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是倾雨就顿时就心跳加速,脸也热乎乎:“早啊,倾...倾雨,呵呵.....”

  我居然在傻,这是激动还是最抽筋,倾雨看我这个样子就捂着嘴笑,然后就一把拉着我的手走进教室:“走走走,回教室。”

  女神拉着我的手啊!此时我不知道要用什么词语描绘我的心情了,反正就是开心,爽,被女神拉着手回教室,不知道多少人在嫉妒我,刚进到教室就听到起哄声,女神一听到赶紧放开我的手就捂着脸走回座位去了,一群死鳖孙啊!此时我心里不知道有多想上去单挑这五十多个孙子,自己没那魅力就搞我的好事,我看了眼女神,想了想只好回到座位去了。

  “喂,晓飞,昨晚死哪去了?”突然后面传来梁晟的叫声,我回头一看,梁晟和毛峰俩人两个熊猫眼,满脸苍白,要是大晚上看到他们俩,估计以为遇到猛鬼了呢。

  “拯救世界去了呗”我没看到胖龙疑惑问:“胖龙呢?你们明明醉的像烂泥怎么这么快醒来了?”

  “你不看看我是谁。”毛峰挺着胸膛说。

  “滚犊子,少吹牛一天不行啊。”梁晟打了一下毛峰说:“我们喝胖龙家祖传的醒酒茶才这么快清醒的,胖龙那家伙大概在那班泡妞吧。”

  闲聊了一会,很快,老师就来了,整理了一下纪律就正式上课了,而我就睡着了。

  又看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子背对着我,缓缓的转过头,又是那个女鬼,诡异的对我笑了笑,然后她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四处看了看,突然,她出现在我面前,场景还是和昨晚一样,依然是穿我的胸口,不过这次血腥了很多,我的心脏被女鬼拿了出来,而且还没有醒过来,最后女鬼一把捏碎心脏,血液溅到我脸上,我已经被吓懵了,最后一偏黑我才醒了过来,然后惯性的大叫一声:“啊!”

  我们语文老师是个老迷信,常常给我们这群学生叫鬼故事,而刚才就是讲到高潮的时候被我啊的一声吓个半死。

  “张晓飞,滚出去做一百个深蹲。”语文老师指着我吼道。

  “哎,老师,您讲的太恐怖了我就是被吓了一吓。”我恬不知耻的狡辩。

  “一百五十个。”语文老师盯着我,眼神中带着杀气。

  “这,不是。”我还没说完他就满带杀意的说:“两百个。”

  我只好屁颠屁颠的出去走廊做起了深蹲,而梁晟和毛峰俩鳖孙爽的一直在笑,然后语文老师就奖励他们出来一起做深蹲,做深蹲的时候我心想怎么老是会遇到女鬼,难道已经开始变煞了吗?

  “什么狗屁语文老师。”梁晟不爽的骂了一句。

  突然教室传出来一句:“放学梁晟去我的办公室等我。”

  很快,便放学了,我和毛峰就去老地方吃饭,而梁晟就在语文老师的办公室上“政治课”了。

  “哎,小飞,今天倾雨怎么会拉着你的手啊。”毛峰突然问了一句。

  /X最"9新t章t节F上酷|匠+网a《

  我也想不通,估计是母性泛滥吧,随便敷衍了一句:“当然是看上飞哥我了。”

  然后我们就开吃了,刚开始毛峰不知道是AA制,往死了吃,当我说的时候这货居然抱着我大腿说:“飞哥,不,飞爸,您就替买一次单吧。”

  我实在没办法只好答应,买完单后我自己去买了一些黄纸和朱砂还有毛笔画符咒之类的,既然已经学了就认命了。

  然后回到宿舍已经中午十二点了,我就照着手札中的那一套完整的符咒来画,有五道符咒,分别是烈阳符、清心符、诛邪符、五雷符,还有一道就是血符,顾名思义就是用血画的符,手札中介绍一般道符都是用朱砂来画的,而血符需要用血为引,威力极大。

  我要画的就是烈阳符,烈阳符作用不大,相当于打火机,比如抽烟的时候用阳火点燃烈阳符就可以点烟了,所有符咒都是催动阳火点燃的,除了血符之外。

  烈阳符在这五道符中算等级最低的,清心符的作用是把鬼魂打出人的躯体,而诛邪符的作用顾名思义就是诛邪,五雷符的作用手札说的很神,说是沟通雷电来灭鬼或怪,而血符只是记载着画法,并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但威力却是最大的符咒。

  做好准备之后便拿起毛笔画烈阳符,画符咒需要一气呵成,中间不能停,如果稍微画错一点前面的就会前功尽弃。

  大概两点几左右,我整整画了一百张烈阳符,一百张啊,从小到大都没这么认真动笔过,可却只成功三张,这什么概念,一百分之三?

