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声音响起,身体便不受控制了,但意识并没有失去。

  “业火乃是罪恶之火,凭你一只小小的僵尸也敢沾染。”白袍男子的声音从喉咙中响起,缓缓走过去捡起青釭剑,悲伤的抚摸着剑身,扼腕叹息道:“几千年不见了。”

  几千年?什么东西,几千年前就见过青釭剑,难不成是曹操?青釭剑就是他的佩剑。

  a最S#新¤c章….节2上酷z匠!n网7;

  而且怎么能控制我的身体,我并没有使用请神符请过任何人上身,这是怎么回事?我心中燃起了十万个为什么。

  突然,正当我在疑惑的时候黄眼僵尸一眨眼就闪到了我的身旁,抬手就是一拳,即使我看到了依然无法闪躲,因为身体并不是由我支配的。

  “找死!”白袍男子的声音伴随着一丝怒气,转身一脚,嘭的一声黄眼僵尸倒飞出了几米外。

  一脚居然把力大无穷的僵尸踢飞了,妈的,这是我的身体吗?如果是我,我能做到吗?

  “记住每一招每一式。”白袍男子的声音再起响起,右手反握着剑柄,左手往脖子上擦了一下,手掌伴带着血液往剑身一抹,大喝道:“业火起!”

  剑身闪烁出一丝火光,随后又是紫色的火焰,包裹着剑身,可是这些火焰并不像普通火焰那样刚烈,正气,而是伴随着一股邪性,带有着死亡的气息。

  双手握紧剑柄,踏出了一个诡异的步法,仅仅只是两步,踏过了数米远的路程,往黄眼僵尸横扫而去,“嗞”的一声响起,一具完整的躯体被砍了开来,分成了俩伴,而且切痕带着紫色的火焰,火焰在诡异的腐蚀躯体,慢慢的,两具躯体幻化成星点消散在空中。

  僵尸是躯体和灵魂融合而且,死亡便魂飞魄散,不会留下尸体。

  不到三分钟就把一只黄眼僵尸灭杀,这名男子驱使着我的身体就能办到,是将我的潜能发挥出来还是因为他本身的能力?

  我认为这俩种可能都是有可能的,各有一点。

  茗阳和他哥此时已经傻眼了,即便是他们俩个一起上都不一定能灭杀一只黄眼僵尸,可是我自己单枪匹马就把一只黄眼僵尸斩杀,而且还只用了一招。

  可是白袍男子没有理会他们,自言自语道:“你的血液比较特别,这其中有很多辛秘,要不是刚才这只僵尸发现了我也不会出手将他灭杀。”

  我知道他是在跟我说,我有很多事情要问他,比太平洋的海水还要多。

  “记住,不要让太多人知道你眼睛和血液的事情,否则你会死!”白袍男子将死字咬的很清晰,很严肃。

  伴随着这句话,我便能控制我的身体了,身体上的疼痛再次传入大脑中,差点忘了我的脖子还在流血,被夺去身体控制权的时候就没有感觉到疼痛。

  他在灭杀黄眼僵尸前曾说过,要记住每一招每一式,但,只不过是两步诡异的步伐和将血液抹到剑身上而已。

  茗阳那边的打斗已经停止了下来,并不是因为分出胜负才停下来,而且被我的实力给震惊到了,茗阳他哥瞪大着眼睛,完全不相信眼前这一切,一直以来名震四方的僵尸就这样被灭杀了,好不容易找来的搭档,就被眼前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给杀了。

  “晓飞?你没事吧?”茗阳关切道。

  我看了看身上的血液,除了浑身都疼应该没什么大碍。

  突然,茗阳他哥出手偷袭,一脚往茗阳脸上踢去,茗阳没来得及防守就被踢飞了,随之便转身跑了,跳进一偏树林里面,消失了。

  我连忙上去把茗阳扶起来,脸上印着一个大脚板,很滑稽,但还是强忍住笑意问:“没事吧?”

  “没事,嘶,你怎么浑身都是业火?”茗阳惊叹道。

  我看了看身上,的确,这些火焰虽然不大,但是也很多,密密麻麻,血液附带着火焰,每一丝血液都散发着罪孽的气息,可是并没有任何温度,仅仅只是装饰,虚而实,实而伴带着虚。

  半刻之后,我没有说话,茗阳估计也猜到了这不能说,就转移话题说:“走吧,赶紧出山里,不然一会天黑下来可能会有狼之类的野兽。”

  我点了点头,撕下一块布把脖子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把青釭剑擦干净放进背包里面,互相搀扶着往回走。

  身上的火焰依然在,没有消失,估计是血液的缘故,不过也不碍事,这些火焰对实物一会有用一会没用。

  在出山的过程中,茗阳给我说起了他和他哥的往事。

  ........

