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站了!”突然,一道阴冷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阴气,这种感觉是阴气,我被惊醒过来,此时车子里面站满了人,不,是一群鬼,有孤魂野鬼,有恶鬼,最忌惮的是居然还有厉鬼。

  群鬼都在盯着我,可以从眼神中看得出来那中贪婪,那种急迫,巴不得从上来撕了我,但,他们在忌惮,迟迟不敢上前。

  妈的,还好醒的早,再迟到肯定被这群鬼撕了,不过他们在忌惮什么。

  我推了推还熟睡在梦乡的茗阳,一推,没醒,两推,还TM没醒,索性一巴掌往他脑袋打去,瞬间醒来了:“谁!谁!干嘛.......。”

  他也被眼前的场景把要说的话咽回去了,所有鬼魂被他的叫声吸引到,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俩,但依然迟迟不动手,再一次的大喊打破了对歧:“到站了!”

  群鬼们听到便陆陆续续下车,但,依然恋恋不舍的看着我们俩,见群鬼陆续离开后,茗阳推了我一下小声说道:“怎么回事?”

  我刚想回答又一声大喊:“到站了!”

  我便站了起来,对茗阳点了点头,示意下车,因为如果再不下车的话估计司机会上前赶我们下车。

  下车后,一栋建筑物出现在我的面前,上面有一个牌子,写着三个大字“阎罗市”。

  我捏了一下自己的脸,疼,有感觉,不是梦。

  “卧槽,我死了?”我忍不住心里的疑问大叫。

  茗阳也忍不住:“卧槽,我TM也死了?”

  周围的鬼魂听到我们的声音都将目光转移到我们身上。

  “嘘!”我看到所有鬼魂都疑惑的盯着我们俩便打手势。

  所谓人到地府不可招摇,鬼到人间不可炫耀。

  可是我却和茗阳在这大吵大闹,果然,一个头上顶着一定官帽右手拿着一把长枪的牛走了过来,没错,是牛,不过不是四脚着地的牛,而是像人一样站立,有胳膊有退,就是头是一个牛头,对我们俩大吼道:“干嘛呢,干嘛呢!”

  牛头人?地府有牛头马面,这是牛头?妈的,真TM来地府了,而且是阎罗王的地盘,真要和他下棋阿!

  “呃,这位大哥,我们俩初来乍到,不好意思。”我联想到可能是牛头赶忙点头哈腰的道歉。

  “嘶,怎么有生人的气味?”这牛嗅了嗅周围疑惑道。

  突然,鬼群中跳出一个鳖孙,妈的,长得贼眉鼠眼,铁定没好事。

  果然,这孙子指着我们说:“报告牛长兵,这两个是人类。”

  我草泥马,恨不得上去把他给砍了,可是这牛长兵可不给机会我,听到我们俩是人就怒斥道:“阎罗市乃十殿之首的地方,你们二人竟敢到这里放肆。”

  “来人,将他们俩拿下!”牛长兵大喊道。

  很快便又来了两只牛,不过这俩只没有官帽,仅仅拿着一把长枪,走过来把我和茗阳围住,刚想把我扣住,茗阳大吼道:“我乃茅山弟子,你们敢!”

  “哎呦,茅山弟子阿。”牛长兵听到后思考了一些,谈谈说道:“既然是茅山弟子,那么.......。”

  “就地处决!”片刻后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两只牛立马抬枪往我捅来,茗阳你这龟孙,简直带你去交涉必定没有好结果,实在没辙了,打吧!

  俯身躲过踏出步法往牛长兵闪烁而去,直接将他束缚住了,冲他大喊道:“叫他们停手!”

  “你竟敢命令地府官员,你........。”他还没说完我抬拳往他的牛头打去,一拳,两拳,终于在第三拳的威慑下服软了,声音伴带着恐惧:“停......停手。”

  因为他身为牛长兵,统领一百牛头兵,本身就是厉鬼之上鬼妖之下的等级,可是却被我秒傅了,以为我的本事很大,大到足以灭杀他。

  那两只牛头停手后,茗阳赶忙靠到我身旁,这孙子也够呛的,仅仅几十秒的时间他的衣服就被捅得破破烂烂,到都是小孔,最奇葩的是居然没有伤到一丝皮肤。

  “现在该怎么办?”茗阳有点焦急了,这可是地府,生人是不能出现在这里的,这是大忌,所以我们俩想要回到阳间的几率为百分之零点九。

  W看}正版Y章Lu节上(-酷B'匠%网●}

  我刚想接话这牛长兵看到茗阳的焦急样居然对我威胁道:“你们俩赶紧束手就擒,我还能放过你们,不然到时候下地狱受苦是难免不了的。”

  话语刚落,我便犹豫起来了,因为我们能逃出去的几率几乎为零,但是,即便放了他也是死,大不了拉一个垫背。

  “下地狱是吧!”我看了看天空,天空并不是像阳间一样天蓝色,而是红色,看起来更令我疯狂,仰天大叫道:“我,飞哥,如果死了,你也逃不掉。”

  “把我的剑拿出来。”我对茗阳说道,茗阳也不怠慢,从背包里面拿出青釭剑递给我,我将剑身一把搭在牛长兵的脖子上,贴着它的耳朵轻声说道:“你先死吧!”

