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他就跟我说了事情的大致,在昨天中午的时候毛峰看到一个大美女就上去搭讪了,然后这孙子居然旷课陪这女的去看电影逛街,刚到晚上就睡在一起了,我只听说过闪婚,可还真TM的第一次听说过闪上的。

  之后我也大概猜到了就说:“估计这女的那黄毛也看上了就是追不到却突然走出来一个孙子把自己女神抢走了然后就过来找人,对不对?”

  “我去,晓飞,你居然全对了。”梁晟目瞪口呆的说。

  “嘶,慢着,你们说那黄毛看上罗曦了?”毛峰擦了擦眼角说。

  我没有理毛峰说:“那怎么会来找你的?”

  “我听到有人在叫毛峰这鳖孙的名字就代替他应了。”梁晟坐在凳子上揉着他的眼睛说:“本来以为那孙子就那几个人,谁TM知道突然冒出来一群。”

  “行了行了,等胖龙回来再去找他们算账去吧。”我摆了摆手说。

  然后我们就在老地方吃了点东西就回学校去,回去的时候毛峰这孙子还一直问:“你说那黄毛看上罗曦了?”

  最后我嫌烦就骂了一句:“是是是,你赶紧去保护你的罗曦去吧。”

  罗曦,和我们在一所学校,不过是高三的,高鼻子大眼睛留着一个蘑菇头,女神范。

  之后的几天他们俩都会去上课,而我也不例外。

  今天是女鬼的头七,我跟老师请假然后在宿舍里面画诛邪符,可是没有一张成功的,看到地上一堆废纸,一个字,烦,在中午的时候黄纸都没了,我就出去外面买准备画一整天,此时我的肩膀已经麻了,完全不想动了,可是想到手札中介绍的厉鬼,动力马上来了,因为我怕屎。

  后来出去散散心,在路上我遇到了一个人,简直是缘分,他就是那天的大叔,可是此时他所做的事情令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大跌,这鳖孙居然女票女昌,而且还赖账,我刚开始还不知道,可是靠近后听他在和一个妓女在说价钱,大概内容就是大叔说要刷卡而那女的没刷卡机然后又说去银行取钱那女的也不让,真TM奇葩,头一次听说出来女票女昌是刷卡的。

  “哎,大叔,你还记不记得我啊。”我靠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记得记得。”他看到我之后就如抓住了救命稻草然后小声的问我:“有没有五百块,赶紧借来。”

  “借钱啊,不借。”我听到借钱就赶紧掉头却被他抓着威胁道:“今天好像是之前那女的头七对吧,不想死赶紧借来。”

  听到后我心想:这大叔好像肯帮我,既然能救我的命,就算是给他也值了啊!

  我装作很舍不得的从口袋掏处五百块钱递给他,他立马抢了过去然后从衣服里拿出七百都快,合起来都给那女的说:“到数了吧,赶紧走。”

  那女的拿到钱数了数哼的一声就离开了,我咪着眼睛说:“你刚才说要救我的。”

  “算你好运,要不是这急钱,你至少要给十万我才肯救你。”大叔一副恨不得赖账的样子说。

  我立马转移话题问:“你不是道士吗?”

  “龙虎山弟子,易星!”大叔故意把自己的名字拉长了音调。

  “那我就叫你易哥吧。”我赶忙迎合说,然后又问:“既然是龙虎山弟子,也会去女票女昌?”

  “谁说道士不能女票女昌的。”易叔瞪了我一眼说。

  “那你晚上准备怎么救我。”我想了想问。

  “有两条路,要么把那女鬼打的魂飞魄散,要么感化她然后送去轮回。”易哥白了我一眼然后又变得很严肃问:“你的右眼是怎么回事,又像阴气,又像业火。”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只是能看到鬼魂。”我没有把紫色火焰说出来。

  说着说着我们就来到了一家酒店,我之前还以为易哥的银行卡是真没钱的,可是现在才发现是大错特错,这TM完全是一土豪,因为买单的时候易哥拿出他的银行卡刷的时候我看到刷卡机上面显示着五千左右的数字。

  随后,易哥就跟我说要准备准备就回到了他的房间里面,进去后看到床上放着一个黑皮箱子,衣挂上挂着一件风衣,易哥就关上门走到床上拿起箱子打开,里面装着很多符咒,不过大多数都是黄符,只有几张红符。

  符咒也分五个等级,分别是黄、红、紫、银、黑,这些符咒不是因为符纸才被划分出等级的,而是都用黄纸来画的,如果道行足够,所画出的符咒就会自然变色,而手札中的符咒最高等级也只有紫符而已,烈阳符在所有符咒中估计是等级最低的了,不过既然能画成功说明我也有天赋。

  “小子,你拔一根头发来。”易哥拿出一个布偶问我。

  我拔了一根头发递给他问:“这是要干嘛?”

