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普通通的吊丝,本来应该像其他人一样平平凡凡的度过一生,会为找不到媳妇而苦恼,为没钱没车没房而苦恼,但是因为一本奇怪的手札而改变的这平平凡凡的一生。

  我叫张晓飞,今年十六岁,重庆垫江高中,高二学生,右眼打出生就是浅紫色,而且常常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人”,小的时候他们会跟我讲话而且还会装鬼脸吓我,那时候只不过当他们是一些玩伴,现在才明白,原来那是鬼。

  今天则是高中放寒假的前一天,而我就在教室跟一群人才吹牛逼。

  “切。”梁晟的眼神突然变的很猥琐说:“放寒假跟不跟哥去潇洒啊!”

  “算了算了,还是回老家过好点。”我白了他一眼。

  这货上次暑假叫我跟他潇洒居然带我去收小学生的保护费,我当场就懵了。

  “不去算了。”梁晟无力的说。

  “明天就放假了要不今晚哥几个去喝几杯?”突然一个浑身肥肉戴着一副墨镜的胖子说。

  这胖子叫刘龙,我们叫他胖龙,富二代,家里是做茶叶生意的,经常请我们几个去上网喝酒。

  “好好好!”毛峰听到有人请喝酒就开心的连他爸是谁都不认识了。

  这三个人才就是我的舍友,一个比一个牛逼。

  梁晟浑身肌肉,一米八左右,顶着一个平头看起来很阳光,而胖龙就浑身肥肉,一副富二代的形象,左手戴金戒指,脖子还带着一条大金链,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有钱似的,毛峰他长的十分帅气,迷死了那群恐龙女。我就属于大众脸了,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身材刚刚好。

  傍晚,我们四人来到一个烧烤摊,这胖龙还想带我们去酒吧的,不过我们不怎么喜欢去那种地方就选择了去吃烧烤。

  “喂,晓飞,放假真不跟我去潇洒?”梁晟嘴里塞满了肉说着都听不清在说什么。

  “滚犊子,还想坑你飞哥,滚滚滚。”我好气没气的说。

  毛峰全程在吃,几乎不说话,就像饿死鬼一样吃个不停。

  而胖龙却吹嘘说放假又去什么什么地方度假,果然家里有钱就是好。大概十一点左右,只有毛峰这孙子醉的稀里糊涂的,我就搀扶着毛峰回宿舍去了,他们两个却去网吧通宵去了,回到宿舍的时候我把毛峰扔在床上,然后回到自己的床位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被宿舍大叔叫醒跟我说已经下午了学校宿舍的人都走光了就只剩下我。

  ”你大爷的毛峰,又被你坑了。”我暗暗的骂道。

  然后我就整理好行李,回家!

  差不多四点几了才开车,都怪那孙子不叫我起来,下学期见到他必杀之。

  傍晚的时候车才到。

  “晓飞?”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我转过头去,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吴叔!”我惊讶道。

  吴叔全名叫吴天纪,年龄四十多岁,在新湖村里面是最能打的,听说会十六路擒拿手,不过我没见过。

  小时候被他虐的可不少,经常“锻炼”我。

  “是我爸叫你来接我的吗?”我疑惑的问。

  “嗯,天都黑了还没回来就叫我去看看到了没有,走吧,先回村。”吴叔拍了拍我的肩膀便走向村里面。

  村里面离村门口大概两公里左右,平常都是我爸开他的摩托车来接我的,可是这次是吴叔,估计又得被“锻炼了”。

  “爸,我回来了”。此时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叫了声。

  “你干嘛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咦,怎么满头大汗啊?”一个穿的淳朴而美丽的女人走了出来惊讶的问。

  没错,这美丽又淳朴的女人就是我妈,罗芳。

  “错过了第一班车就得搭第二班然后又被吴叔“锻炼”了一番就这个样子了。”我白了一眼吴叔。

  “嗯?”吴叔有点无奈说:“要不是我的“锻炼”你以为你有现在这样的体力啊。”吴叔把锻炼这两个字咬的很准。

  “是是是,都是吴叔的功劳。”我拍着马屁迎合。

  “明天来我家,我教你点东西。”吴叔说完就走了出去。

  之后,我的暑假就这样开始了。

  酷LE匠网永@#久25免费/F看小!说R

  “不错不错,已经学的不错了!”吴叔惊叹道。“才一个多月就把擒拿手学的差不多了,好。”

