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青釭

  茗阳白了我一眼就把我拖走了,没有多说什么,就这样我被他拖回了宿舍。

  “什么情况,不管吗?”我疑惑的问他,这孙子平常那么爱管闲事,这次不管是因为没人出钱吗?

  茗阳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说:“你知道东北五大妖怪吗?”

  “什么东西?”我更加疑惑了,一会不管一会怎么扯到东北了。

  茗阳叹了口气说:“东北五大妖怪分别是胡、黄、白、灰、柳,胡指的是狐狸,黄就是黄鼠狼,而白指的是刺猬,灰呢就是老鼠,柳便是蛇了,白和灰倒没什么特别厉害是妖怪,而胡有胡三太爷、三太奶,黄就有黄三太爷、三太奶,它们的妖气都是绿色的,还有柳便是四大妖王常天庆,这次我们遇到的是灰,也就是老鼠,即便没有比较厉害的代表,但也不能打死、打残,只能赶走,这就是难处,老鼠谁赶的走。”

  我点了点头,没错,老鼠的确是赶不走,俗话说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可是打跑了吗?

  “那要怎么搞,任它来?”我得知杀了人还不能除掉它心里十分不爽。

  茗阳想了想,说:“晚上跟它谈谈吧,实在不行就打走他算了。”

  酷匠%网唯m一o正5y版T',ex其B他都u4是h#盗.Y版t$

  ..........

  很快,便到了晚上,现在是十一点几,此时我和茗阳又像上次那样逃出宿舍,正在湖边等着老鼠,湖边上面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俩对情侣还在秀恩爱,我去,大哥,几点了,你不会是想野战吧,正当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茗阳拍了拍我的肩膀,指了指那对情侣后面的草丛,此时一只有半个人高的灰毛老鼠正在草丛中蹲着,似乎是在做准备,而那对情侣全然不知,还TM的秀恩爱,到时候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突然,一声尖叫,此时灰老鼠把那女的扑倒在地上,而那男的就吓破胆了,连女朋友都不管了,直接走人了,灰老鼠正在撕扯那女的衣服,我去,玩人兽啊。

  茗阳也忍不住了,直接跳了出来,冲过去一脚往灰老鼠头上提去,纹丝不动,灰老鼠继续做正事,没有理会茗阳,这次他可受不了这气,拿出一张诛邪符往灰老鼠身上贴去:“赦!”

  我把诛邪符的画法交给了茗阳,这孙子说这符咒是好东西,威力比普通的红符还给力,而那女的此时已经被吓晕过去了,不省人事。

  符咒贴到灰老鼠左脸时,灰老鼠直接惨叫的弹飞一米远,捂着脸在地上打滚,嗷嗷大叫,我赶紧上去扶那女的起来,白便宜不捡的真是脑残了,这女的衣服都被撕破了,露出来了一个兔子头,搞的我鼻血都快流了下来。

  茗阳此时摆好POSS,指着灰老鼠说:“要么滚,要么死.....死!”

  也不知道灰老鼠是被我的气场吓到还是被茗阳吓到了,直接跑了,估计是被我的气场吓到了,我这么英俊威武,一身正气。

  我拍了拍着女的脸蛋,试着叫醒她,突然她睁开眼直接给我来一巴掌大喊:“啊.....啊,妖怪啊...啊!”

  这女的不知道是不是歌手,叫声都要来个假音,都快把我耳朵给震聋了,我赶紧堵住她的嘴,她一直反抗,我使劲力气制住她,小声说:“别叫,别叫我就放开你。”

  这小妞赶紧点头,我刚放开她又大叫:“啊......啊!”

  卧槽,我真是急了,手起手落,直接把她打晕,把她扔在这里算了,反正灰老鼠打跑了,而茗阳就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说:“呃,回宿舍,回宿舍。”

  ............

  第二天早上,我此时在教导处接受光荣的教训,昨晚那女的居然认识我,我有这么大的魅力吗?居然随便一个女的都知道我是谁,一群校长老师主任指着我骂,说什么年纪小不做点好事居然非礼其它女同学,我非你妹的,我TM是在救人,我那有非礼了,我真想冲他们这样说,可是这样说了估计我也会想梁晟那样被开除,只好低着头接受他们的教育,从早上七点一直被教育到中午十二点,车轮战,一个累了就换人,还好这次只是记大过一次,没有开除,也没有给家里人打电话,不然回去我老爸肯定拿扫把抽我,我就这么衰吗?

  我此时又饿又累,整整站了四个多小时,破纪录了啊,我给茗阳打了个电话,叫他去吃午餐,随之一个噩耗又传入我耳中,又死人了。

  昨晚刚把灰老鼠赶走,今天早上就死人了,难道又回来了?

