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甲子终于露出了忌惮的神色,放弃把我开膛破肚,直接把我扔向茗阳,茗阳赶紧躲过去,不过等待他的是鬼甲子的飞扑,就在这时,茗阳停止念咒,大喊道:“伏魔灭鬼阵,赦!”

  Tj酷B匠g)网唯b一t正_版…3,其他都Q是盗Hn版

  那三张红符此时在半空中环绕,鬼甲子刚好在红符的下面,随着茗阳的催动,符咒缓缓散发出红光,然后分散开围住了鬼甲子,形成了三角形的屏障,鬼甲子想要冲出屏障,可是被弹飞又被到另一张红符,一直在弹来弹去,三角形缓缓变小,而鬼甲子被压着完全无法动弹,她的右手已经没有了,因为三角形屏障的红光一碰到就会腐烂,一直压着整只手就被融掉了,一直在惨叫,听起来很凄惨,渐渐的,鬼甲子完全被融掉了,而三角形也化为了乌有,见到鬼甲子被打的魂飞魄散,我就一把躺在地上,腰部的鲜血一直在流,我躺的位置已经有一大滩血了,看着我心疼死了,得吃多少个鸡蛋才补的回来,而茗阳已经晕死了,脸色苍白,又像上次那样催动自己承受不住的符咒,我看了看周围,那位老者的尸体也在地上,散发的令人反胃的臭味,我就拿出手机给刘坚打了个电话,说搞定了,叫他上来救人。

  他上来看到老者的尸体就走到墙边吐了起来,我去,大哥,救人先啊,我要死了,你还吐,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估计是失血过多吧,我嘴唇蠕动:“大......大哥,你还吐......吐我就死了。”

  他才反应过来立马打电话,估计是救护车之类的吧,渐渐的,我就晕了过去。

  “阿姨,小飞会没事的。”我模模糊糊的听到了倾雨的声音便又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就在一间病房里,而倾雨就趴在床上睡着了,估计是太累了,看到这妮子我心里舒服很多,我想躺起来一点,刚动,腰部传来一阵疼痛,自然条件的叫了一声,倾雨就被吵醒了过来,看到我醒来她的眼眶居然红了,一把抱住我失声痛哭,搞的我心痒痒的,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她就跟我说我昏迷的事情,原来当时我因为失血过多正在抢救,可是医生说我的心跳停止了,刚准备放弃的时候,我的心跳突然恢复了过来,搞得抢救我的医生一惊一诈的,最后手术便很成功,不过我依然昏迷了一个多月,我爸和我妈知道也赶来医院,和倾雨轮流着照顾我,我妈见到倾雨时没有问什么,只是笑着看着她,鬼都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茗阳呢?”我看了看病房,没有发现茗阳在。

  倾雨听到我提到茗阳犹豫不决:“他.....他。”

  “他怎么了?”我看到倾雨这样心急十分焦急。

  倾雨估计也想到瞒不住我:“他死了。”

  “死了?别开玩笑亲爱的,真的死了?”我抓着倾雨的肩膀,听到茗阳的死讯的十分激动,怎么可能会死,难道是因为那个阵法?

  “嘿,别问了,是真的。”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我耳朵,我随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茗阳,不过此时他并不是人,而是鬼魂了,脸色煞白的,不过依然遮不住他那惹人厌的表情。

  我看了看茗阳,然后随便把倾雨支走了,叹了口气问:“怎么回事,当时你只不过是晕了过去,怎么死了?”

  随后,茗阳把事情跟我说了一遍,原来那天使用的伏魔灭鬼阵是茅山绝学,催动起来别说是鬼甲子这级别的厉鬼,就算是鬼妖都要丢半条魂,不过弊端是个人的道行,如果不够的话,阵法威力不只没有催动出来,而且还会把命搭上,茗阳当时是走投无路了只好搏一搏,不过的确是搏过了,可惜也把命搭上去了,他跟我说还好是把命搭上去,如果被鬼甲子杀死连魂魄都逃不掉,还不如舍身就义,既能把你救了也能救自己,我听完眼眶也热热的了,感觉我真没交错哥们,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感觉比交了几十年的哥们都还重义气,最后我问他去不去投胎,他说茅山的下去地府有阴差当,不去投胎了,说有空可以下去找他玩,果然死了都不安分,我TM下去找你玩不就是要死了才能下去吗?这不是在咒我死吗?然后他说那黑箱子里面的东西算是给我了,因为他带不走,说里面的符咒有很多种,还有一把桃木剑,是一次偶遇得到了,不过没什么用,看起来和其他桃木剑一样,不过就是重了一些,而且里面还有一张还有十多万的银行卡,钱啊,十万块啊,可是这孙子说:“噢对了,那银行卡里面的十万块你帮我捐了,当做善事,就这样了,我走了。”