  刚想狠下手来把它的头砍掉,突然,一阵阴风狂刮过来,一道刺耳的声音传遍这里:“放下!”

  一道白影光速般从我远处飘来,话音刚落便来到了我的面前,头上顶着一顶白帽子,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一见发财,身穿一身白袍,但不是白袍男子那种白袍,而是古代的长袍,而且嘴巴看起来好像叼着一条老长的血红色舌头,脸色虽然苍白,但我无法从他的脸色看出他虚弱,而是一位大能。

  直接抬手一挥,我整个人好像被控制住了一样,放开了牛长兵整个人倒飞出几米远,而他却带有一丝藐视的笑意看着我。

  爬起来按了一下腰,提起青釭剑踏出步法闪烁到他面前,他一脸惊讶,因为根本想不到我有这等速度,完全没反应过来,直接往他脑袋扫去,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他无法还击只好暂避风茫,低下身子试图躲过这一扫,可惜,他想多了。

  “找死。”他对我怒斥道,可惜不管用,我没有停下手来,砍了下去,但,只是将他的帽子切成了两半,露出一个飞机头,没错,是我们正流行的头发。

  周围的鬼魂见到便哈哈大笑,可是,后知后觉才知道创了大祸,原来之前他一直在跟我玩,没有使出真本事,但我却把他惹怒了。

  “轰!”一股狂躁的阴气向四周飞去,他浑身布满了阴气,不像鬼甲子那样稀疏,而是无比浓郁,而且散发着一种恐怖的气息,突然,他凭空变出一根棍子,跟狼牙棒有几分相似,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骷髅头,还绑着一条白布。

  往我扫了一眼,仅仅一个眼神已经将我震慑住了,一直在旁边没有出过声的茗阳插了一句令我吃惊的话:“白无常?”

  “呃,不对,白大爷,您好您好!”茗阳走近看清楚了居然还伸手上前想跟他捂手。

  白无常没有理会茗阳,拿着他的“狼牙棒”往我冲过来,而我也自然反应的想要挡住,可惜,我还是太年轻了,这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因为眼前的如果真是白无常,那不用打了,白无常可是鬼妖,而且还拿着阴天子赐给他的哭丧棒,这能打?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一击足以将我打死,但还好去挡,虽然是螳臂挡驱,可是也起到了一点左右,至少分解了一成的力度,虽然是一成,但也能救我一命。

  足足飞出了十几米远,撞到一面墙上,腰都快短了,可是这并没有结束。

  这一击后白无常还不肯善罢甘休,继续拿着他的哭丧棒往我冲来,我赶忙转身躲过这一击,“轰”的一声整面墙被打穿了一个大洞,这老孙子是杀红眼了阿,简直是在致我于死地。

  娘列,既然如此,你做初一我他娘就做十五,忍着疼痛踏出步法,把手掌往剑身一抹,之前还没好的伤口再次被割开,血液流到剑身上,我凝神一抹,念道:“三赦,震雷动天兵!”

  “业火起!”我使劲了我所有的手段,放手一搏了。

  做完这些我的底气也增加了不少,实行了主动攻击,再次踏步法闪烁到他身前,往他砍去,白无常再次被惊住,因为我一个人类居然能操控业火,而且还拥有鬼魅般的速度。

  这次他依然无法闪躲,只好背水一战,抬起哭丧棒抵挡,可惜,业火在我们的武器接触的瞬间居然向哭丧棒蔓延而去,白无常也被惊到,赶忙放开哭丧棒,而我也乘势砍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传遍这个地方,随之伴有大吼:“先天八卦赦令,你到底是谁?”

  “你是不是张灵风的弟子,你到底是谁?”白无常被我砍这一下已经疯了,胡乱给我乱按师傅,真TM服了。

  业火开始蔓延着他的身体,即便是鬼妖也依然无法抵挡业火的侵蚀,惨叫连绵不断,而茗阳也惊讶无比,因为我居然单挑赢了一只鬼妖,而且还带有阴天子赏赐的哭丧棒,牛长兵却无比惊恐,因为此时一直高高在上的白无常白大人此时居然被刚才差点将自己杀掉的人吊打,而且状况差到极点,随时都会被那汹汹火焰烧死,那火焰看起来无比凝集,无比温性,可是却散发着令群鬼恐慌的气息。

  “施主,适可而止吧!”突然,白无常身旁出现一位和尚,轻轻点了一下白无常,离奇的是,白无常身上的业火瞬间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