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扎好茗阳后,就将他拖到树头半躺着,而我就得将河里面那群水鬼清理一下了。

  可是渡水鬼太高难度了,我没那本事能渡,只有两条路,一是将她们的魂魄打散,太残忍行不通,二是劝说她们跟我回去,等茗阳醒过来他应该能渡掉这群水鬼。

  i最Q4新◎章节Z{上◎G酷,匠W:网*

  我走到河边,使用痕手段,吼道:“现在!给你们两条路,一是!死......死!二是跟我回去我送你们轮回去。”

  这群女孙子居然不鸟我,有的还他娘骂我傻,卧槽,这不是摆明瞧不起我吗?我刚才还秒杀一只鬼甲子来咧。

  我有小情绪了,必须得再一次杀鸡敬这群女鳖孙了,去拿茗阳的符咒干死这群娘们,打开黑箱子我的世界观崩塌了,里面居然没有符咒了,居然他娘的一张都没有了,只有毛笔、朱砂、黄纸,上次还装个满贯,这次居然剩个空罐了。

  “傻子,来咬我阿。”突然,河水中传来一声讽刺。

  娘咧,士可辱不可骂傻,我这小情绪,提起青釭剑走到河边,擦干净剑身的血液,再次催动先天八卦赦令:“三赦,震雷动天兵!”

  剑身这次发出的闪光十分暴虐,时不时还弹出一丝电气,估计是受到我的情绪影响,因为此刻被这群小水鬼看不起了。

  我满脸阴险的笑看这群女鳖孙,看到剑身所发出的电光这群鳖孙终于知道害怕了,有的求饶,有的忌惮,有的完全是在躺枪,因为她们全程没说话也没招惹我,招惹到我的只是那群骂我的,其余的都只是不动生色的静观其变。

  我缓缓将剑身伸进水里面,“滋滋”!

  仅仅只是一瞬间,整个河面都闪起了电光,妈的,简直比科幻片还科幻,我也被吓到了,一时松手整把剑都掉到河里面,河中响起滋滋的声音还伴随着水鬼们的惨叫,凄惨无比,令她们如此受罪的罪魁祸首不是我,而是那场景的确太吓人以至于我松手的,真不是我故意的。

  在河边愣了半天,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下水拿起剑?这摆明找死,真以为电不死我似的,试过在停止三赦,胡乱编造一些咒语叫道。

  “妈咪妈咪哄!”

  “天灵灵,地灵灵,三赦快显灵!”

  “天时地利人和三赦定当锄禾!”

  .............

  终于在我的努力下,水鬼死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俩只,三赦也停了下来,估计是时间到了,可是因这失误的害死了一群水鬼,即便是水鬼也是鬼魂,也拥有意识,虽然他们害过人,剩下那两个女水鬼畏惧的看着我,灵魂若隐若现,如同将要魂飞魄散般,我站在河边一脸茫然。

  一时大意害死一群灵魂,令她们无法投胎,令她们承受百般痛楚,最后还魂飞魄散而去,连轮回都没办法做到。

  我缓缓走下河,捡起青釭剑,而那两只水鬼见到我下水了之前的畏惧感都没有了,直接向我游来,嘴里还叫嚷道:“傻小子,你真TM敢咬我!”

  卧槽,冤家路窄阿,其他没有惹我的被我害死你他娘怎么死不了,顿时间之前的懊悔都没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鳖孙必须死!

  抬手就往她砍去,可是剑身居然穿过了她,妈的,我忘了青釭剑是实物,砍不到鬼魂的,必须得上点业火或者三赦的电光才砍的到,可是她俩不给机会我加“特效”了,一上来就往我脖子掐去,另一个也掐我的脖子,一前一后,这技术,肯定练过很多年了,这么精湛。

  瞬间就喘不过气了,脸好像快撑爆了,憋的像猪头一样,手时不时往前面的女鳖孙打去,可是扑了个空,死了死了,阴沟翻船了。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咬舌头,这滋味可不好受,但我不想死,一口往舌头咬下去,疼痛迅速蔓延整条舌头,一股血腥味传了出来,作呕的感觉也伴随而来,直接往眼前这鳖孙吐去。

  “啊!”这女鳖孙还是太年轻了,被我吐个正脸,直接放手捂着脸蛋惨叫,舌尖血乃拥有至阳之气,这可得有她受了,而掐我后面的那脑残居然也放了开来,估计是被叫声吓到了,就这胆子还敢杀人,真是什么鬼都有阿!

