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是看到了活的希望,顿时间有力气动了,拿着青釭剑往壁上一插,我使用的力气并不大,可是剑身直接捅了进去,这下可有大蟒蛇爽了,可是我也爽,吗的,这条大蟒蛇一直打滚把我转的头昏眼花,手也脱落开了剑柄,就像炫迈的广告词,根本停不下来啊!

  .............

  此时在外面的茗阳看到大蟒蛇在打滚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拿着一张符咒站在旁边看着大蟒蛇,如果现在冲上去肯定会被打到,只好看看什么情况,而我可就惨了,胃液因为大蟒蛇的滚动到处飞,时不时滴在我的大腿上,这酸爽,疼的我忍不住大喊了一声:“草泥马啊!”

  而茗阳也听到了我的叫声,得知我没有死,心口的大石也放了下来,要不是之前疏忽大意就不会让大蟒蛇得逞,所以一直拼命在救我,这下子更凶了,直接抄起红符来了,拿着一张升级版的烈阳符往大蟒蛇贴去,也就是乾卦烈日符,听名字区别不怎么大,可是威力就有差距了,一个红符一个黄符,等级都不一样的,不过重点不是茗阳,而是我,我此时一把抓住剑柄,使劲往上一拖,一大团血液如同倾盆大雨般撒到我的身上,一道光线透了进来,妈的,我要出去了,这时已经管不了恶心不恶心了,直接一把抓住裂缝,使劲力气往外爬,而在外面的茗阳也冲上来一个飞毛腿,就在那时,我们的动作基本是同步的,我头一伸出来,他的脚刚刚踢到我,卧槽,你到底是不是大蟒蛇那边的人啊,脚的力度很重,我直接被踢飞了出来,整个人躺在地上捂着脸打滚,我的嘴好像变形了,这孙子不用问了,肯定是大蟒蛇的人,妈的,这么重,估计这次不只掉个门牙那么简单了。

  而大蟒蛇被我从里面开了一刀,此时已经死翘翘了,茗阳走了过来扶着我骂道:”谁TM说打蛇打七寸的,妈的,这蛇越打越兴奋啊。”

  我刚想说话,发现,嘴角动不了,这时急了,一直用手指着下巴,茗阳看到笑呵呵问:“你干嘛啊,嘴巴吃屎了啊?”

  我吃你大爷的,我TM下巴掉了,赶紧送我去医院啊,天啊,什么猪队友啊,我一直指着下巴,头猛的晃,过来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把我送到医院去了,医院的医生见到我惊叹道:“怎么又是你们俩,这次又怎么了?”

  妈的,我都成了医院的常客了,这次事件就这样过去了,蛇妖的尸体茗阳也给警方打了个电话叫他们处理,而留在尸体的手札和青釭剑我也叫茗阳取了出来,茗阳这孙子还不知道这把就是他卖给我的桃木剑,要是知道了肯定死活要回去。

  茗阳那一脚把我的下巴打掉了,医生就把它钩了回去,没什么大碍了,可是我被胃液腐蚀的皮肤就没那么简单了,浑身包着绑带,估计好了也有疤,还好脸上没有,不然我就毁容了。

  又是一个星期后,每次进医院至少躺一个星期阿,还好医疗费茗阳垫着,谁叫这孙子有钱,绑带基本都解掉了,只剩下一些比较严重的地方还需要包着,伤口都会有一点疤,大部分都是在大腿和胸口,不过没事,这样更man,倾雨这妮子这星期也常常来,每次都会带吃的来,茗阳次次都跟我抢,要不是倾雨在这里,我肯定揍死这孙子。

  久而久之,伤口也痊愈了,又得去上学,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可是我还没想好报考什么学校,我问过茗阳,他说随便,因为他从小就在茅山长大,只不过这次是出来历练的,而那把青釭剑也是在一次偶遇得到的,只不过这孙子不识货,说到青釭剑,我好像有点头绪,就上网查了一下,妈的,居然是曹操的佩剑,发财了,妈的,曹操可是东汉末年的一位君王,他的佩剑可得值多少钱,这肯定不用想的,可是每次当我想卖了这把剑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莫名的不舍感,好像这把剑有灵性一样,牵引着我的心,最后我还是狠下心来拿着青釭剑去卖了。

  此时我来到一家古董店门口,背着用布包裹着的青釭剑走了进去,一位穿着唐装带着一副眼睛的中年人走过来把我带了进去,因为这里是地下拍卖市场,不合法的,所以打着古董店的名声来走私,而我也是打听了几天才得知。

