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车子就开到了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居然是五星级酒店,打出生到现在我都没进去过。平常胖龙最多会请我们去酒店,没想到这次居然会是五星级的酒店,进去后前台哪里有俩妹子,都穿着大红长袍,长的就御姐范。

  酷X匠:●网MH首^r发

  “喂,你发财了啊你?”我拍了拍胖龙问。

  “我爸才发财了,听说好像大半个中国的茶叶生意都是他做了。”胖龙边走边跟我说,然后就走到前台跟那俩妹子聊了起来,估计是在订房间和点菜吧。

  “好了,跟我来。”胖龙点好菜就带我们进到一个包间,包间号码八八八,真是醉了。

  “哎胖龙,你点了什么菜。”毛峰这吃货刚进去就问。

  “我跟他说低于五十的都别上,其他全要。”胖龙耸了耸肩说。

  “我去,再生父母啊,你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啊。”毛峰抱着胖龙说。

  我白了他一眼:“打住打住,是你的再生父母,关我**事。”

  很快,菜一直上个不停,而毛峰也吃个不停。我就纳闷不是胖子才吃的多的吗?怎么这一大帅哥这么能吃,难道是饿死鬼投胎?

  “呃~呃。”我打了一个好长的饱嗝。

  “哎,晓飞你看对面大楼顶上有一个女的在打电话耶。”梁晟这shabi喝了一杯红酒就成娘娘腔了,居然掐了个兰花指指着对面楼顶,我问胖龙这红酒是几年的他居然说是八二年的。

  “噢,是吗?”我的脑袋也有一点点迷糊了,看向他指的地方。“嘶,大美女啊,穿着红裙子,怎么站在围墙边上跳舞啊。”

  “嗯?慢着,站在围墙边上,不对,对面那女的是要跳楼。”我搓了搓眼睛仔细的看向对面大楼,突然被这场景给惊醒了。

  “谁,谁要跳楼,是你吗,小飞飞。”这shabi梁晟居然抱着我,还往我脸上亲。

  “滚开!”我使劲的推开他便冲出包间使劲全力跑出酒店。

  走到对面大楼楼下有很多人拿着相机在拍照,一群小混混居然还叫嚷着:“跳啊,你TM快点跳我好发上网啊!”

  我看不过去就上去把他的手机抢过来扔到地方愤怒的骂:“你TM是什么人!”

  “草泥马,老子拍照关你毛事,妈的。”被我把手机摔到地上的小混混就一拳往我这打来,其他的几个也扑了上来。

  我灵活的闪躲然后猛的一拳打向他的脸上,使出擒拿手把其他的都放倒,可突然被剩下的两个偷袭把我压倒在地上。

  “嘭”的一声,那女的跳了下来,就在我面前,她的血液溅到我的脸上,死相十分恐怖,眼珠已经掉了出来,五官也已经扭曲了,我和她差不多脸贴脸了,突然她的嘴在蠕动:“死,死!”

  说完就断气了。

  压着我的两个混混看到这场景直接跑了,此时我的心情十分失落,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我面前,很快周围便围满了人,有的在拍照,有的在议论,有的在打电话报警。

  女子的尸体突然飘出一个女“人”,这女“人”和她的尸体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她的脸色煞白,好像找不出什么比她的脸还要白的东西了,而且她没有眼珠,只有眼仁,看起来十分诡异,她对我笑了笑,她笑起来更加阴森,最后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又是这样,不过这次从尸体上飘出来的“人”对我笑了,小的时候村里面死人了我都会看到一个和尸体一模一样的“人”在死者家里徘徊,可以他们看到我并没有对我笑。

  警察很快来到了,把现场围了起来,找我和几个人在录口供,之后记下我们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然后就叫我们离开。

  “让一下让一下。”一个看起来大概四十多岁的大叔挤了进来,看到这场景便皱着眉头,然后看向我,突然他看起来十分震惊,满脸不可思议。

  “唉唉唉,前面那小子。”我听到声音就转过头,一个满嘴胡须的大叔对我挥了挥手便跑了过来。

  “有事吗?”我问他。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表情了,完全板着张脸。

  “小伙子,你刚才看到那女子了?”大叔眯着眼睛看着我问。

  “你怎么知道?”我有少许震惊。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弱自杀,必定下无间地狱受苦,而身穿红衣自杀的女子,若死时带着极大的怨气,便会变成厉鬼,在头七之时,便是她死时所恨之人断魂之日。”大叔说的振振有词,然后指着我说:“而且如果此女子变成厉鬼,先杀她所恨之人,然后便到你。”

