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秒杀鬼甲子

  上一次幻境中是白袍男子救了我,而这次又能得到谁的拯救?

  雪玲飘到了我的面前,靠近后我看到更清楚,皮肤腐烂到了一定程度,已经看到了里面的血肉了,蛆虫也在钻着,但我知道,这些是幻觉,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而我的喉咙感觉到一股东西在往外涌,可是吐不出来,因为肚子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吐的了。

  雪玲和我僵持了一小会,但好像是僵持了一年,因为太他娘恶心了。

  终于,嘴角微裂开来,笑了一笑抬起了手,手掌透过月光看到十分清晰,手指甲如同鸟兽般的爪子一样,钩爪锯牙,皮肤残皱无比,骨头都凹了出来,清晰看到中指的骨头露在外面。

  往我的胸口捅来,迎来的是一阵疼痛和血腥,我的胸口被撕了开来,血液溅到脸上,雪玲的脸上有,我的脸上有,雪玲被血液溅到更加兴奋,把整个头往里面钻了进来,在里面钻动,吸嘘着里面的血肉,津津有味,笑声传遍了整片山林。

  “啊!”雪玲的笑声伴随着我的疼痛声,疼痛连绵不绝,可是却没有死亡。

  “你这个疯子!”我忍受不住疼痛对雪玲大吼道,控制着手臂向她扫去,可是身体依然无法动。

  .........

  而茗阳此时正在和雪玲打斗,他手臂上散发着阴气,也因为这些阴气可以使得他能接触鬼魂,也因此打得雪玲拳拳到肉,惨叫不断,但茗阳也不好受,身上的阴气不断的侵蚀,阴气入体的感觉肯定不好受,无穷无尽的寒冷往着他的心脏涌去。

  .........

  雪玲吸嘘了良久,身体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已经麻木了,如同一具没有血肉的躯体,不对,已经是一具没有血肉的躯体了,雪玲缩了出来,整个头都是血液,脸、头发、耳朵,都是我的血液,那没有眼珠的眼睛盯着我,笑意匪夷所思,无从得知她下一步将要作甚。

  我仿佛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轻飘飘的感觉,如同好像要起飞一般。

  人在绝境中都会拼死一搏,而我也不例外。

  我动了动舌头,发现还能动,便一口咬了下去,感觉到的是疼痛和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随着作呕的感觉往雪玲脸上吐去,雪玲毫无防备被我吐个正着,但依然是穿了过去。

  即便是没打出杀伤力但是惊喜的是我的身体能动了,雪玲也因此产生了一丝怒气,再度伸手往我的胸口捅来,今时不同往日,我能动!

  抬起那干枯的手臂抵挡这一击,可是雪玲的手居然直接穿过手臂捅进胸口,疼痛再次传入神经,仰天大叫:“草泥马啊.........啊!”

  完全是开挂的阿,我碰不到她她却能碰到我,这怎么打,直接投降等死算了。

  死?上次幻境中我记得白袍男子似乎提起长枪往我刺来了,然后就醒了过来,可这次白袍男子到现在还没出现,估计是不会再度拯救我了,只能靠我自己了。

  长枪刺我?

  突然,背包抖了一下,青釭剑?

  紧接着的是一阵猛抖,连同我的身体也抖了起来。

  ...........

  而此时在降鬼的茗阳看到我在发抖,骂道:“我去,这他娘羊癫疯阿!”

  p酷'匠rN网;G永久免k《费看;小Z说S#

  随之便再次和鬼甲子缠斗,茗阳的血管已经布满了阴气,如果再有二十分钟左右还不驱除,即便神仙来了也只能给他送行了。

  ..............

  与此同时雪玲的手缓缓伸了出来,手掌抓着一个红通通的东西,心脏,我能隐约听到扑通扑通的声音,那是我的心脏。

  拿着心脏在我面前显摆,盯着心脏笑,那种笑是阴险,是魔鬼,是奸诈。

  我已经傻眼了,心脏在我的眼前,我TM还没死?这附和逻辑的吗?

  背包再次传来一阵抖动,我便趁着雪玲正痴迷于我的心脏伸手往背包伸进去,迅速摸索到了青釭剑,没错,是它在抖动,一把拿出来,连背包的拉链都被剑身磕掉了。

  拿起青釭剑对着雪玲一个横扫,迎接我的是顺势一掐,又他娘的穿了过去,雪玲的杀意显露了出来,但,我已经明白了过来,到底该如何破除幻境。

  为何我碰不到她,因为眼前这个只是一道虚影,而雪玲所对我开膛破肚也都是幻想,只是在我的感官上补下了幻觉,即便她想将我杀死也不可能,只能逼着我失去道心,所谓道心就是活着的希望,如果失去了道心她要杀我简直易如反掌。

  但,我的道心岂这么容易被抹去,我还要娶老婆还要生孩子还要当人生赢家,岂会死在这里!

