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变成红光射向鬼甲子,突然,茗阳这孙子扭了扭腰位置刚刚好,“咻”的一声,红光射进了这孙子的屁股,谁知道他的体内发出一声吃疼的声音,很像小孩子的细腻,又像猛兽的野性,他转过头对我骂道:“卧槽,你射我干嘛,我请我师公上身了呢。”

  “哈,你师公是鬼?”我摸了摸鼻子捡起地上的桃木剑砍向女鬼。

  茗阳体内突然传出一个声音,很尖:“你才是鬼,老子是阴差,地府官员,小毛头。”

  “一赦!”我没有跟那阴差吵,鬼知道他的职位多高,得罪了就不好了,直接加入战场围殴这鬼甲子,原来这鬼甲子并没有那么牛叉,搞了半天原来是一只软脚虾,不过是对此时被“师公”上身的茗阳来说,对我来说,呵呵,就TM一头疯子,刚进去就被拍飞了出来,又缓缓爬了起来冲了上去,打了半天,飞出去了九次,屁股疼的要命,每次都是屁股先着地,鬼甲子终于受不住本大爷的猛烈攻击,加上茗阳的殴打,终于选择了投降,飘在半空盯着我们俩看,眼神中闪着一丝害怕,我去,这是被虐待多久了,居然连在鬼妖之下厉鬼之上的鬼甲子都被打得跟小狗似的,茗阳那师公道行很变态啊,茗阳体内突然飘出来一位老头子,穿着一身唐装,一身正气,拿着一把扇子在扇,十分悠闲,完全不把鬼甲子放在眼里,哼着小曲,而茗阳的气势瞬间归零,肌肉缓缓变小,我去,这TM居然是在变身,不过阴阳眼没有消失,一黄一蓝的,看起来十分娘,茗阳的师公哼着哼着就停了下来对鬼甲子吼道:“你现在有两条路,一是跟我回地府下地狱洗脱罪孽,到时候我可以送你投胎,二是直接送你归西。”

  鬼甲子眼神依然闪烁着犹豫,因为她知道面前这位大能有本事送她个魂飞魄散,可是如果去地府十八层地狱洗脱罪孽那可不上滋味,肯定痛不欲生。

  “三!”茗阳的师公大吼。

  鬼甲子依然在犹豫,茗阳的师公没有继续数,直接把扇子抛到半空,结起了手决,手决的气势如同浪潮一般,波涛汹涌,鬼甲子被迫做出了选择,好像是决定跟他回去了,可是对茗阳的师公来说已经迟了,直接上去一点鬼甲子的额头,也就是鬼门,“嗡”的一声鬼甲子的灵魂就散开了,直接一点就灭了一直领介于鬼妖之下的厉鬼,简直比牛逼还牛逼啊,茗阳师公接住扇子摇了摇说:“好了,我先回去了,下次没什么大事别乱叫我,我很忙的。”

  我去,这都不叫大事,凌驾于鬼妖之下的厉鬼啊,什么档次了,还不是大事,我被这位大神的态度吓死了。

  “噢,好,师公您慢走。”茗阳随便敷衍几句,压根没把他师公的话当一回事,他师公没有作停留,便离开了,剩下我和茗阳在,还有那老者,鬼甲子应该是魂飞魄散了,因为周围的阴气渐渐在消退,温度也渐渐变了回来,我走到老者身边探探他还有没有气,茗阳就阻止我,指着老者说道:“没用了,中了鬼甲子的幻术几乎醒不来了,你看他的肚子。”

  老者的肚子已经凹了下来,脸色也没有了常人般的气色,变的煞白煞白,估计是像其他死者那样离奇的死去了吧。

  “哎,我说你怎么醒了过来,能从鬼甲子幻境里面醒来的人几乎没有啊!”茗阳走来走去打量着我。

  这孙子不说我都不记得了,梦中和我一模一样的那孙子打了我一顿,我得找他讨回来啊,可是他到底是谁,难道是我的前世?前世怎么可能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不科学啊,应该是喝了孟婆汤消除记忆了啊,怎么还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想的入神茗阳拍了一下说:“好了好了,先给刘坚打个电话收款和处理掉这老头的尸体吧,灵魂没有留下来,估计是被鬼甲子吞了。”

  “什么?收款?”我无语了,果然是和易哥一个样。

  茗阳摆了摆手说:“不要算了,反正你也没出力。”

  “哎,谁说我不要的,五五分。”我伸出手比划着。

  茗阳听到五五顿时不乐意了:“滚犊子,最多三七。”

  我没有跟他啰嗦,俗话说的好,能用武力解决的千万别说,说多了烦人,直接上去干了他一顿,最终确定为四六,四六也不错,他说的对,我的确没出力,不过好歹也来了,所以厚着脸皮硬抢个四六。

  这次没有受什么伤,只是我擦上了手臂,都是被打飞撞到墙上擦到了,早知道看戏好了,不然也不会白受这冤枉伤,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地方比较严重,大多数是擦伤,就不去医院,浪费钱,自己去买几个止血贴DIY就可以了,几角钱一个,省钱!