  整个暑假就是在跟吴叔学十六路擒拿手,已经十分熟练了,现在我也是有武功的人了。

  很快,暑假还有两天就结束,我要提前一天去学校。

  “小飞,去我房间帮我拿我的烟杆子来。”我爷爷在和三叔公下棋。

  我爷爷,张振天,我还有一个大伯,不在家里住,在城里面建了房子。

  “哎,好。”我回应道我走进爷爷的房间找着他的烟杆,找了半天都找不到,最后在一个柜子里面找到了,旁边还有一本十分旧的手札。我一拿起来就感觉到冷,没错,是冷到骨里面的。随后我翻开来看,里面写着很多东西,看了一小会才缓过来,这手札是说一些抓鬼的方法和符咒的画法,还有就是一些介绍鬼怪之类的,很玄乎。

  “爷爷,这本手札是什么?”我提着烟杆拿着书走出房间递烟杆给爷爷问。

  “不知道,我记得好像是祖上传下来的,什么字都没有,好像不是宝贝,你喜欢就拿去玩。”爷爷都懒的理我了随便敷衍就拿着烟杆抽。

  “祖上传下来的?”我心里暗道,想了想拿到爷爷面前指着上面的符咒说:“有字啊,你看。”

  可是老爷子看了看我指的地方然后白了我一眼说:“又胡说八道。”

  因为小时候我看到一些“人”就会跟家里人说,可是他们都当我乱说的,久而久之就习惯下来了,所以完全不当一回事了。

  看到爷爷又这样我就没有再过问,很快就到中午了,我把手札放进书包便要出发了。

  我爸本来想说要开他的摩托车搭我去村门口的,不过吴叔突然走出来说:“跑去就行了,小伙子年轻气盛,不用惯着他。”

  我心里有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之后,我就慢慢的跑向村门口去,等我到的时候,班车居然刚刚到,不会这么好运吧!

  上车之后有很多隔壁村的人,所以很聊的来,到了下午两点几左右才到站。

  “啊,重庆,我来了。”我大声叫道。

  “啊你妹,吓死人了,神经病。”一些女孩子对着我骂道。

  然后我才感觉这脸丢大了。

  “嘿,晓飞,这里这里。”突然后面传来声音我就转过头,原来是胖龙和梁晟。

  “毛峰那孙子呢?”我走到他们身边邪恶的笑了笑,现在我可是会武功的,必须教训教训这孙子。

  “不知道,大概还没来吧,你看我们够哥们吧,在这里等你大半天了。”梁晟把手搭在我肩膀上。

  “切,先回宿舍,我放行李回去。”我白了一眼他。

  “来来来,看哥我买的新车。”胖龙指着一部宝马说。

  “牛逼啊!”我想了想又问:“嘶,你有驾照吗?”

  “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胖龙,有没有驾照啊你?”梁晟眯着眼睛问。

  “切,驾照有什么用,会开就行了。”胖龙挺着头十分自豪。

  “滚滚滚,没驾照鬼才敢上你的车,赶紧帮我提行李,回宿舍去。”我懒得理胖龙直接拉这梁晟回学校。

  放好行李后就掏出我的小灵通给胖龙打一个电话说我和梁晟在老地方等他,所谓的老地方就是学校对面的巷子里面的大排档,而那本奇怪的手札就被我抛到脑后去了。

  没过多久胖龙就开着他的宝马来了,不过重点不是他的宝马,而是还有一个人也在。

  “你TM还记不记得上次放暑假你居然自己一个人走了不叫醒我。”没错,这人就是毛峰,我看到这孙子顿时间来气就冲上去用十六路擒拿手把他锁住了。

  “啊,啊疼、疼,飞哥我错了飞哥,断了断了。”毛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锁住像杀猪一样叫着,随后我看他那快哭了的样子便放开了他。

  “哎,飞哥,怎么你变得这么牛逼了,刚才我都没看清楚就被你擒住了。”毛峰心有余悸的问。

  “滚犊子,我可是你能猜的透的。”我白了他一眼.“晓飞,这刚开学应该庆祝庆祝的,不如换个高级一点的地方。”梁晟无奈的插了一句。

  “可以啊,你掏钱,我可没钱请你到你所谓的“高级”的地方。”我一脸鄙视的看着他,这鳖孙估计寒假是跟胖龙混的,现在应该是去惯那些“高级”的地方了。

  “没事,哥有的是钱。”胖龙摇了摇宝马车的钥匙说。

  “那就向“高级”的地方进军!”梁晟激动的叫了一声。

  随后,我们就坐着宝马去“高级”的地方,原本我打死都不肯上胖龙的车的,可是他们三人居然异口同声的说:“不上自己掏钱打车去。”随后我就死皮赖脸的挤上胖龙的宝马,胖龙这技术还真不赖,我问他怎么不考驾照他居然给我来了句:“考了驾照就不能当“马路杀神”了。”

  我被他这居然气得吐血,果然我宿舍的都是人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