  即便喉咙传来一阵阵溺息感,无法呼吸,但,我依然顺着我的道心走,便是自杀!

  抬起手,反握着青釭剑,剑尖对着我的喉咙,笔直刺去。

  ..........

  而茗阳被我的举动吓死了,因为我在他眼中是闭着眼睛从背包里面拿出青釭剑,随后对着空气横扫,最后居然把剑尖对着自己的喉咙,这是要自杀吗?

  连忙摆脱鬼甲子,想要上前阻止我。

  .........

  当剑尖已经触碰到脖子的时候,雪玲笑了笑,以为她已经得逞了,可惜,这一切都在我的计算中。

  也因为她的奸笑,导致幻境出现了漏洞,也让我抓住了漏洞,便是眼前雪玲那笑容,这些幻境都是直接加入我的记忆中,而鬼甲子即便能给人强加记忆也不可能远距离便能做到,所以唯一的可能便是,她,上了我的身!

  我便停了下来,剑没有继续刺下去,因为我的猜想已经证实了,雪玲上了我的身,我拿出一张清心符贴到额头上念道:“清之灵,殆之心,灵之明道,心之浮阴,急急如律令!”

  随之雪玲之前给我留下的那道阴魂便被驱了出来,眼前的场景也变了回来,而胸口也平安无事,手握着青釭剑,背包也破掉了,站在河边,一身王八之气。

  突然,茗阳因忍受不住阴寒之气,分神了一秒,也因为这一秒被雪玲抓住了空隙,往脸上一抓,整个人被提了起来,伴随着的是无尽的折磨,阴气攻心!

  “啊!”茗阳的叫声如同杀猪声一样,惨不忍睹。

  我拼尽全力冲去救茗阳,拔下一根头发指着雪玲大喊道:“一赦,乾卦统千兵!”

  “咻”的一声一赦变化成红光穿过了雪玲的身体,但,雪玲并没有放开手,血液随着脖子流了下来,茗阳的惨叫声也逐渐变小,不好!

  往手掌割了一个小口,血液缓缓流了出去,我反手将血液抹到剑身,大喊道:“业火起!”

  青釭剑的剑身燃起紫色的火焰,但,这还不够,我踏出了那诡异的步法,集中精神催动三赦,凝神盯着燃起业火的青釭剑,念道:“三赦,震雷动天兵!”

  做完这些仅仅使用了五秒,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我也闪烁到了雪玲身旁,五秒钟居然踏出了五十多米的路程,真的令人惊叹。

  但,现在不是惊叹的时候,救人要紧!

  因为不会什么精湛的剑术,只会扫,横斩,直刺,可是如今这样的距离,没一样都足以。

  抬手就是往雪玲的鬼门刺去,雪玲察觉到剑身上的业火,而且伴随着雷光,给予她一种恐惧感,那是足以灭杀她的力量,就甩下茗阳转身逃命。

  可是她的速度那可能比的上这诡异步法的速度,抬手就是一扫,雪玲连忙抬手抵挡,结果却是整只手臂都被砍了下来,而且切口伴带着业火和闪电,秒散了,不到一秒就被腐蚀了。

  “啊!”雪玲的断臂也被青釭剑砍到,业火往她的身体蔓延而去,烧的她嗷嗷惨叫。

  久而久之,业火因无法摆脱掉雪玲整个身体被包裹着,但并非像剑身一样包裹着,而是在燃烧,雪玲的惨叫连绵不断,凄惨声不断,可是那是她的报应,而给予她报应的便是我这个大英雄。

  烧个半分钟左右,雪玲的灵魂已经被烧个精光,魂飞魄散了。

  我走过去扶起茗阳,他的脸部全是血液,整个人冰冷无比,我如同抱着一块刚出库的冰块,寒冷入骨。

  “赶....赶紧.....拿清.......符帮我......驱。”茗阳嘴唇蠕动,可惜依然听不清楚,还没说完便晕倒了。

  “啥?清啥符?驱什么阿!”我试着晃醒茗阳,可是行不通。

  驱?清符?难不成是清心符?

  只好试试了,捡起刚才因在灭杀鬼甲子甩开的背包,从里面拿出几张清心符,贴在茗阳的额头上,念道:“清之灵,殆之心,灵之明道,心之浮阴,急急如律令!”

  清心符缓缓被业火包裹,渐渐的变成了灰,散了开来,而茗阳身上也散出一股阴气,庞大无比,这孙子找死啊,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的阴气在他的体内。

  我怕阴气还残留一丝半点,便又贴了一张,果然,一股阴气散了开来,不过没有之前的十分之一浓郁,估计是残留在他体内的。

  随后又将我的衣服撕开一块布,拖这孙子靠到河边帮他洗脸上的伤口,一道清晰的抓痕刻在他的额头上,毁容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