  .............

  “嘿,亲爱的。”此时我正在教室趴桌子上睡觉,突然我的耳朵被拧着,没错,是我媳妇,倾雨。

  K酷jo匠R^网“√正☆版fc首发》

  我抬起头揉了揉眼睛说:“哎,媳妇儿。”

  “都睡了一整天了,昨晚干啥去了。”倾雨此时突然发力拧着我的耳朵。

  “哎、哎,疼,放手放手。”试到疼痛我赶忙伸出左手阻止她,可是悲剧又发生了,我被她拿着左手四十五度角转了一下,提了起来,表情有点严肃的说:“给我汇报昨晚死哪去了,电话你看看几个没接。”

  妈蛋,忘了还有茬事,昨晚我四点多才回到宿舍,刚到门口就被舍管抓去教导了半个多小时,回到宿舍就趴在床呼呼大睡了,完全不记得看手机了。

  “先....先放手,慢慢说,慢慢说。”我赶忙安抚这妮子,万一又像上次那样把我送进医院就不好了。

  这妮子放开瞪着我,我便把昨晚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不过鬼怪这类的我都省略了,改成了抓贼,这妮子听到后一脸看不起我说:“就你这小身板?抓贼?”

  “出去吃饭,吃饭。”我赶忙转移话题拖着倾雨的手往外面走。

  然后我们俩就完完整整的约会了两个多小时,因为还要上课,不过这妮子之前对我还这么矜持,怎么在一起了所谓的矜持就去了另一个世界,完全不带矜持二字,常常对我使用武力,我悲催的恋爱啊!

  .........

  晚上,我此时正在和倾雨数月亮,突然手机铃铃的响了起来:“爷爷,你孙子来电话了,爷爷你孙子........”

  刚想接倾雨就一把抢过去,说:“这么土的铃声,谁大半夜给你打电话。”

  “啥,天刚黑就是大半夜啊,媳妇儿。”此时太阳才刚刚下山,我白了倾雨一眼。

  “拿电话来。”我伸手去拿。

  倾雨看到我这样就不爽了,把电话关了瞪大眼睛对我说:“什么态度我问你!”

  “哎,电话,电话你怎么....”我指着手机,突然感觉到不妙就抱住倾雨附和道:“哎,媳妇儿,电话,电话响了,拿来,拿来。”

  终于在我的千百万次安慰下,手机拿了回来,原来是茗阳这孙子,我就给他打了回去,很快就接通了,电话传出声音:“晓飞,赶紧回学校,出事了。”

  听他的语气好像是出什么大事了:“嗯,好,学校门口见。”

  我就把倾雨送到她小区门口便往学校去了,而此时倾雨打了个电话,一台保时捷就来到了小区门口,打开车门就走了进去,车子缓缓开动。

  我走到学校门口时很多警车在外面停着,而茗阳此时在门口蹲着吸烟,那形象,帅气,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什么情况,这么多警车。”

  “死人了,妖怪下的手。”茗阳掏出一根烟地给我说。

  我摆了摆手手说:“算了,先说妖怪的事吧。”

  “我也不清楚,这群警察不让我进去,什么狗屁。”茗阳指着警车骂道。

  “十有八成是你这孙子不够礼貌吧,走,带路,哥带你进去。”我笑呵呵的说。

  随后,茗阳把我带到了学校的后花园的湖边,此时很多警察划着船在湖面上打捞东西,而岸边上躺着一位女人,这女人估计是死者了,不过既然死尸都在岸边了怎么还在湖里打捞,我靠过去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传入我耳中:“闲杂人等走开!”

  一个眼熟的警察走了过来,这警察我见过,就是上次魁梧男说的刘哥,不过看他的脸色不太好,白里透青,估计是被吓着了。

  “哎,这不是刘警官嘛。”我从茗阳口袋把他那包中华掏了出来笑呵呵的递给刘警官说。

  刘警官刚开始一脸疑惑,不过看到我递给他的是中华就客气的说:“这里被封锁了,去别处玩。”

  “不是,我们俩哥们是过来瞅瞅,你就放我们进去看看嘛。”刘警官把烟放到嘴夹着就找打火机,我赶忙上去帮他点烟。

  刘警官看了一眼茗阳,挥了挥手说:“别乱动,只能看,真搞不懂你们这群年轻人,死人有什么好看的,恶心死了。”

  茗阳在一旁站着没有出声,还好是没有出声,不然肯定进不去,因为这孙子嘴贱,我和他靠了过去,几位法医真在检查女尸,而茗阳嗅了嗅周围说:“是鼠妖。”

  “卧槽,你属狗的啊,闻一闻就知道是什么妖怪了。”我的嘴巴都成了正方形了,多专业啊,闻一闻就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妖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