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地藏王出手

  这个和尚长相清秀,留着一个光头,身披袈裟,右手持锡杖,面带微笑看着我,给予我一番和蔼可亲的形象。

  可是令我畏惧的是,他居然轻轻一点便把业火给湮灭了,这是何种本事才能做到,所以说,他的本事即便不是地府的王,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比白无常还要牛逼,即便一个白无常我都不一定打的过,刚才只不过是他轻看我而已,如果他一开始像那样控制住我,肯定会被他打趴,可惜他也年轻。

  白无常身上的业火消散后,眼神怒视的盯着我,刚想抬手冲上来解恨便被和尚拦住,温和道:“必安,到此为止。”

  白无常见和尚这样说,居然跪在地上,说道:“谢过地藏菩萨救命之恩。”

  地藏菩萨?我去,什么大人物都来了阿,先是一头牛,然后就白无常,再然后居然是地藏菩萨,这次祸闯的不简单了。

  “无名,到此为止可好?”地藏王看向我说道。

  无名?什么东西?

  我有点心虚:“呃,您在叫我吗?”

  “忘了,忘了,无名已经不复存在了。”地藏王看到我这样轻笑一下便说道:“我是在跟你说。”

  地藏王阿,即便不能止也得止了,所谓大丈夫应当能伸能缩,刚才伸出来吊打了白无常,这次该缩回来道个歉之类的,估计这样可能有希望回阳间,我赶忙笑呵呵的说:“止,当然止。”

  “嗯,如此甚好。”地藏王想了想又说:“见你前世与我有些缘分,我便送你返往阳间吧。”

  还有这等好事?我的前世?白袍男子吗?

  先不管这些鬼东西,这次回去肯定得跟易哥吹几小时了,无意中下了地府还他娘的打了白无常一顿,最后居然是地藏王送我回来,这对地府来说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阿!

  全程这阎罗市的管事人阎罗王都没有出现,不知道去哪里了,还好没来,不然又得大战三百回合。

  而茗阳也在旁边看傻眼了,先是吊打白无常,这地藏王都惊动了,可是却平安无事,还送我们俩回家,他都在想是不是做梦。

  周围的鬼魂见地藏王出现早已跪在地上,那牛长兵也不例外,都跪在地上,因为地藏王对地府所付出的可不少,整个地府我认为地藏王才是最有威望的,即便十殿来了也得向地藏王问好。

  “我还要镇压恶鬼,所以不能亲自送你二人回阳间,那就让必安送你二人回阳间可好?”地藏王询问道。

  白无常送我们俩回去?这不是要让我们再次打起来吗?

  “这,这不合适吧,刚才还........。”我还没说完白无常却抢着说道:“好,我送他二人回阳间。”

  好你大爷的,摆明了是被坑了,看来地藏王也是帮亲不帮理阿!

  “必安,如若你还没放下羞辱之恨,我便把业火再次还于你身。”地藏王也看出端倪,便帮我震慑白无常。

  看来是我想多了,白无常被地藏王的话语给震慑到,犹豫小会便点了点头,地藏王也对我点了点头就消失在这里,瞬移阿!

  群鬼和白无常他们便喊道:“恭送地藏王菩萨!”

  地藏王走了之后,群鬼也各自起身,白无常也不例外,谁他娘的愿意一直跪着,白无常起来第一件事不是找我算账而是去捡起他的白帽子,往自己的飞机头盖上去,周围的鬼魂还想嘲笑却被他一个眼神给震住了,便各自散了开来。

  、酷匠,/网首k发、

  “要不是地藏王菩萨的到来,你肯定死!”白无常叫嚣道。

  这时,茗阳这孙子终于暴露出了他贝戈的本性,指着白无常骂道:“呦呵,刚才谁被烧得哭爹喊娘阿!”

  “你!”白无常被一直在旁一声不出的茗阳给气到,本来煞白的脸居然涨红起来,明显是气爆了。

  “你什么你啊,想来打我?”茗阳居然还拉仇恨了,这鳖孙,走过去拍了拍白无常的脸说:“地藏王刚才说了啥你还记得吗?”

  白无常一下被惊醒,便忍住怒气,那涨红的脸居然以肉眼般的速度变了回来,果然是千年鬼妖,演技不错阿。

  “够了,够了。”我走过去拉了一把茗阳小声道,不是我怂,而是这里可是地府,真把他惹急了拼起命来我肯定打不过,之前只不过侥幸砍了他一刀以至于业火上身而已,这次有了被烧的经验肯定会快速打趴我,不给我机会近身砍他。

  “呃,不知必安你何时带我俩回阳间?”我向白无常询问道,想了想才发现嘴贝戈了,白无常原本的名字叫谢必安,可是这可不是随便能叫的,一般只有十殿和地藏王才会这样叫,而我居然敢如此无视他,死了死了。

  “跟我来吧!”白无常居然没有理会我叫他本名,收起哭丧棒往阎罗市外走去,我也赶忙将青釭剑放回背包,一把拉住茗阳跟了上去。

  ............

