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的心里憋屈啊,之前的淡定和冷静都没了,果然人在临死边缘那所谓的冷静,那所谓的淡定都TM是假的,此时我的腿不听使唤的在抖,完全闪不了,女鬼就这样掐着我的脖子,我的脸瞬间变紫青紫青的,一副要没气的样子大骂:“你大爷的,又是掐脖子。”

  易哥此时居然躺在地上喘大气,天杀的,居然不是直接上来救人而是先休息休息,真后悔救了这孙子,终于在我要去和阎王爷谈心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吼:“赦!”

  我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易哥正在闭着眼睛催动红符,突然,他张开了眼睛然后拿着符咒冲向女鬼,女鬼看到红符有些忌惮就把我扔下,我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差点就去见阎王爷了,而易哥此时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追这女鬼打,女鬼时不时惨叫一声,听起来十分凄凉,我又拔了一根头发,抓准着机会随时射女鬼,就在女鬼被易哥的红符贴到那一瞬间,我就对这女鬼用了一赦,这次女鬼并不只是惨叫了,而是弹飞到几米远,在地上捂着被红符贴着的脸,冒着青烟,渐渐的在融化,就像被硫酸泼到一样,看起来十分恶心,我看到她这个样子胃一时不争气居然吐了出来,易哥白了我一眼就拿刀子割破手掌慢慢的走向女鬼念道:“天道闭,日月惧,入冥冥,天网赦,雷鸣之,急急如律令。”

  血符,没错,易哥此时使用的是血符,手掌上的血液渐渐浮了起来,看起来很玄乎,就像雨滴停在空中一样,随着咒语的催动,血液变成血珠飞向女鬼,差不多碰到女鬼的时候变成了一张红色的大网,就像蜘蛛网一样把女鬼死死的压在地上,女鬼使劲在挣扎,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

  我这时胃里面估计没有东西了,都TM吐了出来,缓缓的站了起来,抹了抹嘴角的口水问:“易哥,搞定了?”

  “嗯,现在超度她吧,灭了她有损阴德。”易哥走到道坛把黄布割了一块包着手掌。

  说完,易哥像和尚一样盘腿坐在地上念起往生咒来了,女鬼立马不安分了,一直在挣扎和捂着头惨叫,听起来十分凄凉,而她的怨气渐渐消散,我站在远处看着女鬼,慢慢的,女鬼化成光点消散在空中。

  随后,易哥满头大汗的说:“好了。”

  “就、就这么简单?”我顿时感觉手札说的大部分都在吹牛。

  易哥白了我一眼说:“那你还想像电视那样和她大战三百回合啊,小子,降妖除魔并没有那么夸张,如果你没有那本事,等待你的将是死亡,不会有什么潜力突然爆发之类的夸张事情发生。”

  易哥说的没错,如果没有遇到易哥估计我会活活被女鬼杀了,想了想干这行随时会死我顿时间想把手札扔了,不然到时候就因为学了这鬼东西英年早逝。

  “小子,你那本手札是个好东西,好好的学,不要想着脱离这行,自从你学了道术你就身犯五弊三缺,而且你的眼睛能让你看到鬼魂,所以你这一生估计都要和鬼魂打交道。”易哥意味深长的跟我说。

  我顿时间感觉到不好,五弊三缺,听名字就不是好东西就问:“五弊三缺是什么啊?”

  随后易哥跟我讲解了一番,五弊三缺,简单来说就是说学道术是逆天而行的,就会身犯五弊三缺,五弊三缺是一个命理,五弊分别是:鳏、寡、孤、独、残,而三缺是:钱、权、命,八样肯定会犯一样,我被坑了,而且是大坑啊,为什么手札里没说,为什么!而且这八样,样样要人命啊,现在我都有想撕了手札的想法了。

  “我完好的人生要变天了啊!”我对天大吼一声,之后收拾好道坛易哥就走了,不过留下了联系方式,最气人的是,他跟我说:“如果是帮忙抓鬼除妖之类的我是收费的!”