  .........

  此时我和茗阳在老地方吃饭。

  “这次是蛇妖了。”茗阳吸了口烟说。

  我点了点头,说:“一天死一个,两个了,而且每个妖怪都不同。”

  “嗯,今晚我们就不用睡了,巡逻吧。”茗阳把烟头熄灭往地上一扔。

  我点了点头,买单就和茗阳回学校去了,学校门口又停着几俩警车,出事的地方依然是湖边,我和茗阳没有去看,因为茗阳事先去过一次了,就直接回教室上课了。

  午夜十一点几,一对男子正蹲在草丛中,那俩个男子就是我和茗阳,我背着一个书包,书包里面装着一把桃木剑和一些符咒,还有就是一本朴旧的手札。

  此时一大群蚊子,都专门咬我,估计是因为我穿短裤,现在我的脚全是蚊子包,而茗阳就坐在地上笑呵呵的看我,蚊子都不冲他咬,都TM围着我转。

  “哎,我说晓飞,一会蛇妖出来你尽量自己搞定阿。”茗阳站起来伸了伸腰。

  我也站了起来跳了跳问:“为什么啊?”

  “这叫锻炼你的本事。”茗阳一脸郑重的看着我说。

  以我比福尔摩斯还福尔摩斯的头脑一下就看穿了这孙子的把戏,白了一眼他就掉头准备走人:“滚犊子,大不了我回去睡觉。”

  突然,一条大蟒蛇冲了出来,我去,第一次见到这么大一条蛇,整整有十几米长,而且头还那么大,可以一口把我吞了,这条蟒蛇直接往我爬了过来,顿时间我被吓腿软了,而茗阳就在一旁悠闲的说:“赶紧解决了好回去睡觉。”

  我解决你大爷的解决,我腿软了你知道吗?大蟒蛇血盘大口直接把我咬了下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俩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醒过来看了看周围,我此时在一个狭窄的洞里,到处红通通,而且还时不时有一些绿色液体滴到我衣服上,每每滴到就会腐蚀,估计我的衣服是被这些鬼东西腐蚀掉了,我这是在蛇的肚子里面吗?

  突然,一股力道从洞的左侧传了过来,我的左手就像被一俩车子撞过似的,火辣火辣的疼,而洞的深处传来一个惨叫,是蛇的叫声,估计茗阳没想到我会被蛇吞了应该是在救我,我救你大爷的啊,你这样救法我迟早被你打残废啊,我必须得出去,不然不被这些液体融了都会被茗阳这孙子打死。

  我慢慢的冷静下来,手顺着感觉往书包摸了摸,书包已经被腐蚀了,里面的符咒都融掉了,只剩下一把桃木剑,这把桃木剑是茗阳给我的,听他说是从一个古墓中得到的,本以为是宝物,可是拿起来除了比普通桃木剑重点之外,没有其他用处,连普通的桃木剑都不如,所以果断把这把桃木剑卖给我,三十三块,砍了半天才这个价,我每次拿起这把桃木剑就会有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好像以前就见过,十分熟悉,就冲这感觉我才花三十三块钱买这把剑的。

  而绿色的液体已经把我的衣服给腐蚀了,液体滴到我的皮肤上就会火辣辣的疼,就像被火烧过一样,这些液体在腐蚀我,必须要出去了,再待久一点就被腐蚀掉了,可是该怎么出去,我闭着眼睛集中精神冷静下来想办法,心里默念: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

  一秒钟过去了,两秒,三秒......又一股力道从左侧传了过来,这次比上一次还重,整只左手都麻了,顺着力道把身子挪了下,一把抓住桃木剑,灵机一动,还有先天八卦赦令啊,怎么把这茬忘了,不过此时一赦应该是没什么作用,打打小鬼还可以,即使是在体内也只能造成一点伤害,不至于弄死这条大蟒蛇,所以必须使用把一赦高级两级的三赦,使用三赦的前提是需要一把铁剑,可是这把是桃木剑,而大蟒蛇的胃液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一点一点的腐蚀我的皮肤,疼的直冒汗,没办法了,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拿起桃木剑,聚精会神的盯着桃木剑念道:“三赦,震雷动天兵!”

  桃木剑丝毫没有变化,估计是不行了,哎,天要亡我啊!

  突然,桃木剑外层的木质脱落开来,变成了一把铁剑,铁剑变得十分朴旧,而剑身慢慢浮现出俩个字,青釭。

  什么情况,升级了啊!

  剑身浮现出青釭二字之后,剑柄一道闪电缓缓往上爬,渐渐的包裹住了剑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