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逸瘫软在地上,徐固一步一步的靠近,眼神充满这邪意。

  “哈哈,别以为在同龄人中横推,便有资本对付老夫了,再给你十年我不敢说,但现在,我随时可以要你的命!”

  狰狞的面孔展露无遗,素日间的道貌岸然惶恐褪去,徐固的狠辣,跟他的师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时杨逸确笑了,笑得无比的轻蔑,但事实上,杨逸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他怎么还能如此从容。

  在杨逸的体内,紫冥的法在充斥,要流经四肢百骸,洗去身上的伤势,然而,杨逸始终将其压制着,不让其躁动。

  随着修为的增加,他发现能调动和汲取的法,越来越大量了,杨逸仅有四株紫冥珍贵的法,不能用在现在,要留待真正有价值时再用。

  上次,他也是凭借紫冥的法加上混沌剑,才能轻易击败了青龙堡的大长老,现在想想都肉疼了。

  “你还没能笑的出来,难道你料定我不喜杀生,不会杀你么?的确,只要你臣服于我,便能留你性命。”徐固冷笑道。

  杨逸虽然重伤,但只要动用紫冥的法,定能反扑,只不过,这太珍贵了,舍不得,所以才策划了这些。

  “咳,当然,你忌惮城主以及阁主,不敢动我!”杨逸有些玩味说道。

  “别太自信,若逼急我,就算不杀你,也能令你生不如死!”

  说着,指尖韵育灰气,那是正是拘魂术,徐固这是在震慑杨逸。

  杨逸微微坐直身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这是那日在青龙堡大长老雷宏的手中坑来的,里面装着许多的金灵丹,可以修复伤势,回复法力。

  “金灵丹,好多的珍藏,但你妄想了,哪怕你回复巅峰,也照样难逃臣服的宿命,这次的拘魂术,不会再让你躲过了。”

  杨逸不语,从容服下一颗金灵丹,快速运转法力吸收,这效果非常的显著,杨逸的内府开始变得平和,伤势渐愈。

  “哼,别作无用的挣扎了,这是宿命,来吧!”

  徐固刚跨出一步,指尖才伸出不远,他就停住了。

  杨逸此时正念动咒语,没想到,却能控制着徐固,这跟可怕。

  徐固只觉头颅一阵狂乱,剧痛,磨骨的剧痛,这种痛传遍全身,持续的痛感,突如其来,却不知所措。

  “啊~”

  再也控制不住了,徐固疼得狂啸不已,其音波再度将杨逸震飞,杨逸没有事先想到这个,所以再度遭劫了。

  “好痛,好痛,拘魂术,你竟然给我种下了拘魂术,我要杀了你。”

  徐固怒吼,但任他再怎么暴怒,也只能在原地抱头长啸,无法再发出攻势。

  杨逸倒在地上,胸口开始有一处龟裂,伤势比先前的更重,气血又变得不稳了。

  “老东西,我要让你连怒的力气都没有!”

  迅速服了一颗金灵丹,杨逸加快念动拘魂术的咒语,触发了更深层的口诀,是的徐固真的收声了,瘫软在地上抽搐。

  杨逸也不是狠辣之人,见徐固无力造次,他立马就停住了念咒,走近徐固。

  “怎么,没想到吧,该得意竟的是我。”

  悄悄恢复神志,徐固用极其痛恨的眼神瞪视着杨逸,就如杀父仇人般。

  “确实没想到,我竟收了你这个妖孽为徒,毁了自己啊!”

  徐固深知,被种下拘魂术,若无法解除,那性命从此就攥在他人手里了,可轻易被毁灭。

  “你这样辱我,就不怕我一怒之下杀了你吗?”杨逸问道。

  “你到底想怎样,哪怕被你控制了,老夫也不会为你卖命,就算时死。”

  徐固虽不肯放低姿态,受控于一个修为极低的小子,任谁也不会服气。

  “好骨气,可你又有没有想过,在你们野心爆棚的时候,视人命如草芥,残杀无辜之人的性命时,可想过自己也会有性命变得脆弱的时候?”

  徐固听了无动于衷,对于这些话,他根本不会入耳,不可能会触动,这也是杨逸给其种下拘魂术的原因。

  “你迟迟未动手杀我,是因为明面上我还是二长老吧,可惜,你不会从我身上得到任何东西!”

  徐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他故意提醒二长老之名,别有用心啊,他一定是怕死的。

  “我倒要看看,你的骨气能硬到何种程度!”

  说完,杨逸再度念咒,拘魂术这种神技,太过神通广大了,哪怕是千里之外,只要施法者有足够的修为,就能千里千里操纵,给人烧血磨骨之痛。

  “啊~停下,快停下!”

  徐固疼得急捂头,却忍者不求饶。

  见此惨状,杨逸心生怜意,最终还是按耐住了,他就是要徐固产生恐惧感。

  “其实我也不想杀生,真的,给你种下拘魂术,就是为了让你能够安分守己,莫在做伤天害理之事,还有全心拱为圣云阁!”

  “好说,停下来,一切都好说,不,我一定尽忠于圣云阁,不会再有二心!”

  徐固疼得不能自已,现在哪怕让断臂,也不会犹疑的,因为这侵入骨髓的痛,如同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般,常人难以忍受。

  杨逸停住了,以胜者怜悯落魄者的眼神看着徐固,心中感慨,曾高高在上的一教长老,现在却圃圖在自己的脚下,且还是名义上的师父,真是世事无常啊!

  “我信你,在没有解开拘魂术之前,你是不敢有其他坏动作的。”杨逸定睛道。

  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徐固非常悔恨,沧桑道:

  “可悲啊,只因一瞬疏忽,载了老夫一世英才,唉!”

  “哦?你怎么断定这拘魂术就解不了?”

  “我知道,又是那滴精元,连老祖也无可奈何,我认栽了!”

  酷%r匠}Z网_唯一正版+☆,vn其CA他o都b是8K盗&版

  确实,杨逸忍痛以紫冥的法加持了拘魂术,不然也侵不进徐固的识海,但这量用得极少,因为舍不得。

  “好了,你为控制我而布下的结界果然坚固,连你的音波也没有击溃,现在快撤掉吧,我还走了。”杨逸道。

  “咳咳,走吧,老夫确实不想见到你,我想静静!”徐固有些茫然,这个事实要一些时间来适应。

  “记住刚才的话,好自为之,不然……”

  丢下这句话,杨逸才展开身形疾驰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代阁说:

端午小假就是爽,大家又可以尽情的看文了,还有代阁,还是留给你们猜猜是什么意思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