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见到狼跑了我整个人松了一口气,而茗阳却盯着脚下这只狼流口水,我对他骂道:“卧槽,恶心不恶心阿你!”

  “呃,不是,你饿不饿?”茗阳白了一眼我,我摸了摸肚子白他一眼。

  茗阳明白我的意思,激动的说:“狼肉你吃过吗?”

  “你他娘太恶心了,就这样吃?”我想象着茗阳生吃狼肉的样子,恶心死了,连忙摇了摇头把这个画面晃走。

  茗阳想了想说:“先找找哪里有水,把这狼洗干净,你又有刀。”

  “没火阿!”我对着他的耳朵吼道。

  茗阳吓了一跳,揉了揉耳朵,往我头一拍,骂道:“你他娘的烈日符呢!”

  “呃......。”我怎么把这茬忘了,虽然我点不着,但不代表茗阳点不着阿,指了指这狼说:“带走还是找到了再回来拿?”

  茗阳一把将狼搭在肩膀上,说:“走,山里应该会有河之类的。”

  我们俩晃悠了半天,走到腿都麻了,终于在山脚下找到了一条河,我直接掉下背包往河跳去,突然,茗阳一把拉住我,摇了摇头指了指说:“慢着,你看那里。”

  几只鬼魂在湖中盯着我们俩,这些鬼是水鬼,而且都是女的,水鬼想要投胎转世必须得拉一个人垫底,但是这里荒郊野岭怎么会有这么多水鬼。

  而且这些水鬼的眼神似乎在害怕什么,眼神中闪烁着恐惧,但肯定不是在害怕我们,可是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这群水鬼如此恐惧,难道还有更加恐怖的存在使得这群水鬼畏惧?

  …☆酷:匠网首发

  要是这样我们俩这状态不就是刚逃出狼窝又跳进虎穴了,麻痹的茗阳,吃你妹的狼肉阿,茗阳估计也意识到了,微撞了我一下,示意我掉头走人。

  刚想转身,突然,身后“咯咯咯”的笑声传入了我们的耳中,一个女人出现在我们面前,脸部已经腐烂,蛆虫在眼睛中钻着,头发已经脱得差不多了,嘴角微裂,笑意诡异,用那没有眼珠的眼睛盯着我们俩笑,伴随着一阵阵的阴风,声音很尖,令人骨毛寒束:“两位可否想听奴家的故事?”

  “听你讲故事?我讲你大爷的讲故事!”我直接一把掌往眼前这女鬼扇去,因为手掌的血液还没擦点,火焰还在,而且这些火焰对鬼怪来说可是“大补”,可是却穿了过去,完全没有碰到女鬼。

  “没用的,我们中了幻术。”茗阳凝重的看着女鬼,眼神有一丝畏惧,说:“又是鬼甲子。”

  鬼甲子?这荒郊野岭怎么会有鬼甲子?

  茗阳闭上了眼睛,缓缓睁了开来,又变成了一黄一蓝的样子,这么简单就可以了?不是封印了吗?

  突然,茗阳一把推开我拿出一张黄符贴在半空中,可是,伴随着的是茗阳的身影渐渐消失,而这里的场景了变了,变成了一所学校。

  重庆大学,是全国重点大学,而主角便是一位来自大山的女孩,女孩不受其他人的歧视、排斥,从大山中“爬”了起来,女孩名叫何雪玲,人如其名,长的水灵水灵的,但是因为贫穷,衣服比较破烂,可是依然遮不住那美丽纯洁。

  何雪玲学习成绩在班中名列前茅,可是因为社会因素、人的素质等种种因素,得不到同学的承认,得不到老师的承认,直至到一天,一个男孩的出现。

  男孩的名字叫刘嘉升,眉清目秀,一小白脸样,可却不是小白脸,而且富二代,但并非那些只会吃喝玩乐的富二代,而是一位懂得孝,懂得敬,懂得平等的富二代。

  嘉升转到了雪玲的班级,一种缘分导致他们俩做了同桌,但是嘉升没有像其他同学般排斥她,而是很“友好”的交流着学术。

  “哎,雪玲,这道题怎么做的?”

  “下课一起去喝奶茶吧,我请客。”

  “嘉升,别闹!”

  ................

  逐渐俩人走的很近,班上的一些女同学看不过眼有时候会在宿舍里面欺负着雪玲,甚至用言语中伤她。

  一天,刚放学雪玲一个人到外面买东西,突然,冲出一群人将她拖到了小巷子里面,实行玷污,或许那也是缘分,嘉升刚好路过这里,便走了上前当英雄,而需要救的那个美便是雪玲。

  嘉升单枪匹马单挑十几个大汗,最终被打趴在地上,那群混混打着也累了,便放弃对雪玲作甚,雪玲见那群人走了赶忙上前扶住嘉升,可是已经昏迷了过去,头也被打穿了,血流不止,随后一个弱女子便将重达一百多斤的嘉升给背去了医院,即便到了医院,医药费哪里来?

