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管不住

  人渐渐都走光了,慢慢的,就只剩下我和倾雨了,等了大概五分钟,这妮子只是红着脸坐在我后面一声不哼,最后我实在忍不住就转过去问:“你想说什么?”

  “内个,这个,我喜欢你!”这妮子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关键。

  我想了想说:“就这个?”

  “我们在一起吧,晓飞,我是真的喜欢你的。”倾雨此时眼神中闪着坚定,好像在说如果不答应就不让我离开似的,女汉子的气息终于霸漏了出来。

  我此时的心跳十分的快,面前的是一位女神啊,活脱脱的女神,居然跟我表白了,可是我竟然在犹豫,我在犹豫是因为五弊三缺,我怕是犯了鳏这一样,五弊,分别是鳏,寡,孤,独,残。

  而鳏是指无妻或者丧妻的男子,所以我怕和这妮子在一起到时候会因为种种原因分离,更严重的可能她会死。

  想了半天当我决定拒绝的时候这妮子突然抱住我,我的胸前被一对软软的东西顶住,瞬间脸红,而这妮子居然深情的看着我,此时我完全被征服了,没有任何办法说出不要那两个字,就这样,我们一直抱着。

  天渐渐黑了下来,我就低着头看着这妮子说:“哎,抱够了,抱够了,天都黑了。”

  “啊?坏了坏了,居然忘了回家。”倾雨这下才从拥抱中醒过来。

  我拉着倾雨的手走出了教室然后送她回家去,很快,就把倾雨送到了她小区外,然后我亲了下她的额头就回宿舍去了,进到宿舍然后洗了个澡就躺在床上研究手札,渐渐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小灵通突然响了起来:“爷爷,你孙子给您来电话了……..”

  我此时心情非常不爽,连睡个懒觉都不让,摸索着小灵通拿起来接听后:“喂,亲爱的,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噢!”

  f"酷/匠`t网●X正版首发u

  原来是倾雨这妮子,顿时间我的不爽都不见了,一点都不累了,然后猛的一个翻身,蹦的一声响,我此时装过头了,掉床下了,手臂和头都TM疼死了,缓缓爬起来捂着头拿起来手机:“呃,好,我马上到。”

  然后我光速般的起床洗脸换衣服,然后跑向了学校门口,此时倾雨这妮子穿着一条连衣裙,低着头站在一棵榕树下,我缓缓走过去,这妮子居然没有发现我,我然后就偷偷的走到倾雨的身后,一把抱住了她,随后悲剧发生了,我完全没反应过来脚就被踩一脚然后肚子传来一阵疼痛,最后被一个过肩摔扔在地上,这妮子才知道是我就惊慌的说:“啊,小飞,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我一脸无语,此时疼的要命,腰就像要断了那样,这妮子居然这么猛,我躺在地上完全不想动了,因为全身的骨头都疼死了,这完全是被一群人围殴才有的感觉。

  “赶紧扶我起来....”我的腰好像扭到了,不敢动,倾雨赶忙扶我起来。

  “啊,别动别动!”我疼的大吼道。

  随后,这妮子居然放手了,放手了,嘭的一声,我就进了医院,又TM回来陪茗阳这孙子了。

  “哈哈哈,晓飞,你女朋友可以啊,居然把你这八尺大汉给放倒了。”我把事情跟茗阳说完这孙子一直在笑。

  我此时躺在病床上,完全不想理他,而倾雨这妮子就去买吃的给我去了,估计这次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院,医生跟我说好像是什么移位了,我完全听不懂,反正大概意思就说很严重。

  “哎,晓飞,不说我说你,你怎么会看上这么虎的妞啊。”茗阳这孙子一直喋喋不休的问我,要不是腰疼我真TM想上去揍这孙子,不过这孙子还是有点理智,没有在倾雨面前说,不然又得哭半天。

  我此时被烦到不行,瞪了他一眼说:“再说等我腰好了我送你回这里。”

  然后这孙子就停了下来,完全两个人啊,不认识时那么拽,认识了跟毛峰有一拼,真奇葩,很快,倾雨拿着一大袋东西回来,有水果有糖水还有一些薯片,茗阳看到有薯片整个人跳了起来过来抢,我白了他一眼骂道:“你是几辈子没吃过薯片了,至于吗?”