  “你怎么知道我看到她的?”我疑惑的问,明明只有自己看见那女的。

  “猜的!”这大叔一点都不知耻的说。

  “滚犊子,妈的,还以为真遇到一个大师了。”我本来就心情不好,知道被他耍了就上去狠狠的揍了他一顿然后走回了酒店。

  “小子,到时候你来求我都不救你~你。”大叔趴在地上惨叫。

  我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酒店回到包间里。

  梁晟看到我便喊叫:“小飞飞啊,我还以为你真去跳楼了,害得我伤心了半天。”

  说完这货又拿起酒杯往嘴里灌。

  我没理会他,对胖龙说:“我先回宿舍,你们继续玩。”

  “噢。”在场的只有胖龙属于清醒的,他简单的回了我一句。

  然后我就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我躺到床上想今天的事情。

  看到女“人”时的样子我居然没有产生恐惧感,因为小时候比那女“人”更恐怖的都看到过,只不过当时吓哭了,而家里人依然觉得我看错了,我想了想,忽然想起那本手札,便拿出来看的津津有味。

  原来我小时候和刚才看到的那些并不是“人”,而是鬼魂,鬼魂分几种,分别是孤魂野鬼、恶鬼、厉鬼、鬼妖,这是从手札中了解到的,还有那个大叔说的也是对的,手札中记载着厉鬼的形成,有很多种,不过首要前提是女子生前必须要有巨大的怨气,而在那女人肯定是有怨气才会跳楼的,不然一个平白无故的人怎么会去寻死,而且还穿着红裙子,估计女子变成厉鬼的几率十分大,到她头七那天便是先杀最恨之人,然后便到我。

  手札中还记载着很多道术、符咒的画法、阵法、还有一些妖怪和尸煞之类的,玄乎的很,可是我却相信,因为我能看到鬼,就这一点我就相信手札中的是真实的。

  我便学着手札中的道术,名叫先天八卦赦令,名字很酷,不过只有三赦,应该是不完整的,因为先从第一赦就到了第三赦,最后就是第八赦,中间短了几赦,而第一赦很简单,只是拔一根头发然后念咒语就可以了,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好奇心了,我立马拔了一根指向天花板念道:“一赦,乾卦统千兵!”

  头发居然变成红光射向天花板,本来我以为会把天花板射穿的,因为看到变成红光很牛逼,谁知道居然消失了,没错,是碰到天花板红光就消失不见了,而天花板完好无损。

  “靠,威力这么大啊。”我一脸无语了,这可是手札中唯一的一套道术,其他的大部分是符咒和阵法,还有就是只有三赦,威力就这样以后怎么样降妖除魔,我又试了试剩下的俩赦,没有动静,估计第一赦是给新手练练手的,剩下的才是主菜,我又试了试三赦和八赦,丝毫没动静,估计是道行不够,所谓道行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比如画符咒,如果你没有任何道行就算画出来也没有用,阵法也一样,没有道行就无法催动。

  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我看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背对着我,我缓缓走了过去,她缓缓转过头了,没错,是头转过来身体却不动,看起来十分诡异,是今天死的那个女人,她的脸色煞白煞白的,突然,她诡异的笑了笑就冲向我,此时我根本动不了,手脚完全不受控制,而女鬼飄在我面前,伸出手直接穿过了我的胸口。

  “啊!”我整个人跳了起来,四处看了看,还在宿舍,摸了摸头,居然满头大汗了,心有余悸的说:“原来是梦,吓死了。”

  我会死吗?我会被女鬼杀死吗?不然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梦到自己被杀死了,我摸了摸胸口,必须得找那天那大叔救命,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就起床洗漱去了,因为今天是正式上课,随后就把手札放进书包里面,背着就走向教学楼,随身带着。

  今天要做的是去买一些黄纸和朱砂还有毛笔,因为我要画符咒,不过也得上完课才能去。

  “哎,小飞。”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后背,我转头一看,原来是李倾雨。

  李倾雨,我女神,我喜欢她两年了,不过她并不知道,所以我这属于暗恋,身高一米六左右,齐刘海,大眼睛,翘鼻子,长的水灵水灵的,不过我并不知道她家在哪,不过估计很有钱,因为常常都有汽车来接她,而且开车的还是黑衣人,十足保镖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