  被放开后连忙掉头往岸上逃,身上没有一样对面鬼魂的家伙,完全是找死的节奏,而那被舌尖血伤到的水鬼依然在惨叫,啧啧啧,简直堪比中国好声音的冠军了。

  逃上岸边还不忘吞一口水来刺激一下舌头,生怕它停止“工作”了,顺带还将脖子的伤口清洗了一下,洗干净后那水鬼终于停止了惨叫,放开手来凶狠的盯着我,此时她的右脸腐烂成一个坑一个坑,而且还带着一丝口水,是本大爷的口水。

  张牙舞抓的往我冲来,叫道:“死.....死!”

  真是傻的可爱,水鬼上岸不是就找死的吗?而且这孙子嘴里还一直念死啊死,想死直接跟本大爷说一声,我成全你。

  我直接调头诱敌深入,结果还真跟上来了,我再次踏出诡异步法,这次居然没有之前那么快了,直接比跑起来略显优势,难道是跟体力有关?

  踏过去捡起我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张诛邪符,停了下来,转过身笑意深长的看着跟上来的水鬼,她居然不怕死,还冲上来,算了,我送个魂飞魄散吧!

  “诛之殆心,灭之邪灵,傅之妖孽,杀之人心,急急如律令!”踏出一步而闪烁到她面前贴在鬼门上念道。

  “啊!”一声凄惨而可怜的声音传遍整片山林,水鬼身上所有阴气瞬间被诛邪符抹去,灵魂也被抹的干干净净,毫无声息的飄在空中,从脚渐渐变成星点飘向天,消散了。

  古人云:“找死之人不可歧视,应当送他去。”

  而我,也将这种寻死的脑残送去了,然后走回河边处理剩下这只水鬼,刚靠近这女孙子居然飘过来跪在我面前,猛地磕头求饶。

  “哎呦喂,早知当初何必出言伤人,如今呐,太迟咯。”我指了指肩膀示意说道。

  这女水鬼必须得叫她拍马屁之王,立马飘到我身后帮我按摩,啧啧啧,那个道士阴阳先生让鬼按过摸阿,今天才知道,当阴阳先生的特权是什么了。

  然后我就询问了一下她,原来这她叫卢晓心,家里挺有钱的,在一年前和朋友来到这里野营,看到这里有条小溪便来到河边洗了一下脚,就被水鬼给拖了下去。

  从这件事我明白一个道理,这人啊,衰的时候连洗个脚都会死,这警惕我们要远离河水,远离洗脚。

  随后我便将她收进瓶子里面,因为还不完全信任她,而且我要下河洗澡,这怎么能给她看。

  然后便将狼的处理好,捡到一下柴放好,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就差火,只能等茗阳醒来点燃烈阳符了,因为我点燃的是业火,不是实火,闻了闻身上的味道,汗味夹带这血腥味,可以说臭气熏天,所以只好下水洗个澡先。

  脱下衣服一跃身,如同鱼跃龙门般,踩到了一块石头。

  卧槽,左脚脚底去了一大块皮,真他娘衰,单脚跳回岸边,捂着脚底坐着,感叹“人生”。

  ..........

  天渐渐亮了,而我依然坐在河边,画风优雅而伴随着猥琐,因为此时我还扣着脚底,但其实是捂着脚底,只不过背影看起来像扣脚底,别管扣还是捂,如今天亮找出路才是好脚底。

  而且我已经饿摊了,如果茗阳还不醒来点火估计得去陪李白写诗去了。

  “哎,晓飞。”突然,身后传来茗阳的声音,便转过身来,这孙子捂着头眼睛眯成一条线。

  我看了看自己,连忙放开捂着脚底的手,说道:“呃,你醒了阿?”

  “我滴亲哥啊,赶紧把火点着,烤狼吃阿。”茗阳醒来我仿佛见到了活着的希望,终于他娘的有东西吃了。

  我一瘸一瘸的走过去把他拉到柴旁边,拿出一张烈阳符递给他,叫他点火烤狼吃。

  ..........

  吃完后我们就再次去完成那未走完的路程,过程很艰辛,因为我的脚受伤,工伤,都不知道走了多远路程,反正最后还是走了出来,不至于像鲁滨逊那样当野人。

  此时我正背着一个烂背包坐在亭子下等车,而茗阳也一样,坐姿气势汹汹,两人都拥有王者风范,王八之气。

  终于,太阳下山了,车子才TM来,整整等了一天,我居然和茗阳坐了一天,我发誓,以后再有这样来山村里面抓鬼的我绝对不去了,而且还不是抓鬼而是被骗去差点丢了性命,不止如此最后还能遇到鬼甲子,真是一番“好”的山村抓鬼记阿!

  上车时茗阳居然没有散钱,全TM是红毛爷爷,直接投了一张红毛爷爷进去,司机也没意见就让我们俩上车了,刚开始还不让,因为我们俩的装扮就像难民一样,衣服破烂不说浑身还是伤,不过他也不可能跟毛爷爷过不去,就让我们俩上车了,之后就走到最后面一排坐着,没一会我们俩就睡着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