  “哎,人家茗阳喜欢吃咋了,真多事。”倾雨这妮子插了一句。

  我被倾雨送进医院之后都已经对她产生畏惧感了,她走东我也得走东了,赤果果的妻管严啊,我赶忙附和道:“对,对,他喜欢吃。”

  茗阳这孙子看到我媳妇给他撑腰胆肥了,一点脸都不给我了,指着我说我的坏话,顿时我真TM想把这鳖孙打趴,还有这孙子明明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还在医院待着不走。

  天很快黑了下来,毛峰他们几个也给我打电话说去聚聚,然而我说不去了,他们几个问我为什么,我一脸无语的说:“我TM躺医院怎么去。”

  然后他们就说等我伤好了再聚,之后,我打了个电话给家里人说这星期不回去了和跟学校请假,后来的几天倾雨每天都会来给我送饭,而茗阳这孙子则是增饭,拍着倾雨的马屁,说嫂子好贤惠好漂亮之类的,搞的倾雨都不好意思了,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我就可以下床了走路了,不过还是需要留院观察,而茗阳还TM赖在这里不走,问他为什么他说:“可以吃到嫂子的饭菜。”

  “明明都好了还住院,老哥我就把你打得必需住院。”然后就被我修理了一顿,这是之前该打了,不过那时腰没好不敢乱动,现在嘛,有他受的了。

  “哎.........别打了,疼,飞哥,我错了.....”茗阳此时被我打得狼哭鬼叫的。

  我擦了擦汗把医生叫来给他包扎包扎,然后躺会床上哼着小曲,此时茗阳眼中闪着泪光,看起来像姑娘一样,把我搞得一脸黑线,然后又上去揍了他一顿,这次他终于学乖了,静静的躺在床上。

  晚上的时候倾雨又来探望我,刚坐下来,突然茗阳这孙子大吼:“嫂子,飞哥他打我。”

  倾雨看了看茗阳然后眼中闪着一股杀气,被这孙子阴了,我刚想跳床逃出病房就被倾雨一把抓住笑了笑说:“小飞啊,来,来这边。”

  我被倾雨拖回床边,把我扔到床上,然后这妮子学电视上那些男的舔了舔嘴唇,我心里十分害怕,之前我问她为什么这么能打,她说她学过跆拳道,而且拿过亚军,听到后我更加害怕倾雨了。

  之后的事情也猜的到,被倾雨一把抓住手臂然后往后一拉,“啊!”这酸爽,简直比被人爆菊还要疼十倍,然后跳到我背上坐着说:“舒服吗,亲爱的。”

  “舒....舒服,哎,哎,媳妇,起来,舒服了。”我疼的说话都说不清了。

  就这样吵吵闹闹的,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而我居然留院观察了一个星期,不是说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吗?怎么变成两个星期了,今天,我正悠闲的躺在病床上玩手机,而茗阳则是在看我玩消灭星星,这孙子时不时大叫一声,简直是神经病,突然,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国字脸,一副成功人士样,看起来十分焦急,随后看了看我们俩就问:“请问茗阳师傅在吗?”

  茗阳听到是找他的,就立马咳嗽一下,然后学电视上的人说:“无量天尊,在下就是,请问有何贵干。”

  我去,演员啊,刚才还跟一孙子似的,现在居然变成大师了啊,这演技,啧啧啧,去哪个奥斯卡奖不是问题啊,此时我只是盯着这男人看,不是我变态,而是他的额头上有一团黑气,一般是一些将死之人或者被鬼怪之类的缠住才会有的,而且黑气已经快要盖过眼睛了,如果过了眼睛谁也救不了。

  “呃,这方便说吗?”这男子看了看我问茗阳。

  茗阳点了点头说:“这是我师弟,无碍。”

  我无语死了,谁是你师弟,还要不要脸了,然后,这位成功人士跟我们说了他的情况,原来这男人叫刘坚,为人老实,是从山村一点一滴打拼出来到城里面的,家庭刚开始也很美满,后来生意越来越大,最后成功收购了一家公司,成为了董事长,公司渐渐走上了轨道,一路都很顺利,可是有一个天,公司的女厕所里面死人了,而且死相什么恐怖,完全是被吓死的,死因要等法医报告出来才能知道,可是法医在验尸体的时候被吓了一跳,里面的器官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空壳,最后实在查不出死因和凶手就不了了之了,而刘坚也给死者家里赔了一大笔钱,本以为不会再出事了,可是刚过去七天,又死人了,地点是在办公室里面,死相和之前的一模一样,身体里面的器官依然不见了,而警方也无能为力,因为实在太诡异了,尸体完好无损而里面的器官却不见了,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刘坚就找一些阴阳先生来看了看,刚开始的找来的第一个拍着胸口说没问题,可是第二天早上,就发现在厕所里面死了,死相依然是那样,后来刘坚又找来一个,可是这位先生看过后摆了摆手说这东西太凶,管不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