  我收拾好失败的烈阳符,拿起烈阳符,掐剑指夹着,聚精会神的念到:“天地冥阳,元始安烈,心神丹圆,丹朱阳烈,急急如律令!”

  符咒没有任何动静,当我以为点不着的时候符咒底部一道紫色的火焰渐渐完好无损的将符咒包裹起来,并不是符咒的顶部点燃,而是整张符咒都有一层紫色的火焰,看到火焰包裹着手指,就随着本能反应将符咒甩开,当符咒脱离手的时候紫色的火焰就消失了,渐渐的飘落,当符咒快要掉在地上的时候突然变成了灰,一堆整齐的灰,我刚想蹲下去看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散开了。

  而我的手指在夹着符咒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紫色火焰的温度,既然没有温度怎么可能将符咒完全的烧成灰烬,火焰是紫色的,我觉得应该跟我的右眼有关,这只眼睛十分奇怪,手札中并没有记载着这样的眼睛,拥有阴阳眼阴眼的能力,还有奇怪的紫色火焰。

  阴阳眼,分阳眼和阴眼,阴眼不只是能见到鬼怪这么简单,比如一些妖类变成人的模样,在其他人的眼中是人来的,而在阴眼中依然是妖怪,阳眼具有攻击力,这只是手札中记载的,并不一定是真的,因为手札中所记载的开了之后阳眼的威力,太TM变态了,完全可以和火箭筒有一拼了。

  随后,我又试了一张张烈阳符,依旧是紫色的火焰包裹着符咒,这次我并没有甩开,而是紧紧的夹着,火焰并没有温度,细耗感觉都没有,只是有着火焰的形状却没有火焰的本质,我夹着烈阳符并没有太快放开,而是等了大概一分钟左右才放开,这次符咒并没有飘落到地才变成灰烬,而是刚放开没有一秒钟就变成灰散开了。

  想着想着突然手机铃声:“爷爷,您孙子给您打电话了,爷爷……..。”

  “晓飞,你在哪呢?”接通后传来梁晟的声音。

  “在宿舍呢。”我拿起电话说。

  “赶紧来老地方,干架。”梁晟说完就挂了。

  你大爷的,我骂了一句就把手札放回书包然后去老地方了,初中的时候打架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我来到老地方看到一大群人围着他们俩的时候刚想掉头走人就听到这俩孙子大叫道:“老大,老大您终于来了。”

  突然人群中走出一位浑身肌肉的魁梧男,我看到后顿时暗道:“该死的,又被这俩孙子坑惨了。”

  “你...你就...就是他们的老...老大?”魁梧男说话一段一段的,搞了半天原来是结巴。

  我认为已经没法解释了就说了个是,之后的剧情都猜得到是什么样的了。

  “哎...哎,兄弟...弟们干...干趴他们。”魁梧男挥了挥手说。

  十几个人冲了上来,我就纳闷,怎么不分几个给那俩孙子都一股脑的冲我这来干嘛,这群人大多数都是小混混、杀马特,拿着木棍就往我这打,我虽说会擒拿手,但也不至于像武林高手那样单挑十几人啊,最后被打趴在地上,浑身疼,而那俩孙子也一样,不,他们比我还严重,还好我的身手比较灵活,我只是手臂被打到,而且还放倒了五个,我的手臂就被木棍打的淤青淤青的,那俩鳖孙就鼻青脸肿的,看起来十分滑稽。

  “干什么呢!”突然传来一声吼叫,这群警察来的真及时,我TM都快被打死了才来。

  “哎,刘...刘大哥啊、啊,这不...不是在教训小孩...孩子嘛。”魁梧男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烟递给带头的警察说。

  接过烟点着之后吸了下就说:“几个小毛孩教训教训就好,别闹大了,散了吧。”

  “今...今天我...我给刘大...大哥一...一个面子,兄...兄弟们走...走!”魁梧男对我们吼了一声。

  这群混混走的时候还不忘踢一脚我们,该死的,很快,都走光了,就剩下我们三在地上坐着,我无语说:“你TM跟我说这是干架?不是来挨打?”

  “哎,刚开始就那黄毛的狗东西的,谁知道突然叫出来一群人。”梁晟捂着脸缓缓爬了起来。

  “飞哥,我就路过被拉来挨了一顿打。”毛峰这孙子居然红眼了,跟一娘们似的。

  我缓缓站了起来甩甩胳膊问:“你怎么会惹到这群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