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子里面因为无聊张二便给我将起张家亢所发生的事情,因为我只听茗阳说道他们村子比较偏远和贫穷,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9看:N正Z版T章O\节上T酷2匠网

  .........

  张家亢,位于垫江县的南部,被几座山峰围绕着,道路不通,一些年轻力胜的年轻人便离开村子到外面打拼,留下一群小孩和老年人在山村中,不过生活的依然其融洽冾,可是,前几天,一户人家的老人家暴毙在家中,死相极为恐怖,浑身是鲜血,而且脖子有俩个深深的牙痕,刚开始村民们以为是野兽,便集中一大群人到山里面找寻“凶手”,但是没有任何收获,最后就各自散了回去。

  死去那位老人家的尸体当天就火化了,因为尸体过于血腥,村民并没有那个愿意帮忙清洗完后再安葬,直接一把火给烧了。

  第二天,又出事了,几个小孩失踪了,他们的父母都不在家,只是家中的老人照顾,这下可好了,人不见了老人急到不行,都把整个村子找遍了还是没见到人,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只好报警,警察把整个山村搜查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后来就进山里面找,经过俩天的搜索,最后在一个山洞里面找到了孩子们,可惜都死了,全身只剩下皮肤包裹着肉,一点血气都没有,变成了一具具没有血液的尸体,那些警察当时可是被吓破了胆,从来没见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眼前这些尸体就如同电视那些僵尸一样,把这些人的血液都吸干似的。

  后来的几天,人虽然没有发生事情了,可是另一件怪事又发生了,村里面死了一大群鸡、鸭,而且狗也死了几只,血液溅的满地都是,每只鸡鸭身上都留着一对深深的牙痕,这些事情搞得村民人心惶恐,最后村民们商量该怎么办,最后实在没办法才促使村长去找一位先生回来看看,村长也就是张二,张二连夜带着村民们的钱来到县城,可是并不认识什么有本事的先生,又怕被骗,所以完全不信任在街上摆摊的江湖术士,在大街上晃悠一早上了,最后实在太饿了就来到一家小吃摊吃东西,偶然遇到茗阳这孙子。

  “哎,接下来的交给我来说。”茗阳突然插嘴,学着电视上的相声摸了摸下巴说:“我看张二爷身上带有尸气,就上前询问,才得知这件事,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又问:“真的有僵尸吗?像林正英那样跳来跳去的吗?”

  “滚犊子,电视上那种是跳尸。”茗阳白了我一眼又说:“变煞的尸体分别为尸煞、尸怪、跳尸、飞尸、尸妖,最后便到旱魃,而僵尸却是跳出六道之外,拥有人的智慧、思想,而且力大无穷,反应速度迅速,僵尸按照眼睛的眼色分等级,分别是白眼、黄眼、蓝眼、绿眼,最高级便是红眼,其实红眼并不是最高级,可是比红眼更高级的还没有人见过。”

  在茗阳喋喋不休的讲解下,我们到了张家亢的村外,也就是山外面,进村的话必须要爬过这些山,因为没有道路可行,车子完全行不通,所以只能靠步行了。

  张二爷的体力居然比我们俩年轻小伙还好,走了一半路程我和茗阳已经气喘吁吁了,可是他却一点累的迹象都没有,简直比我们还年轻气盛。

  天逐渐黑了下来,可是依然还没有到底那所谓的张家亢,在一偏森林里面晃悠,我此时不耐烦了,想走上去问张二爷,突然,茗阳一把拉住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过去。

  “怎....怎么了吗?”我完全搞不清楚情况,看着茗阳,此时他的眼睛又变成了一黄一蓝,虽然我知道他有阴阳眼,可是可以随时变换的吗?

  茗阳没有理会我,对张二爷说:“还要走多远?这里还不够偏僻吗?”

  “哈?什么情况?”我满头雾水,这都谁谁谁了,张二爷听到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笑呵呵的看着茗阳,说:“啧啧啧,如果你在城里就解开你的阴阳眼发现还好,现在,太迟咯。”

  张二爷刚说完一股血腥味就弥漫在空气中,此时张二爷身上散发着尸气,眼珠唰的一下变成了黄色的,僵尸?

  “黄眼僵尸!”茗阳瞪大眼睛惊叹道。

  “好久不见了,我亲爱的弟弟。”突然,一个人走了出来,是一名男子,穿着一身运动服,长的眉清目秀的,最诡异的是他和茗阳长的一模一样。

  弟弟?我去,这都什么跟什么阿,我完全看不懂到底怎么回事了,两个茗阳外加一只黄眼僵尸?