  我被气个半死,看到你死了我心里不知道多难受,你TM还来气我,不过还好,看到你还是这么开朗我也没那么难受了,可是经过这次应验了易哥的话,不会有什么潜力突然爆发,道行不够只有等死。

  随后,刘坚也过来探望了一下我,而且给我留下了一张银行卡,说是谢礼,也还一脸惭愧说害死了茗阳师傅,本来我想给茗阳这孙子办一场丧礼的,不过看到他并没有那么悲伤就算了,随便找块地埋了立块碑就行了,我也在医院躺了几个星期才好。

  经过两次九死一生我选择放弃了阴阳先生这一行,因为随时都会发生意外导致我死亡,到时候家里人、倾雨会内心崩溃的,所以就这样,我又变成了普通人,而曾经无时无刻都出现在我生活中的鬼魂也消失不见了。

  很快,我们毕业了,我因为考不上大学就得去打工,而倾雨这妮子不但没有嫌弃我,而且还一股脑的跟着我在打工,就这样持续了两年,我们在一起了三年,这一年我辞掉了工作,因为不想在为别人打工,我想要做老板,拥有自己的公司,自己的作为,就选择去做生意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这条路十分曲折,很多次都几乎亏得倾家荡产,不过倾雨一直在旁边默默鼓励,最后才渐渐走上轨道,慢慢的,我就成为了一位富商,有了本钱我便去搞投资,拿出了三分之一的本钱,谁知道,居然一举拿了下来,而我便成为了百万富翁。

  而我就等不住了,直接把倾雨迎娶回来当媳妇,婚礼搞得很风光,没有丝毫漏掉的地方,很全面。

  不出一年倾雨就怀上了我的孩子,我当时高兴的很,直接把我的电脑砸了,吓了我秘书一大跳,在这期间我几乎都不出门,整天在家里照顾倾雨,我老爸老妈也一样很开心,有了一个出息的儿子,还有这么漂亮是儿媳妇,更可喜可贺的是又添了一个孙子。

  孩子出世那天,是八月,我便给他取名张宇,和八月没有关系,时间过的很快,十年又十年,二十年又二十年,三十年又三十年,儿子有了媳妇又生孙子,最后我八十岁那一年,身体已经扛不住了,要下去见茗阳了,六十多年没见的哥们,七月十四日,当天晚上我便要去世了,突然间回想起往事,易哥说过我这一生都离不开鬼怪,还有那五弊三缺,一样都没有失去,不过都算了,因为我此时已经到点了,要离开这人世间去找茗阳了。

  正当我要闭上双眼迎接死亡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袍,留着白发,手握一把精致是长枪,手柄上纹着一条龙,不过这都不是重点,而是这个人长的和我一模一样,唯一能说不同的是气势,他握着长枪冷眼瞪着我,一副瞧不起我的样子,我没有理会依然选择死亡,突然,他一跃身反手一扫,我被长枪的柄拍飞了起来,他冷眼哼道:“废物,比上一世还废。”

  说完就拿着长枪往我这刺来,“嗡”的一声,眼前一偏黑,我缓缓睁开了眼睛,自然条件的骂道:“卧槽!”

  此时茗阳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和鬼甲子在打斗,没错,是打斗,因为此时鬼甲子时不时被打到一拳,或者被符咒贴到,被茗阳吊打着,茗阳浑身肌肉膨胀,而且眼睛还一黄一蓝,阴阳眼!

  他听到声音拿出一张黄符干飞鬼甲子,才有空看向我:“卧槽,你终于醒了。”

  “卧槽,什么情况?”我看了看地上的老者,他此时没有被开膛破肚,只是安然的躺在地上,十分平静,越是平静就也诡异。

  他不是被开膛破肚了吗?而茗阳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回到了这里,难道我穿越了?

  茗阳躲过鬼甲子顺手又给她来了一贴对我说:“卧槽,你中了鬼甲子的幻术,忘了跟你说鬼甲子是以幻术出名的。”

  “卧槽,什么时候中的。”我完全不了解现在的情况,什么幻术,妈的,我都过完一生了现在你告诉我是幻觉,别逗了大哥。

  茗阳再次把鬼甲子打飞说:“卧槽,就是你踩坏铃铛的时候。”

  “卧槽,你怎么没事,还这么猛了。”我了解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路,没办法了,只好接受那美好的一生是幻境。

  茗阳这次是提着鬼甲子叹了叹气说:“卧槽,你先别问,先过来帮忙一起度了这东西先。”

  “卧槽,好。”我拔了一根头发大喊:“一赦,乾卦统千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