  十六年前冬,一对双胞胎被遗弃在路边,仅用一块布包着,婴儿的皮肤冻得通红,哭声一直没停过,可是路人们走过却没人理会。

  一位老道路过此地,见如此凄惨,赶忙将自己的衣裳脱下,给两个婴儿保暖,老道十分愤怒,因为这对婴儿的父母在这么冷的天气将孩子给扔了,比直接杀了他们俩还恶毒,如果不是他路过此地,估计这两个婴儿就会活活冻死在街边。

  老道于心不忍便将两个婴儿抱回山中抚养。

  老道师承于茅山,两个婴儿也因此踏上了学道之路,最令老道兴奋的是,弟弟居然是阴阳眼,阴阳眼万中无一,十分罕见,还好身在茅山,如果是在外面,估计活不成,因为阴阳眼一旦成长起来无法估量,所有鬼怪都不可能任由一个拥有阴阳眼的人成长,所有肯定会不顾一切将其杀掉。

  老道给他们俩取名为一个叫阳,一个叫阴,姓氏便是跟着老道姓茗,弟弟叫茗阳,而哥哥叫茗阴。

  在他们俩五岁那年,老道便教他们道术,弟弟每当学道术都比哥哥聪慧几分,也因此为悲剧打下了开始的基础。

  哥哥心胸狭窄,好胜心强,强到可以不则手段,便因为这一项缺点,使得他走向了一条不归路,学习邪术。

  老道刚开始并没有太过于在意,因为茅山也是有一些炼小鬼之类的邪术,可是因为这样的疏忽导致悲剧发生了。

  十六岁那年,哥哥偷袭将老道杀害,而刚好被弟弟撞见,便打了起来,身手都不相上下,可惜哥哥学的是邪术,拥有杀人的特性,也因此险些被哥哥杀死,如果不是茅山掌门到来,估计茗阳就被他哥给杀死了。

  茅山掌门见他弑师杀弟,如此心狠手辣,便将他的道术废掉,但是念着是茗天洋的徒弟,就没有将他杀掉,仅此关了起来。

  而茗阳却对哥哥杀死师傅深表疑惑,便去问个清楚,刚进去见到哥哥的样子心生悲痛也伴带着憎恶,因为是亲哥哥将如同父亲般的师傅给杀死了,可是茗阴所说的话令茗阳深恶痛疾,就因为自己的领悟力比他高就嫉妒,就可以将待我们如亲儿子的师傅杀害?茗阳忍住不便动起手来,可是却被偷袭打晕,让他逃了出来。

  而茗阳就向掌门申请出去历练,但实则是去找到茗阴,掌门也猜的出来,便答应让他下山,但却将他的阴阳眼封印了起来,在必须时候才解开,以防被其他妖怪盯上,也给予一些保命的东西给他。

  .........

  “就是这样了。”茗阳提起这件事鼻子酸了起来。

  我听完后整理了一下,郑重的对他说:“估计并不是因为那样才杀死你师傅,因为没有任何必要。”

  茗阳停了下来,眼神迷茫,笑了笑说:“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过我必须要问个清楚。”

  这个笑很凄凉,很无奈,因为茗阳也想不通。

  “切,就你一个肯定抓不住你哥的,必须要有我这个大神帮助你。”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继续走还没有走完的路程。

  妈的,都走了半个多小时了,天都快黑了,还没有找到出路,不会是迷路了吧?

  终于,天黑了下来,而我们俩,还TM没出去,依然在山中晃悠,手机也没信号,活生生的迷路了,这下可惨了,肠胃又在打架,浑身都是伤口,而且脖子上还没消毒,伤口感染就蛋疼了。

  “嗷.....嗷!”突然,树林中闪烁出几双红色的眼睛,不用猜了,铁定是狼。

  “卧槽,不是吧,天刚黑你们就上班啊!”我对这几双眼睛骂道。

  茗阳也被吓到了,这可是狼,不是鬼怪,一只还好,可是这里可不只一只那么简单了,而是一群,身体一抖一抖的对我说:“哎....哎,你赶紧像解决黄眼僵尸那样一脚一个。”

  “我........。”我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说我之前是被大神附身了?即便信了也白搭,因为要先解决眼前的困境才是王道。

  突然,一群狼跳了出来,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俩,我数了一下,大概八只,左边一只,右边五只,前面一只后面一只,所以左边边可以搏一搏,我用眼神传达意思给茗阳,就一跃身往左边边跳去,狼也扑了上来,我抬手就是一拳,而茗阳也跟了上来往狼的肚子上踢去,两个人直接秒了一只狼,不过我们并没有去解决第二只,而是在杀鸡儆猴,猛地往被我们打趴的狼肚子上踩,凄惨的叫声响便了整片森林:“嗷........嗷!”

  剩下的被我们的举动给吓到了,四处逃窜,妈的,谁TM说狼不怕死的,还好是怕死的,要是真的怕死我话我们俩就死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