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瞬,毁灭一切的恐怖道刃蓄势完毕,锋芒肃杀万法,寒光集于针对金花!

  杨逸只感他的法源在喷涌,极不稳定,很狂躁,即将年例大劫难的洗礼,有绝望之意,这种感觉反馈回元神,却是那么的炙痛!

  死亡的威胁渐渐袭来,毁灭的风暴已展开攻势,游离在九朵大道金花之中,交织缠绕,而大道之刃神威爆发,直接斩向一株大道金花的叶片。

  噗!

  杨逸忍不住呕了一口气,那是在摧残道基,毁其修为,血气暂时没有被重创,所以才没有吐血。

  咒语依旧,固守心神看着残忍,只有拼命熬过了,才有机会重生!

  哧!

  毫无压力,一片金叶滑落,还被肆虐的毁灭道气所崩碎,化为齑粉,一丝痕迹也不留。

  吼~

  杨逸嗷叫不止,本源遭到创伤,霎时间修为变得不稳可以,很漂浮,只是折断了一块叶片而已,他的元神就出现了一丝裂缝,意识不全了。

  忍住,忍住,等待劫后余生!

  看9正版章节Lt上酷e匠√◇网

  此时闭目盘坐的杨逸,就像一具麻木的躯体,周身的气息正急剧流逝,金体也在发光中缓缓暗淡,生机在不可控的消逝。

  咻咻咻!

  大道之刃无情,在体内杀伐金花,毫无抵抗之力,又两片金叶被击毁,溃散开来!

  啊啊啊啊~

  无法抑制的吼叫声,太凄惨,寰宇也在与之共怆,这才毁了几片叶片,就使得整个人都像是要炸开了般,周身气息紊乱,神志恍惚,只有痛不欲生仍在演绎。

  再一片叶子滑落,杨逸的元神已经裂开了一个口子,灵韵在弥漫着,意识也变得苍白了。

  但仍有一个念想,就是咒语不可断!

  第一株金花都没有裂解完成,杨逸就已经丢了半条命,而他伴生了九株之多,那还怎么坚持下去啊。

  八株金花金光挥洒,那株残缺的金花已经被孤立在无情大道中,在接受往生,叶片被摧毁时的清音,正是诵给它的悲歌。

  大道金花是修士的本源,肉身与元神的共同源头,若不是咒语中的那一缕生机在牵扯着,杨逸早就陨落了。

  修士的金花一旦成型,就与生命同论了,大道金花有损的修士,轻的只是修为散尽,重的就是死亡了。

  一般来说,修士体内会自行生成防御,护着那关乎性命的宝贵金花,外力是很难侵入作乱的。

  只是这散道重修之法极尽奥妙,可在体内酝酿道刃,毁之而后生。

  很快,大道之刃已斩向金花根茎,在疯狂的来回穿透,使得金粉弥漫丹田,法源翻起了惊涛骇浪,要尽数绝灭!

  砰!!!

  一株金花终于炸裂,粉尘在内府飘零,彻底毁掉了!

  伴随着,杨逸的的胸口瞬间裂来,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淌着鲜血,白骨惨状,有道火在那焚烧,竟真的在焚骨啊!

  杨逸陷入最癫狂的状态,这种残忍中谁还可能矜持,唯有怒吼,宣泄着周身的疼痛。

  还好他尚存一缕意识,轻轻的默念咒语,也使得那生机绵延不绝!

  大道之刃威势不减,再三斩灭了多片金花,引得杨逸连连惨叫,前所未有的煎熬,且绵延无绝期。

  他全身都已经残破了,经受这等折磨,常人早就死掉了,只因杨逸的意志坚定,固守着一个念想,那就是诵咒语。

  “快啊!劫后的重生,我等不及了!”

  杨逸竟开始这般呐喊,想要尽快毁掉全部金花,这痛苦分担给一百人也是要命的,何况集于一人,怪不得如此凶险!

  咔!

  又一朵大道金花被斩断,去擎天柱倒,再一凌乱刀法,金花纷飞乱舞,消弥于四际!

  “啊啊啊啊啊!”

  金身数处龟裂开来,血肉模糊,真血溅落了一地,颈骨也在寸寸断裂,如洪渊的法力肆意冲刷着,却也修复不了。

  元神也被折磨得千疮百孔了,再难凝聚神识,那缕生机还在,但一口气要是憋不住了,那就会真的死亡。

  这已不是在与死较量了,死了倒还算解脱,就这样拖着残躯逆转常伦,路还很长啊!

  “咒语,咒语……我不能败,就算步入死境也要跳回来!”

  杨逸不屈的意志在狂野,古人坚持不住,这条路就由他来开拓,哪怕是后无来者了,他也要亲身印证!

  咒语果然奥妙无穷,使得那缕生机不灭,等待最后的乾坤倒转。

  毕竟是上古先贤大能合力所创,糅合了最精深的道法,经混沌灵推演后此法无缺,只在乎践行着的意志。

  但混沌灵不建议杨逸行此法,那很恐怖,十死无生,还告诫杨逸禁用,称成就无敌路,不是要以命来犯无解之险。

  无敌路,无敌路,果真不是那么容易踏过的!

  砰!

  再一朵金花陨落,极尽凄凉,道刃再发神威,铺天盖地的杀气瞬化了金花残体,弥乱的金粉漂于虚无之中。

  已经是第三朵了,本是修长的身躯,已变得惨不忍睹,杨逸很想暴走,真想一拳轰来方圆百里,太痛苦了,简直无法压制。

  他嗷叫,结界反震了他的巨音,幸好结界乃一件司法境高阶的法器所加持的,不然凭杨逸胡冲乱撞的戾气,这里早就被夷平了。

  杨逸的意识极其淡薄了,可是痛苦却愈加强烈,已数度昏厥了过去,愣是凭着最强意志,挺了过来。

  若是被宁雅儿看到此时的杨逸,定会跟着狂乱起来,或是直接感伤到晕过去,因为杨逸现在的这个样子,太惨了,让人不禁会想,他是怎么活着的。 

  血肉还在,好不容易炼就的金身已被血染了,头骨也有轻微裂痕,浑身缠绕着狂暴灵气,尽是金花破灭后释放的法力!

  就算有大意志,不会被痛死,但肉身已经残破成这样子了,还活着根本不合常理,上古的天骄也都是止步于此,就含恨陨落了。

  散道重修,超越天伦的濒死之痛,古往无人能熬过,这是魔咒!

  应是世间最难承受的痛苦了,原来死不是最可怕的,而是那漫长而彻骨的煎熬,要是成功挺过了,应该什么都不足为惧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代阁说:

明天开始考试了,愿道友们能祝代阁考个好成绩,过后会爆更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