  “哥!”茗阳见到这名男子一黄一蓝的两只眼睛红润了起来,随后闭着眼睛叹息道:“为什么?”

  就在这时,茗阳的哥哥没有再说话,对黄眼僵尸点了点头,就冲了上来。

  我去,这样就开打了阿,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黄眼僵尸瞬间就来到了我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拳,我和他的距离至少有一百米左右,可是一眨眼便来到了我的面前,这是何等的速度,我本能反应提起双手挡住了一重拳,倒飞出几米远,手臂就好像被铁锤敲打过一样,一阵一阵的疼痛从手臂传到大脑,黄眼僵尸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直接又冲上来一脚,这次没有东西可以抵挡了,直接被击中肚子,又倒飞出了一段距离,疼的满头大汗,用手臂捂着肚子缓缓站了起来,一时没忍住一口鲜血从喉咙喷发出来,吐在地上,妈的,被打吐血了,一分钟不到就被打成这样,估计这次凶多吉少了。

  而茗阳那边也在打斗,不过茗阳此时心神不够集中,时不时被打到,他们的打斗比较平衡,双方差不多,可是我这边就惨了,完全是在被虐,如果还来几拳估计我铁定死。

  黄眼僵尸这次终于舍得给我呼吸的时间了,没有瞬间闪过来,只是慢慢往我这里走来,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无视,我在他眼中就像一只随时可以踩死的蝼蚁。

  我忍着疼痛快速从背包里面拿出青釭剑,忌惮的盯着黄眼僵尸,做出这随时防备的动作,虽然不能毫发无损的挨下一击,但做出了防备好歹也能减轻威力,不至于像刚才那一脚被踢吐血。

  可是手依然一抖一抖的,完全抓不稳青釭剑,因为之前挨的那一拳受到的余力现在还没有散去,依然对手臂做出惯性,不知道是因为余力还是因为对黄眼僵尸产生了畏惧感,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在抖,是从内心中感到恐惧感,死亡感才会抖,频临死亡已经让我产生了畏惧感,之前的气质高昂已经不复存在,此时的我心里面唯一的愿望是能和茗阳离开这里,回到学校,陪着倾雨,父母。

  “倾雨,爸,妈,吴叔,倾雨.........”我低着头嘀咕着,一时无法接受我将要被杀死的事实,突然,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勇气,对着黄眼僵尸大吼:“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握着青釭剑冲向黄眼僵尸,疼痛依然在作怪,使我的速度缓慢许多,不过我依然咬牙忍着疼痛握着青釭剑念道:“三赦,震雷动千兵!”

  剑身闪起一丝电气,我咬牙加快速度,距离黄眼僵尸不到一米的时候我反手一扫。

  “啊!”黄眼僵尸居然傻乎乎想空手挡住这一击,整只手臂都被青釭剑砍断,绿色的血液从断臂中流下,我顺势一脚踢向他的脸,突然,黄眼僵尸的断臂以肉眼能见的速度长了出来,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另一只手抓住我的脖子,把我整个人提了起来,青釭剑一时没握住掉落在地上,黄眼僵尸手臂的力度很大,直接把我掐了喘不过气,可是依然难解断臂之恨,张开口露出两颗獠牙,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这次真的没人能救的了我,茗阳此时被他的哥哥拖着,完全脱不开身,也可能他也会栽在他哥哥手上,而我也将被黄眼僵尸吸掉血液了。

  两颗大獠牙在我的视线中刺进我的脖子,脖子就传来一阵疼痛,全身的血液都在向脖子涌去。

  茗阳看到我被黄眼僵尸吸血,猛地在摆脱他哥,劲头越打越猛,如果是因为自己的恩怨把别人带进来可能会后悔一辈子,或许不只一辈子,可是即便如此依然无法短时间内摆脱。

  突然,黄眼僵尸一把摔开我,捂着脸在嗷嗷大叫,此时他的嘴巴,手,脖子,都燃起紫色的火焰,覆盖着火焰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寸血肉都在一点一点的融化,消散。

  我捂着脖子慢慢爬了起来,浑身都是血液,这些血液从脖子处两个深深的牙痕留下来,每一丝血液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那种感觉是邪恶的,散发着令人闻风丧胆的气息。

  “接下来交给我吧!”突然,一个沉重的声音在大脑中响起,这个声音十分的熟悉,就像是上次在梦境中呵斥我的那位白袍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