  走了大半天,我们俩气喘吁吁的,而白无常却脸不青面不红,因为他是在飄,而我和茗阳在跑阿,在这过程中时不时还有一些车子开过,没错,是车子,和阳间的车子一模一样,我还看到了兰博基尼这样的跑车,虽然不认识。

  有车都不让我们俩搭,看来这老孙子还是记恨,因忌惮地藏王没办法直接报仇只好使下流手段折磨我俩,一个字,贝戈。

  终于,我们来到了一座围城,围城边上有一扇大门,上面写着“鬼门关”三打字,而且门旁边还有俩个阴差把手,茗阳再次多嘴向白无常询问道:“不是还魂路回阳间的吗?”

  白无常一副不想理茗阳的白了他一眼,但还是向我们解说道:“还魂路只能让鬼魂返往人间,而你们俩是生人,生人懂吗?你们俩有躯体怎么可能通过还魂路。”

  “而鬼门关是阴间唯一能通生人的道路。”白无常说完便走上前和阴差交涉,一小会后大门缓缓打开,白无常便对我们俩喝道:“赶紧滚!”

  妈的,刚才还好声好气跟你爹说话呢,现在怎么骂人阿,果然白无常心如海底针,完全猜不透。

  我们俩也不傻,能回去挨个骂那都不是事,直径走了进去,一道白光很耀眼,眼睛完全睁不开,只能闭着,但我感觉到了一股很舒适的感觉,阳光!

  稍息之后睁开眼来,这时,我真的懵了,这是哪啊!

  眼前是一大片森林,而且一望无际,根本找不到哪里是头哪里是尾,严肃的说,我他娘的即将再次迷路。

  “卧槽!”而茗阳无法接受眼前的场景,对着天骂道。

  “你别卧槽了,赶紧找出路吧。”我白了他一眼,还好老哥的承受能力强,即便再次迷路我也会很坦然的接受,就如大张伟哥的歌曲: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

  随之,我们再次进行了一次森林探险。

  走了一小会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个旅游景区,这到处都是小路,指引着我出去的方向,天无绝人之路,这次不算迷路,不算。

  不过即便是旅游景区也太他娘的大了,按着树下挂着的牌子走,看不懂的就乱蒙,反正茗阳也不懂。

  要不是有这些牌子即便有导航也走不出去阿,这里简直比迷宫还迷宫。

  .............

  “什么人!”一声大吼,随之便走出来很多保安。

  人,我终于看到了人,我们出来了,整整绕了一圈才出来,此时我和茗阳来到了这个景点的外围,也就是入口,一大群保安围住我们俩。

  “呃,该怎么说?”我小声询问道,茗阳摊了摊手,结果很明显,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我们俩个凭空出现在这里,而且身穿破烂,最重要的是茗阳这抠脚大汉的形象,头发乱七八糟,衣服破烂不堪,还提着一个黑皮箱子,我就比较清新,衣服只不过是后背裂了开来,灰尘遍布裤脚,头发也乱七八糟,脖子依然露出两个牙痕,只不过血液已经凝固了,背着一个破背包,里面还有一把剑,剑柄露了出来,给予了这群保安一个“美好”的影响。

  “小心!”突然,一个眼尖的保安看到我背包里面露出一个剑柄,一跃上上前使出手刀直径往脖子击来,可是,我刚想抬手去挡手刀便触碰到了脖子。

  “啊!”无法猜到这保安出手速度如此快,视线逐渐迷糊,慢慢的便失去了意识。

  .............

  “真的,不信你问他。”迷迷糊糊中听到茗阳的哀叫声,眼睛缓缓睁了开来,此时茗阳被五花大绑在一个木桩上,几个大汉围着他审问,而我也被牢牢绑住,手已经有点麻了,不知道被打晕了多久。

  桩,足以。

  这屋子很空旷,一张座子,两张椅子,一个木

  “说不说!”一个大汉拿着一条棍子往茗阳身上抽去,哎呦,那粗,那力度,有他受了,就在差点碰到茗阳时一只手握住了木棍,是一位中年人,双眼炯炯有神,留着八字胡,一身正气无法遮掩,对大汉说道:“小刘,注意点,还是个孩子,不至于这么狠。”

  “对,对,是孩子。”茗阳看到有人帮他再次显露出他的本性,这不是画蛇添足嘛,人家帮你你插嘴,简直是狗改不了吃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