  雪玲不知所措,因为她也没有任何钱财可以垫着,跪在地上求医生救嘉升,医药费她会努力筹的。

  医生实在没办法只好点了点头,就将嘉升推进了手术室。

  雪玲就跑回宿舍将自己村里面筹给她读书的钱拿了出来,又急匆匆的跑去医院,老师刚想拦住她问清楚事情也被撞了开来,因为雪玲此时心急如焚,生怕迟一点好不容易来的同桌会死去,一个大学生连伤势严不严重都不会区别吗?

  错了,这是因为人如果过于急促会使脑子短路。

  雪玲拿着钱来到医院,医生便叫她去交钱,还告诉她嘉升也没什么事了,醒来了,正在病房中休息。

  交完钱之后,就来到了嘉升的病房中。

  “你.....你没事吧!”雪玲推门走进去看到嘉升正躺在病床上看窗外。

  嘉升被惊醒,看到雪玲微笑着说:“看来救你是正确的决定啊!”

  雪玲走过来坐下,心情即开心也难过,开心是因为嘉升没事,而难过的是,村民们筹的钱都用光了,剩下的日子怎么过,这可是这一年的费用。

  嘉升看雪玲闷闷不乐,也猜了个大概,推了推她说:“我养你!”

  “啊!”雪玲被嘉升的话语惊吓到,言语带着一点生气:“说什么呢?”

  嘉升一把抱住雪玲,雪玲连忙挣脱,这也只是表面上的挣脱,心里面不知道得多高兴,因为她早就喜欢上了眼前这位男子。

  “雪玲,我们在一起吧!”嘉升打破了温馨的矜持。

  “啊!”雪玲此时已经失去了言语的表达能力,只会“啊”的惊讶,因为她就像是在做梦一样,眼前这位“白马王子”居然说要和自己在一起。

  嘉升见雪玲没有给出答复,直接来个强吻。

  之后,俩人便在一起了,但并不是像白马王子迎娶灰姑娘那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是产生了无比恐怖的悲剧。

  每一天,俩人都形影不离,每一天,都恩爱如夫妻。

  一年之后,嘉升便将雪玲告诉了家里人,可是,并没有得到家里人的同意,还要强行拆散二人,最后,嘉升和雪玲双双自尽,俩人抱在一起付下毒药死了。

  嘉升的父亲见此更加生气,将俩人的尸体强行分了开来,还请法师来要将雪玲的灵魂招回来打散掉,可惜,这位法师不是江湖骗子,不是阴阳先生,而是邪师。

  邪师便查探到雪玲的生辰八字,居然是阴年阴月阴日,而他正好差一个阴年阴月阴日的女子来炼祭鬼甲子,就实行招魂。

  当天晚上,魂魄回来了,可是并不是普通的孤魂野鬼,而是一只厉鬼,雪玲本不会变煞,可是因嘉升父亲将他俩的尸首强行分开,导致雪玲产生了怨气,又因为生辰八字的原因,变煞就简单如一加一了。

  邪师和雪玲斗了半天,最终将她制服,带到了这里,炼祭鬼甲子。

  而这里便是之前我和茗阳所见到的那条河边,邪师便开始炼祭鬼甲子,可惜雪玲并没有被他控制,鬼甲子是炼祭成了,但是没有控制住,最后反而被杀死。

  而雪玲便开始进行她的复仇之行,但是,不知为何离不开这里,就像被困在这条河边一样,无从离去,怨气越来越大,就杀害无辜之人来解恨。

  .........

  “这就是我的故事了。”突然,这道声音将我拉了回来,眼前是场景变了回来,回到了那条河边,而女鬼也出现在我的面前,但却没有看到茗阳的踪影。

  眼前这女鬼便是故事中的雪玲,可惜的是那可爱的脸蛋腐烂了,眼珠子也不知何从何去,最重要的是,心变质了。

  杀害无辜之人已经是大罪,可是却以这来解恨。

  “死!”突然,雪玲凶狠的叫道,张牙舞爪的往我扑来。

  身体不能动了,如同梦境那样,梦境?对了,这是梦境!

  我闭上眼睛感觉周围,只有是冷,冷中带有纸灰的味道,纸灰?

  茗阳之前拿着一张符咒往雪玲贴去,便不见踪影了,可是周围依然弥漫着符纸的味道,说明这是刚刚发生的,可是我看完那个故事那得多久,几乎每一天都放映着,难道这就是鬼甲子幻境的重点?

  上次在幻境中的感觉过完了一世,可是醒来后只是一小会,而这次也是一小会,说明一点,这些幻境是直接加进我的记忆中的!

  鬼甲子之所以能一瞬间制造幻境是直接给加上一段记忆,那么,想要破除幻境必须要从记忆中找突破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