  “跟你说也不懂,拿来,还有生辰八字是多少。”易哥一把抢过又问。

  之后易哥给我介绍为什么问我要这些东西,因为把头发贴在伤害然后把生辰八字写在上面就可以让女鬼误以为那是我,简直神了啊!

  “嘿,小子,我看你的眼睛有些奇特要不拜我为师我叫你道术来斩妖除魔。”易哥摆弄着手势自以为很酷的样子。

  想了想但还是说了出来,我把手札的事情大概的跟易哥说了一下他居然白了我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说:“先天八卦赦令我听惊风师伯说过,威力好像很厉害啊,怎么你说的好像一文不值的样子,而且还有你的天赋这么愚钝怎么会先天阴眼,嘶不对,应该不是阴眼,先不管眼睛,就你画张烈阳符都画了一百多次才成功,我师弟是天生阴阳眼第一次画就成功了,这就是差别。”

  我现在这一脸憋屈,这我什么都没说自己提起我要收我做徒弟,又说老子没天赋。

  “你拜在谁的门下了?”易哥白了一眼问。

  我一脸黑线的说:“还没有。”

  “听你说的那手札应该是个好东西,自己慢慢专研吧。”易哥估计是知道我天赋差压根不再提收我为徒的事了。

  我今天整天都跟着易哥,生怕他突然走人,他带我来到一间足浴按摩店,在前台,有两个妹子,穿着红色旗袍,长的水灵水灵的,看得我都流口水了,而易哥这孙子走上去眯着眼问:“妹子,这地方正不正规?”

  俩妹子疑惑对视一眼然后说:“正规啊,老板,我们这里的足疗师是最正规的。”

  听到易哥和前台妹子聊的我才知道这孙子把这当红灯区了,大爷的,这次丢脸丢到家了,易哥听到是正规的脸马上黑了下来说:“正规,正规我来你这干嘛。”

  然后就转身把我拉走了,我TM还想看到几眼那俩妹子就这样被易哥这孙子拖走了。

  “你晚上还要保我呢,要是摊了咋办。”我白了他一眼。

  易哥弄了弄他的衣领说:“就一只小小的厉鬼,至于那么紧张吗?”

  看到易哥那淡定的样子我心里居然多了一份心安,随后,易哥给我留下电话说晚上打给他就走了,我问他去哪他说:“去享受性福去。”

  然后这孙子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就一个人打车回到宿舍,我看了看时间,都下午四点几了,易哥现在就去红灯区,晚上行不行的,不行的话我估计就得去跟阎王爷喝茶谈世界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十一点了,而我和易哥就在学校后山的小树林里面,易哥此时穿着一件道袍,面前有一张桌子,用黄布盖在上面,桌子中间放着一个香炉,旁边放着蜡烛,黄符,一把桃木剑和一个铃铛,还有一个木偶,木偶上面贴着我的照片和写着我的名字还有生辰八字,这个木偶可以欺骗那只鬼,让她以为这是我,这是易哥跟我说的,听起来玄乎的很!

  我整整站了一个多小时,在十二点五十几分的时候周围的温度瞬间冰冷,而易哥就皱眉说:“来了。”

  突然我眼前出现了之前一直会梦到的那女鬼,她此时正迷茫的看着桌子上摆放的木偶。

  “天地玄宗,灵气冥之,闻风鬼泣,零静风冥,急急如律令!”易哥拿着一张黄符冲向女鬼念道。

  就在符咒差点贴到女鬼的时候,女鬼诡异的笑了笑然后瞬间闪到易哥身后一把掐住脖子,易哥完全没反应过来被掐的一脸,含糊的对我叫了一声:“赶紧过来帮忙。”

  w看正版章K节上@酷E*匠网

  我此时因为整整站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腿已经麻了,完全动不了,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而易哥居然被厉鬼掐得接不上气了,早上还那么自信,完全被坑了,突然我灵机一想我还有一招“射头发”啊!

  说做就说,我拔了一根头发指给厉鬼念道:“一赦,乾卦统千兵。”

  头发变成红光“咻”的一声射向女鬼,这次红光没有让我失望,而是直接穿过了女鬼的身体。

  “啊!”女鬼吃痛的甩开了易哥惨叫,然后就张牙舞爪的冲着我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