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刘坚的一个朋友就把茗阳介绍给他,估计是上次那人,不然怎么可能知道茗阳在医院。

  “估计是鬼甲子。”茗阳凝重的说。

  我疑惑的问:“鬼甲子是什么?”

  “鬼甲子,形成条件可以说难也可以说不难,将两名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女子的内脏挖出来喂养厉鬼,最后厉鬼再吃七个人的内脏即可,不过应该还没有变成鬼甲子,不然整个公司的人都得死。”茗阳此时皱着眉头,想了想就问刘坚:“一共死了三个人对吧。”

  “不只,今天早上又死了两个人。”刘坚惊恐的摇了摇头,然后居然跪向茗阳求道:“先生,求求你了,不然我这公司迟早倒闭啊!”

  茗阳此时很严肃,没有丝毫怠慢的意思,想了想说:“嗯,你先出去外面等我。”

  然后就把衣服换了过来,我也不例外,硬生生被拖去了,不过没有直接去公司,而是先回宿舍,因为我和他的装备都在宿舍,此时茗阳很抓紧一分一秒,我问他为什么他说鬼甲子一旦形成了,到时候就收不了,而且会害死整栋公司的人,我去,这哥们怎么这么有正义感,居然想救这么多人了,我回到宿舍把珍藏一年多的诛邪符也带着,仅仅才三张,茗阳依旧是拿着一个黑箱子,随后就和我急匆匆的出去了,而刘坚此时正在车旁边抽烟,见到我们俩就把烟灭了然后就带着我们来到了他的公司。

  兴建有限公司,名字很霸气大概,二十几层,我和茗阳跟着刘坚走了进去,刚进去就有个妹子在前台哪里,长的还可以,不过重点不是她长好看,而是她额头上也有一团黑气,不过还没有达到刘坚那种程度,我低着头小声问:“老阳,你看那女的。”

  “嗯,很严重了,现在才下午四点几,必须要等到晚上。”茗阳看了看手表说。

  随后我和茗阳就在刘坚的办公室画符咒,做准备,不过只是我在画,茗阳这孙子的箱子里面有一大堆符咒,而我才五张,天和地的差别啊,大概画了三个多小时,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可是鬼甲子依然没有出来,我问茗阳他说一般鬼类都是在子时以后出现的,因为子时的阴气比较重。

  而刘坚此时拿着两个饭盒走了进来,我居然画符咒画的连肚子饿了都不知道,天杀的,然后我就狼吞虎咽的把两个饭盒搞定,可是依然还没饱,最后刘坚实在没办法就带我们去一间酒店吃饭,本来还担心公司的事情,可是茗阳说不怕,只要在晚上十点左右回去就好了。

  “呃....呃。”我打了一个饱嗝,买完单后就回公司去了,而刘坚今晚就给所有员工放假一天,因为到时候一群人看到我们拿着符咒追着空气打还不当我们神经病,刘坚我们就叫他在门口等我们,到时候顾不到他,一个搞不好还会害死他,而且还有一个邪师在,我就负责对付他,因为我的身手比茗阳好,鬼甲子就交给他了,因为道术我压根比不上他,就这样分工好了,可是邪师一般都是神出鬼没的,我也不知道到时候去哪里找他。

  邪师,一般炼制厉鬼和其他鬼类用来害人的都统称为邪师,年纪越大的就越厉害,和我们阴阳先生一个道理,不过我们是做善事的,而他们就是用来害人,这就是区别。

  “哎,老阳,这公司人都走光了哪还有什么邪师啊。”我坐在沙发上问。

  茗阳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估计在某个角落躲着,到时候你顾好自己。”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闭着眼睛养神,很快,已经十二点几了,周围的温度渐渐变低,估计是鬼甲子过来找我们了,因为整栋公司除了我和茗阳就只剩邪师了。

  突然门被推开,一位穿着清洁工服的老者拿着一个扫帚走了进来,直接奔着主题,和蔼的说:“两位,如果现在走还来得及。”

  最'X新…章节上酷O匠网

  “不了,你养的那只厉鬼呢,噢不对,应该是鬼甲子。”茗阳站了起来说道,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小心点。

  老者哼的一声把扫帚扔到地上,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铃铛在摇,我直接冲了上去不给他机会摇领铛,鬼知道他在干什么,直接一个扫堂腿,这老者看起来年级大应该很迟钝,可是居然跳起来躲过然后一脚往我脸上踢,这力度,我直接飞出几米,妈的,这么猛,一脚飞出几米远,我往地上吐了口水,口水带着血丝还有一个牙,牙被打掉了,疼的我直冒大汗,而茗阳也不敢怠慢,也冲了上去,不过他拿着一张黄符冲向老者,大喊道:“赦。”

