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为外祖父消除了一个隐患,这下可以放心去寻仙古了!”

  杨逸心里的碍人石头终于落下了,只有对付了徐固,圣云阁才能安定,否则不知道他又会闹出什么动静来。

  “修为啊,还是不够看,随便对上一个徐固,便毫无还手之力,若是这样,那仙古之路该如何才是尽头!” 

  杨逸陷入深思,要是给别的修士听到这个想法,还不得一阵狂喷,不到两个月的修行,竟成就了常人花费三四年才达到的境界,不得不让人眼红啊。

  最重要的是,能够越级挑战,还能做到不败,这只有旷古奇才可以做到,跨越大境界而战简直难如登天。

  “再往上,便是修行一途的第三个境界了,若我破入虚守境,实力一定能够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虚守境,也可称守虚,意为守住六欲,不为外物所惑,也是精神修为的升华,但古来又有谁能够真正做到摒弃六欲的呢,若有,定是无敌!

  “好难,突破相合境时动用了紫冥的法,才轻易打破境界桎梏的,这次一定得靠自己!”

  杨逸感觉,修为已经足够了,逼近瓶颈,可任他再怎么冲击,也没能强行突破。

  “难道要领悟些什么吗?”

  放空全身,神识游走于四肢百骸,试图能够发现一些切入点。

  可惜,肉身的修行已达相合境的圆满,力量都已媲美了虚守境巅峰,不应该不作突破的。

  “到底欠缺了什么?”

  金花,依旧神采,其中四朵弥漫着深奥的法则与符文,那是紫冥的法在缭绕,是由金花中的烙印散发出的。

  杨逸认真研究了一番,愣是没发现任何异样。

  “虚守虚守,这个不高的境界,其他人又是怎么突破的!”杨逸非常不解,无从领悟。

  杨逸已知的突破境界方法,有人是以肉身证道,通过极端的淬炼来铸就不灭金身,强行抬升了境界;还有的就是精神上的领悟,汲取天地间的大道法则,增强修为。

  但最多的,就是吸纳天地间的元力,以及感悟自然之道,两着兼顾从而破境。

  “这些我都试过,虚守境不破,难道是时机未到?”

  杨逸也不再强求,静心沉入了冥想状态。

  暮落日又升,很快就到了大清早。

  圣云阁的长老以及高层们,都会不定时的授课,解弟子们在修炼中所遇到的一些问题,可去也可不去。

  今日是四长老授法,所以很多弟子都蜂拥而去了,但杨逸却没这门心思,因为他要去告知外祖父,这两日他就要出阁历练,给他先提个醒也好。

  忘忧殿内!

  “孙儿,你真的决定了吗?”

  云海震撼的问道,老祖的风波过后,云海励精图治,迅速又建立起了威信,比之几年前还要威严。

  “嗯,不去多经历世事,难以领悟到最真的东西,我想要成为强者!”

  云海不舍,道:

  “外祖父觉得,你的修为尚浅,应先留在圣云阁修行,等到赶上外祖父了,再出去外面也不迟啊!”

  不说这几年的游历,云海年轻时所走过的疆域,大到无边,深有感触的一点,就是外面的世界太过残酷,他是担心杨逸的安危啊。

  凭他的修为,也只是小心自保,太过张扬的话极容易殒命在外,大世里的能人,有的强大到无法想象。

  “外祖父请放心,逸儿有能力保护自己,我会低调行事的。”

  “就听外祖父的吧,我就只有你一个孙辈,若你不在身边,我寝食难安啊!”

  云海表露了真挚的亲情,非常在乎杨逸。

  闻言,杨逸心中淌过一股暖流,世上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值得他用生命去保护,所以他必须变强。

  $酷h“匠网唯一正版,1其¤i他都是盗¤版o√

  “外祖父,逸儿命格强盛,不会遇上危险的,上次老祖的那一掌斗没能要了我的命,您就放心吧。”

  云海犹豫了,却仍不答应,说什么也要就在圣云阁,他会提供最顶尖的环境给杨逸,什么法术灵丹都不在话下。

  经过了半天的周章,云海是在拗不过杨逸,最终还是妥协了,心底却百遍怜惜与不舍。

  “那什么时候启程,我也好为你准备一些东西。”

  “过两日吧,外祖父,你可还惦记着那次的正宗麻辣烫?”杨逸突然转换了话题,竟然说到了吃的。

  云海会意,非常兴致道:“甚是回味,在你离开之时再去享受一顿吧,免得日后馋了挂念。”

  一老一少,如同亲密无间的朋友般,化作流星驰向清华楼。

  再度日暮,麻辣烫的味道萦绕心田,使人留恋,但更留恋不舍的,还是自己的孙儿杨逸啊!

  在圣云阁中,杨逸还有一帮不错的朋友,杨逸决定一一都去道个别,以表情谊。

  “大胖子,我来看你了!”杨逸首先找上了他,因为离杨逸的小屋比较近些。

  “呦,猛人来了,好兄弟,你这才来看我啊!”大胖子倍感欢欣,快步迎接。

  “哈,找你吹水来了!”

  ……

  天南地北的扯了半晌当杨逸说出自己要外出历练时,大胖子也是性情之人,眼角竟然微微发红了,挽留了杨逸半天未果,惹得杨逸心里非常的内疚。

  魏涯、林封他都去拜访了,皆婉叹!

  最要好、交情最深的当属陆宇,所以杨逸在陆宇的住处逗留得最久,而且还痛饮了,把酒荡别情!

  而后杨逸去看了季漠,毕竟两人激战过,且使得杨逸一战成名,圣云阁的大师兄,他自然要去走走。

  期间季漠连声道谢,还拿出了不少宝贝,杨逸全都谢绝了,只说权当交个朋友。

  最后,他去了二长老的寝殿,这个地方他来得最多,说起来徐固曾是他的师父呢,现在是时候说明一些东西了。

  “你怎么又来了!”

  见到杨逸,徐固有些抗拒,像是惧怕。

  “没什么,就是告诉你,我要离开圣云阁了,提醒一下你,我走了记得安分点。”杨逸说道。

  徐固冷哼一声,终是应承了。

  “谢谢你的碧霄剑,我会好好保管的,还有个事要告诉你。”

  提到碧霄,徐固满肚子的怒气,那是自己的宝剑啊,都不曾舍得示人,如今却落入他手,但也无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代阁说:

万分感谢听客的大力支持,给了我写下去的动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