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树后面足足站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已经快一点了,而此时只有茗阳一个人在对着棺材,老者的亲人不在这里了,老者的尸体环绕着阴气,估计茗阳知道要变煞就将老者的亲人离开了,茗阳埋头在画符咒,因为我的距离还是有点远,看不清楚画的是什么,不过应该十分高级的,因为符咒的笔画十分的乱和复杂,越复杂的符咒威力越大。

  突然,老者蹦了起来,而茗阳露出了大吃一惊的表情,估计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变煞了,完全出乎自己的计算,不过此时已经没有时间让他吃惊了,老者已经变成了尸煞,手甲变的很长很锋利而且是黑色的,尸煞此时走动的时候很缓慢,就像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动作十分愚钝,刚开始的时候,老者的脸只是煞白煞白的,渐渐地腐烂了,十分恶心,我看着都有点反胃了。

  老者一把抓住了茗阳,那又长又黑的爪子直接扎进了他的皮肤,茗阳此时疼的直冒汗,而此时刚刚好把符咒画好,他不顾疼痛拿起符咒贴着老者大喊道:“日月之晴,天地之冥,诛邪之引,魅之雷道,急急如律令!”

  符咒闪起雷光碰到老者脸上的时候,惨叫的放开了茗阳。

  而茗阳就倒在地上,吃痛的捂着胳膊,胳膊上冒着煞气,如果不赶快清除煞气估计他也活不久了,估计他也想到这点就缓缓爬起来走到道坛旁边打开黑皮书包,里面居然装着密密麻麻的符咒还有一些装着液体瓶子,估计是牛眼泪之类的。

  尸煞并没有因为符咒的威力而被灭了,居然又爬了起来走向茗阳,他因为疼痛没有注意老者,而是埋头在找符咒,突然,老者已经在茗阳的身后,黑长的手甲透过夜光看到十分清楚,如果扎进去估计茗阳不死也残,说时快那是慢,我就冲出树林拔了跟头发大喊:“一赦,乾卦统千兵!”

  “咻”的一声红光射穿了老者,这次老者依然没有倒下,而且好像没有任何疼痛,此时就放弃了茗阳居然追着我来了,造孽啊!

  我和煞在院子里你追我赶,后来实在太累了就拿出一张烈阳符,催动然后贴向尸煞,这孙子看起来居然有些忌惮,我去,刚才茗阳那符咒绝对比我的高级,你TM都不怕,一张烈阳符至于这样?我看到尸煞有些退缩就赶紧乘胜追击,第一张没贴到,然后又拿出一张追着尸煞打,如果是别人催动估计一张就可以了,我TM催动的符咒如果一放开就会化成灰,简直是天要玩我,大概贴了十多张,口袋中已经没有烈阳符了,只有清心符,不过对尸煞没用,我就趁和尸煞还是有点距离就把背包脱下从里面拿出一张诛邪符,娘咧,跟你拼了。

  茗阳这孙子此时在清除煞气,疼的满头大汗,压根没空理我,估计得靠我自己来了。

  这尸煞居然趁我拿符咒的时候偷袭我,这刚变煞的怎么有智慧了,我马上放弃拿符咒然后灵活的接力把他的胳膊卸了,而尸煞居然没有感觉,直接又挥另一只胳膊,我这次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拍分了,头晕眼花的,脸部火辣火辣的,不会毁容了吧,此时尸煞没有给时间我,直接又冲上来,速度居然变快了,刚开始还比乌龟慢啊!这是玩游戏啊,居然多人了就会增加难度吗?现在我心里有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慢慢的,尸煞的速度稳定在一个区域,而我就被打得十分惨,衣服已经没了,都不知道这尸煞是不是变态,居然把衣服一点一点的撕碎,手臂也都是抓痕,可是诡异的是抓痕上的煞气还没进入身体就被紫色的火焰烧光了,只剩下一道道流着鲜血的伤口,我此时疼的要命,早知道不出来救这孙子了,这下估计要把命陪在这了。

  突然传来一声大吼:“急急如律令!”