  符咒对人有用吗?我以为这孙子吃错药了,可是老者居然露出了忌惮的神色,躲了过去然后一脚踢向茗阳的肚子,说时快那时慢,茗阳顺势把符咒贴到了老者的后背,茗阳也飞了出去,老者的身体飞出一只小鬼,刚飞出来就消散了,直接魂飞魄散,搞了半天原来这老者是养小鬼的,怪不得那么猛,和尸煞的力度都有一拼。

  小鬼消散后老者没有在意,依然在摇着铃铛,“铃铃铃”的响,听起来十分诡异,突然,一阵阴风吹了过来,一个女人站在了我面前,她的眼珠不见了,只有眼仁,而且肚子被刨开了,里面的内脏都泄露出来,我的胃一直在顶着,随时都要吐了,十分恶心,这应该是鬼甲子了,我此时被吓的不敢动了,鬼甲子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直接将我提了起来,诡异的笑了笑就伸出左手,手指甲很长,是绿色的,手直接往我肚子来,顿时间我好像见到了黑白无常给我招手,突然传出一声大喊:“急急如律令。”

  原来是茗阳,鬼甲子的手差不多碰到我的肚子的时候,突然惨叫一声就把我扔了下来,此时鬼甲子的右手冒着烟,被符咒贴到的那地方已经腐烂掉了,鬼甲子看了看手就张牙舞爪的冲向茗阳,茗阳赶紧拿出几张符咒大喊:“人劫,地傅,天灭,雷井,急急如律令。”

  一道金光包裹着茗阳,形成了一个保护罩,鬼甲子刚碰到就被弹了开来,茗阳对我大吼道:“赶紧把那孙子给打趴。”

  听到后我才反应过来,立马冲上去揍这老孙子,这次他完全变了一个人,脚没力,反应迟钝,很快被我打趴在地上,而鬼甲子好像要和茗阳不死不休似的,一直和他耗,不过情况不乐观,因为保护罩上面出现了很多裂痕,好像随时要裂开了,茗阳此时也很紧张,右手捏着一张符咒,保护罩一裂开,茗阳就会催动符咒干飞鬼甲子,我就负者揍这个老者,打着打着他的铃铛掉在地上,我就看这铃铛不爽就上去准备一脚踩碎它,可是老者居然拖着我的脚很激动的说:“不可以,到时候我们都得死。”

  我这小脾气,直接上去把铃铛给踩碎了,突然,鬼甲子身上的的阴气暴增,直接把保护罩给轰碎了,而茗阳就被鬼甲子提了起来,往地上一扔,然后恶毒的看了一眼老者,此时老者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傻了,嘴里念叨:“死了,死了,死定了。”

  鬼甲子直接冲向老者一把提起,左手直接捅穿了老者的肚子,老者此时已经死到不能死了,一脸不甘,然后鬼甲子就吃起了老者的内脏,画面十分血腥,而茗阳疼的直冒汗,大喊道:“赶紧阻止她,不然等她吃完第七个人的内脏我们也逃不了。”

  我咬牙拿起诛邪符冲向鬼甲子,实在是太恶心了,都不敢看了,闭着眼睛顺感觉往鬼甲子身上贴,果然黄天不服有心人,贴偏了,直接摔了一跤,刚想爬起来就被一阵恐怖的阴风吹翻了,此时鬼甲子浑身环绕着阴气,气势看起来比之前还差,茗阳就爬起来滚到黑箱子旁边,打开拿出两柄桃木剑,往我这扔来:“接着。”

  我一跃,突然觉得呼吸困难,又被这鳖孙掐住了,怎么所有的鬼怪都TM是掐脖子的,没有新花样了吗?桃木剑掉在地上,茗阳见状立马拿出一张红符往鬼甲子贴去,鬼甲子此时居然无视茗阳的红符,直接往我肚子捅来,这下要是捅进来估计我也死定了,就在这时候,我将身体挪偏了一点,鬼甲子也捅了个空,可是并没有躲过了,她的手就往回一抓,腰部一块肉被撕了出来,此时我疼得都快哭了,终于知道被割肉是什么滋味了,不过还好伤口不大,只是流血没有露出器官,鬼甲子又想再捅一下,而我已经快晕了,先是被掐脖子,又被撕了一块肉,现在又准备要被开膛破肚,不疼晕都被吓晕,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茗阳拿出三张红符,抛在半空中闭着眼睛念道:“万物召辉,日月之灵,驱邪傅魅,万法俱灭,万物召辉,日月之灵,驱邪傅魅,万法俱灭,万物召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