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众人都知凌风所指,便是那修道的岁月,那可是决定了所能达到的高度,可想而知杜仙与凌风,谁更加妖孽了。

  “是凌兄承让了,此战,开阔了我的大道,我还需多谢道兄的指教呢!”

  知是客套的话,凌风只是浅笑,没有为此推辞什么,却是转而望向杨逸那边,再对着杜仙恳允道:

  “杜贤弟,凌某有些门内之事需在此处理,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杜仙眉间微咪,有所疑问,但还是道:

  “只要不闹得太大,你随意!”

  毕竟是在杜家的地盘,须征得主人同意方了行其他的事。

  大激战方落幕,凌风他想要做什么,早在众人的耳目之下,这又引得众人的注意了。

  只见凌风展开身形,由战台上踏步而下,看那神情,无喜无忧,不知所为何事。

  “噫,吴非真?”

  季漠顺着凌风靠近的方向望去,在一个女子身旁,赫然看到了杨逸,故此有些失声。

  对于这位师弟,季漠应该感激涕零的,杨逸曾为自己化解拘魂术,从获自由,算是自己的恩人,虽然两人只有一次交集。

  这时在远处的陆宇也看到了杨逸,很是欣喜,他跟杨逸几日前才告别,原以为很久都不会再见了,未曾想在这天才盛宴,还能碰见,真乃幸事啊。

  其实也在理,杨逸天纵神姿,能来参加这场雷州盛宴再正常不过了。

  要说杨逸在圣云阁交情最好的,非陆宇莫属了。

  很快,凌风便在宁雅儿面前驻步,有些阴邪的笑道:

  “魔女,没想到你还敢现身啊,而且是在这天才盛宴上,还是跟我回去吧!”

  说着就要一指在宁雅儿的额头上,想要麻痹她,就无法再逃跑了。

  “你想死吗?”

  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就如同来自地域那般冰冷,没有任何感情,好似要肃杀一切般。

  杨逸瞬间挡在了雅儿身前,两眼冷冷的瞪视着凌风,愤恨到极点。

  自从杨逸认可宁雅儿之后,就真的将她当作亲姐姐,任何人要动她,便是触碰了杨逸的逆鳞!

  “我没听错吧,这小子,竟敢威胁凌风,他是谁,这是在作死吗?”

  “好气魄,可惜注定要被格杀了,也不知为何,他敢这么针对凌风。”

  “妈蛋,是刚才睡着的那小子,难道他想挑战凌风的威严吗?”

  杨逸的言语一处,顿时引发了嘈杂,雷州有谁敢这么威胁凌风的,连老辈人物也不敢,这小子纯粹是在作死。

  凌风目光横移,好似很有趣般看向杨逸,不知在思量什么,暂时未说话。

  “吴师弟,不可!”

  季漠急道,关键时刻挺了出来,还有陆宇,也急呼,叫杨逸莫要强出头。

  “那是季漠,吴师弟?应该是季漠的师弟,圣云阁的弟子!”

  有人高呼,心中有数了,连季漠都不是凌风的一半实力,这小子是季漠的师弟,那就更加不足挂齿了。

  没人会认为杨逸像杜仙那样,少年王者,可以匹敌兄辈天骄,因为那意味着五朵大道金花的天赋,仅有杜仙。

  “额?你在跟我说话?”凌风惊讶,不容置信道。

  “动她,死!包括任何人!”

  杨逸冷言不改,脸庞静如死水,他从未想过要和凌风交好,极光教的人,要追杀雅儿,就是敌!

  “你可知道后果?”凌风冷意爆发,全面针对杨逸。

  “这小子死定了,惹恼了凌风,恐怕不能善了。”

  “话说,那美丽少女是如何得罪了凌风,?”

  “这还不知道吗,因为这魔女,被极光教的极光神晶折射出异象,还触发了护教大阵,所以这女子肯定跟极光教有渊源。”

  有顺安城的人知道内幕,说了出来。

  “道友,我师弟无意难道,还请道友息怒?”

  季漠拱手歉意道,有所担忧,怕凌风执意要拿杨逸,他也阻止不了啊。

  虽说季漠曾败在杨逸手下,但他还是不认为杨逸是凌风的对手,刚才的大战就足以体现了。

  陆宇也在恭然,还小心世眼色给杨逸,意在叫杨逸卑屈,莫要执傲。

  这令杨逸心底暖暖的,这两人,总算没有白交。

  “季漠,这是你师弟?为何与我教缉凶走近,就不怕惹祸上身吗?”凌风对着季漠也很高傲的道。

  “道兄莫怪,我会教导他的。”

  “小逸,还是算了吧,我跟他走!”宁雅儿轻声道。

  “别说了,一句话,动她,死。”

  话音顿然有力,不容质疑,感觉就像魔王的旨意,连诸神也莫敢违背。

  “我认出了,他真是泰安城名噪一时的吴非真,正是他,曾以相合境巅峰的实力战败了季漠!”

  w酷匠u!网:首‘.发l

  终于一个天骄喝道,对那件事印象尤为深刻。

  吴非真?

  本来杜仙并不在意此间事,当听到了吴非真这个名字,顿时来了兴趣,不久前他就听说了,泰安城出了一个妖孽,能够跨越大境界对敌,还曾有人拿之跟自己相比,想必就是此人了。

  “吴师弟!”季漠急了,他怎么就那么倔呢?

  “你一再挑战我的底线,就不怕我杀了你吗?”

  凌风震怒,冰冷的杀意袭来,无人能挡,连周围的人都感觉凉飕飕的。

  此时干瘦青年极为得意,他本就不爽杨逸,此时叫他遭难,自然嬉笑。

  还有姚江,曾在进坤城的时候与之发生不快,也对杨逸很不感冒,所以也在盯着这方,想要看凌风强势镇压他。

  呼~

  杨逸也迸发出肃杀之意,跟凌风形成对峙,更有反扑之势,眸子无情,战意却在升腾。

  他~怎么能够抵住凌风的威压,他真的只是相合境巅峰吗?

  “吴非真,快停下!”季漠再度劝道,同时挡在了杨逸的身前,替他迎接凌风的杀意,将之溃散。

  见此,众人心想,难道泰安城的第二天才与凌风会有一战?

  “大师兄,还请让开,我从来不惧事!” 

  季漠不理,陆宇也一样。

  “快让开,我想拿他练练手!”  

  杨逸的一句话,使得旁人咋舌,他是疯了吗,为了一个女的,竟这般逞强。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以对的杜仙开口了:

  “在我杜家不容生事,有恩怨,可上悬空擂一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代阁说:

感谢听客的默默支持,我想跟你交个朋友,恳请你能就要给代阁!还有道友们看了独断仙古,能给个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