太他娘像黄鼠狼了。

  “故弄玄虚。”老黄撇了一眼我,说道:“赶紧把你们家里人电话招出来,不然我用刑了。”

  “来啊,看你打不打得过我们俩。”自从上次得知这孙子枪里面没子弹,我们俩就不再怕他,有多嚣张便多嚣张,搞的他要把我们当爷伺候,而这个局里面又比较腐败,大部分警察都不怎么理会这些小案件,即便袭警也不能怎么样,因为局长此时不在,无法定罪。

  6F酷匠`网唯一正…》版,~%其他E(都◎是盗》版√9

  而其他警察也不愿意过来审问我们,因为这局子里居然有一大半都是文职的,而剩下的都是警局人渣,工作效率低,懒惰性高。

  “哼!”老黄便转身出去,过了一小会,几个身材矮小,面无血气,打哈欠,穿着警服的烟鬼跟着老黄进来,他们便是警局的代表,社会的代表,警局人渣,老黄嚣张道:“打不打得过阿。”

  这几个每天几乎都会跟随老黄来一次,来震慑我们俩,几乎都是先调戏一会老黄然后便会遭到一顿揍。

  这时感觉到不妙,如果是没有拷着手还好,可是拷着,少了灵活性,接下来也能想象得到,肯定是被暴揍一顿。

  ..................

  今天便是女鬼是头七,还魂之时,尸体便在太平间里面,而我和茗阳就分别被关进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房间,不过侧边没有墙,仅仅用一排栏杆隔着,使得我能和茗阳说话。

  老黄这时提着一些饭走过来放下,此时他的脸色并不好看,额头上的黑气盖到了眉毛,板着张脸,看都没看我们一眼便离去。

  “哎,老黄,要是今晚真遇事情记得来请你爹救命阿!”茗阳挤着栏杆伸出半颗脑袋对老黄吼道。

  老黄这几天已经见怪不怪了,没有理会茗阳。

  “切。”茗阳见调戏不成便缩回来,坐在地上,靠到隔栏这里说道:“晓飞,跟我学一个阵法,不然晚上在这没有家伙要是女鬼先跑这来就死了。”

  “不是先找老黄结账吗?”我疑惑道。

  “你傻阿,太平间离这里这么近,要是一个不好往这里来,没家伙不就是等死吗?”茗阳说道。

  我点了点头便开始跟他学,本还纳闷是什么阵法,居然是用血来画,卧槽,你那是会了,我不会不就是要拿血当试验品了?

  毫无疑问,我也不想到时候没家伙被女鬼欺负,只好跟着画。

  ..................

  “两次就成了,谁他娘说我天赋低了。”我不爽骂了一句,这个阵法类似血符,不过符和阵法不一样,威力更不一样。

  阵法名曰坎卦阵,利用八卦原理创建出来的,也可以用符咒来顶替阵法,之前那次鬼甲子茗阳使用的就是这个阵法,不过那时是用符咒催动。

  阵法画起来比画一张诛邪符难上一点,不过中间失误了可以连上,不需要重新开始,这也导致着我如此快将阵法画成。

  之后我们俩便盘腿坐在阵法中间,以防万一。

  一些路过的警察都会嘲笑一番再离开,因为我们俩在俗人眼中就是江湖骗子,而且还是画功如此之差的骗子。

  很快便天黑了下来,警察也都大部分下班,我刚开始还怕老黄会下班回家,到时候铁定是我们遭殃,还好他要在局里面等局长回来,今晚有得玩咯。

  ..................

  茗阳此时闭着眼睛,依然还盘腿坐在原地,而我也一样,不过眼睛倒没闭上。

  突然,一具无头尸体居然缓缓走过,尸身散发着煞气,已经变煞了,没有理会我,大概是路过这里,因为没有思想没有智慧,只是凭着尸煞的本能行走着,没想到这么快变煞了,我尽量把呼吸调控好,避免招惹到她,那样可不好受,没家伙空手跟他玩实力大大下滑,我能使出的本事全在于青釭剑,少了青釭剑我对付尸煞就等于鸟儿少了翅膀无法在空中翱翔。

  在此停留一小会便离去,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才憋得可辛苦了,如果一个人不以适当的方法呼吸那只是变性憋气。

  见它离去我便叫了一声茗阳,没有回应,再一声,依然没有回应,我离开阵法走到栏杆使劲晃了晃,骂道:“醒醒阿!”

  突然,周围温度感觉变冷了,而茗阳终于睁开了眼睛,不仅仅是睁开,还把阴阳眼也开了,看了看我,警示道:“小心,后面!”

  便自然条件往身后一看,一个女子飘在牢房墙顶,长相就是那天那个头颅那样,笑意长存看着我,穿着一身寿衣,头发散披双肩,脖子处有着一道明显的缝合痕迹,最恐怖的是她居然没有鼻子,不,应该说是她的鼻子凹了进去,当我迷茫盯着她看,身后传来一声提醒:“赶紧进阵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