  中年人走到墙边挪了一下灯的位置,墙就缓缓打了开来,感情这是一扇门阿,做的这么隐秘,就算警察来了也不一定查的出来。

  挥了挥手就走了进去,我连忙跟上去,里面的光线很暗,不过可以看得清,一个拍卖场出现在我面前,竞价的人有很多,我走到一个角落盯着拍卖品,是一幅画,这幅画画着一个穿着清朝衣服女子,拿着手绢低着头擦眼泪,画得栩栩如生,不过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画中的封着一只鬼魂,而这只鬼魂的样貌和画中的女人一模一样,这幅画好像有迷惑能力似的,竞价席上的人不断举牌,而且眼神迷茫,慢慢的,这幅画的价格已经达到了一亿,是一位老人家竞拍的,妈的,一副清朝的画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数,八成是画中的女鬼作怪,即便是想阻止也阻止不了,难不成我上去说你被迷惑了,铁定被那老人家俩旁的保镖打趴。

  最后那位老人家以一亿三千万的价格拍下了这幅画。

  “.哎,活不久咯,一亿多买只鬼回家。”我暗道。

  过了一小会,那位中年人带了来到一个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座子和俩张椅子,中年人坐下来指着对面的椅子说:“请。”

  我就麻利的坐了下来,中年人就介绍自己:“我叫刘桐,这家拍卖场的老板,不知小兄弟你来拍卖什么?”

  我打开布把青釭剑放到座子上推给刘桐,心平气静的说:“这把剑最低能多少价。”

  刘桐接过青釭剑拿出一个类似放大镜的东西在验青釭剑的价值,过了一小会,刘桐推了推眼睛伸出五指手指,说:“最多这个数!”

  卧槽,五千万,发财了发财了,我忍住激动镇静的问清楚:“是五千万?”

  “呃。”刘桐尴尬的笑了笑,说:“小兄弟你想多了,是五万。”

  五万,我五你大爷阿五万,曹操的佩剑阿,五万,我都快要被吓死了,这老孙子八成是奸商,不行,大不了不卖了,我一把抢过青釭剑,包了起来,摆了摆手手说:“算了算了,不卖了。”

  刘桐听到我说不卖了先前的客气全都没了,一副瞧不起我的样子,说:“既然不卖,请离开吧。”

  刘桐立马下逐客令,站了起来走出屋子,我也跟了上去,因为不知道要怎么出去,一路跟着刘桐,生怕走丢了。

  一小会就回到了古董店,刘桐挥了挥手示意我走,我也没有停留背起青釭剑都也不回离开了这家古董店,掏处手机茗阳打了个电话叫他来吃饭,就往老地方去了。

  U酷匠{网o`正版首发

  果然卖不了这把剑,算了,拿来降妖除魔也好,青釭剑好歹也是曹操的佩剑,君王的剑用起来也威风。

  ...............

  “一位村民来找我“帮忙”了,来不来。”茗阳吸一口烟说。

  “好。”我点了点头,想了想说:“既然你说的那村子那么穷就别收钱了。”

  茗阳想了想点了点头,看来这哥们没有完全被钱给迷惑,还好有点良心,我挥了挥手叫老板来收钱,买完单后我们就回学校“上课”去了。

  回到教室后,这节是语文老师的课,也就是那老头,频临考试了,他也就没什么好讲的,只好坐在椅子上看报纸,而我们就在复习,不过我却和倾雨在“谈情说爱。”

  “什么!”倾雨整个人站了起来,声音很大,把语文老师吓一跳,语文老师瞪了她一眼,倾雨才反应过来还在上课,缓缓坐了下来小声对我骂道:“又要请假,你到底去干嘛?”

  “没什么,就是陪茗阳回家探亲。”我撒起慌来居然脸不会红,看来我有撒谎的天分啊!

  倾雨有点不相信一把提起正在熟睡的茗阳问:“是不是!”

  茗阳被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我眼睛一直在眨,示意他醒目点,可是被倾雨看到了,对我冷哼道:“你眼睛进沙子了阿!”

  “额,好像是,我搓搓就好。”我搓了搓眼睛,茗阳这孙子视乎明白我发的信号,妩媚的对我眨了一下眼睛,我去,恶心死我了,茗阳乖得像一只得了骨头的小狗般对倾雨道:“嫂子,是,没错,我陪飞哥回家探亲,呃,不对,是飞哥陪我回家探亲。”

  倾雨完全被我们天衣无缝的谎言给骗倒,就没有继续追问,然后茗阳就可以继续睡了,而我却不能睡,因为要帮倾雨刨瓜子给她吃。

  很快,中午的时候茗阳去学校请假了,我们俩带着“家伙”来到车站,而我青釭剑也不例外,被我用一个大行李包背着。

  此行还有一位老者,就是这位老者找茗阳去他们村里抓鬼的,这位老者叫张二,和我一个姓,他们的村子叫张家亢,也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