  当时我心里无语了,以前道士在我心目中的印象是朴素,温和,老实,可现在就是贪钱,好色,猥琐。

  之后,生活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很快便两年过去了,现在已经上了高三,准备冲击大学,不过那只是其他学生的目标,而我在这两年中一直修炼道术,烈阳符已经十分熟练,清心符也比较熟练了,而诛邪符也成功过几张,在一次我试着催动诛邪符,可是催动成功是成功了,不过居然有副作用,全身无力,简直比打N次手枪还累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原本还以为是符咒出了问题,打电话问易哥才知道,居然有道行不够这一说,不是只有道术才需要道行的吗?怎么连催动符咒也TM需要道行,果然自学都坑人,完全都是乱撞的,而且易哥还说如果催动高过于自己所能承受的符咒会死人,没错,是死人,所以自从那次之后我都不敢乱试符咒了,生怕被自己玩死。

  先天八卦赦令也只有一赦能使用,其他两赦我试过很多次都是没有动静,不过有一次三赦有了一点点反应,就是感觉都了虚弱,这代表着渐渐能使用出三赦了。

  在这两年间,并没有遇到厉鬼之类的东西,鬼魂倒是见到不少,不过都是一些孤魂野鬼,没什么危害所以完全没理会,而我天天都看到鬼,逐渐逐渐的就不怕了,有一次一只恶鬼变成一副恶心样来吓我,我直接给他来了一发,随后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而梁晟那几个家伙也都退学了,梁晟是因为打了我们班的语文老师被开除的,估计他也是实在忍不了才这样的,胖龙那孙子是跟女人跑了,说什么要帮家里人传宗接代,大爷的,摆明被女人迷死了,毛峰那孙子也是,都TM迟早死在女人手里,这俩孙子,这个宿舍也算是散了。

  后来又来了一个哥们,叫茗阳,长的比毛峰还帅,经常背着一个书包,一副高冷样迷死那群死的,不过很少见他会去上课,而且这孙子有时候晚上居然不回宿舍,更气人的是老师居然不管他,为什么我不回去等候我的却是我老爹,这就是帅哥和吊丝的区别吗?

  有一次半夜两点几他回到宿舍,衣服都破破烂烂的,而且手臂还有抓痕,更奇怪的是抓痕上面有黑色的妖气残留着。

  我从手札中区别出了妖气、尸气、阴气、煞气,居然分这么多种,而且还分等级,分别是黑色、绿色再然后就是红色,红色的妖气或尸气都是在古代才出现过。

  我被吵醒就去问他怎么回事他居然对我说:“没你事!”

  什么人啊,我关心关心居然被当空气,生着起就把妖气的事情忘记了,后来也有几次晚上没回来,而今晚我就决定跟着这孙子,看他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九点几左右,这孙子还在宿舍,而我就在床上躺着偷偷瞄着他,一晃就到了十一点,他终于有行动了,他背起书包看了我一眼,我此时是闭着眼睛在假睡,随后他就出去了,而我立马起床然后职业病的把几张符咒装进口袋就跟着出去了,此时他小心翼翼的避过摄像头然后一个翻身居然跳过了两米多高的墙,我去,武林高手啊,然后我生怕跟丢了就学电视里面的慢动作一样躲过摄像头然后一跳抓住了围墙便爬了出来,还好我被吴叔“虐”过,不然肯定爬不出来,搞了半天原来这孙子是这样出来的,怪不得老师不管,都没看到管毛啊,我跳下来的时候四处看看,找到他的身影就跟上去了。

  JB看正c;版章节上=;酷匠网.q

  跟着跟着就来到了一棟别墅,他的搭车来的而我是跑来的,我都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此时腿一抖一抖的,后悔死了,别墅门外挂着白灯笼,嘶,这不是死人了才挂的吗?这孙子怎么跑这来了,他进去的时候门口那俩高大的黑衣人没有阻止,我也跟着进去,然后被赶了出来,我明明没有看到他有做什么,明明就直接进去了,为什么我会被赶出来,我不服气然后就绕到后面爬墙进去,墙高两米多,但对我来说,很难,我摔了三次才爬上去,浑身疼死了,我往里面看了看,里面有一副棺材,人不多,加上我和茗阳那孙子估计只有六个人,估计只有亲人在场吧,而茗阳这孙子此时穿着一身道袍,和易哥有的比,不过他穿起来是一身正气,而易哥穿起来是一身晦气。

  搞了半天原来这孙子是阴阳先生,怪不得那天晚上会被妖怪抓伤,随便来一个舍友都是阴阳先生,真TM醉了,我缓缓跳了下去,没人发现,然后就小心翼翼的靠过去,这别墅很大,而且还有一些大树,我就躲在这些大树中,我看清楚了棺材中的人,是一位老者,茗洋这孙子此时在拿着一只铃铛在摇,嘴里还念着一些听不懂的东西,大概是一些往生咒之类的,反正我不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