  茗阳此时已经把煞气给清除干净了,正催动一张红符,不过这孙子完全承受不了,只是咬着牙硬拼的,他的嘴角鼻孔都溢出了血液,脸色煞白煞白的,像一个死人一样毫无生气了。

  尸煞估计是感觉到红符的威压,就放弃了我冲向茗洋去了,估计这尸煞是想找死,人家都已经催动红符了还想阻止,脑残一个,不对,尸煞没脑子的,结果很简单,尸煞直接被红符轰个粉碎,啧啧啧,这威力,不知道是什么符咒,有空就问问这孙子。

  “你是阴阳先生还是茅山的还是其他散人?”尸煞刚碎这家伙就倒在地上虚弱的问我,满脸都是血,看起来十分吓人。

  我一把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捂着伤口说:“阴阳先生。”

  “噢,我是茅山的,没想到你居然是阴阳先生。”茗阳此时变得很豪爽,没有之前那样一副高冷样了,看了看我的手臂说:“嘶,你刚才不是被尸煞给抓伤了吗?怎么没有煞气残留在伤口上?我记得你并没有清除过啊…….”

  茗阳此时像一个八婆一样喋喋不休,而我的意识渐渐迷糊,慢慢的就晕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而茗阳就在我隔壁床,正在睡觉,病房很宽广,不过就只有三张床,我和茗阳各人站一张,还剩一张空床,我动了动胳膊,一个字,疼,动一动居然这么疼。

  “啊,你醒了啊。”当我在发春的时候茗阳醒了过来。

  我转过头指了指手说:“嗯是,怎么我会在医院里,还有这手怎么回事?”

  然后茗阳就跟我说起昨晚的事情,原来当时我的胳膊上面的煞气虽然不见了,但是伤口还是很大,而且没有包扎,血一直流个不停,当时我居然没有发觉胳膊在流血,后来晕倒了就把我送到医院来,而他也顺便到医院养伤。

  “医疗费用谁给了?”我看到病房这么华丽心有点虚的问。

  茗阳毫不在意的努了努嘴说:“那棟别墅的主人出的。”

  原来茗阳是帮别人抓鬼降妖的,不过和易哥一个样,都TM是收费的,如果有钱收的话不如我也去,想着想着我就摇了摇头,这次只是一个尸煞就折腾成这样,下次如果来个猛一点的就得去跟阎罗王下棋了。

  之后的几天我和茗阳都在医院疗伤,至于费用听说是那栋别墅的主人出的,估计是一位富商,而我和他就越来越熟了,总的来说,就是成了好哥们。

  一个星期后,我穿上一套休闲装,对着镜子照了照,脸色红润红润的,穿好衣服后第一件事就是出院!

  而茗阳的伤势看起来是比我轻,不过大部分都是催动红符受的伤,简称内伤,他跟我说的那符咒叫冥阳符,威力极大,所以受的内伤也是极大,然后我就可以出院去风流,而他就得继续修养。

  学校方面听说茗洋通过一点高层关系把事情压了下去,所以这个星期旷的课无效,我当时高兴啊,恨不得亲俩口这孙子。

  “爷爷,你孙子给你来电话了,爷爷…….”突然我口袋中的小灵通响了起来。

  接了之后里面传出了一道阴沉的声音:“是张晓飞吗?”

  “嗯是,你是?”我疑惑的问,这号码是没有备注的,而且声音比较模糊,完全听不清是谁的。

  突然电话又传出一阵喘息声,分明就是在啪啪啪的声音。

  “呃,刚才是隔壁房间里面的声音。”电话中的声音变的清楚了,原来是毛峰这孙子。

  我一脸黑线,这孙子,然后说:“怎么会有空给老哥我打电话。”

  “哎,这不是我们哥几个都快一年没聚过了,所以聚一聚,地点是老地方,时间嘛,好像是后天晚上,就这样了。”嘟嘟嘟…..这孙子居然挂机了,你大爷的,我骂了一句就回到学校去了。

  “嘿,晓飞你失踪了一个星期死哪去了。”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原来是李倾雨。

  我白了一眼她说:“研究怎么样才能把你追到手去了。”

  此时这妮子的脸居然红了,越看越可爱,把我迷的稀里糊涂了,然后这妮子就嘟着嘴说:“又这样,不理你了。”

  G。看正D版K章#/节上酷匠A网

  随后这妮子就蹦蹦跳跳的走了,不对啊,平时不都是把女汉子的气息霸露骂我的吗?难道这妮子看上我了?

  想着想着就进到了教室,倾雨这妮子坐在我后面,看到我进来刚缓下来的脸又红彤彤的了,看起来恨不得上去亲一下,我缓缓走回座位上,剩下的事情就是睡觉!

  差不多下课的时候倾雨这妮子红着脸递给我一张纸条,我刚问是什么她就拿笔捅了我一下示意我转过身去。

  纸条上面写着:晓飞,下课留下来我有点事情跟你说!

  此时我心中无比兴奋,当了这么多年吊丝和单身狗终于要脱单了,正当我在YY的时候下课铃就响了,而我的心跳居然加速,明显在紧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