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极致英俊,他的荣容颜从不受岁月的影响,风采依旧。手中的折扇为其增添了雅韵,儒道气质尽显于身。

  萧廷,就这般降临了!

  “纪老为何这么大的火气,要对门下的小辈下此狠手啊?”萧廷风雅至极,淡笑着说道。

  此时老祖心中大觉不妙,萧廷是个难缠的人,且不说他的修为已入可摘星辰之境,单是那深沉缜密的心思,便难以跟他讨好了。

  在这敏感的时候前来,定是坏意!

  “这是,城主大人!至高者都来了,这下便有公道可言了。”

  弟子们又开始哗然,城主处事一向公正,根本不需要顾忌什么,他既然插手,事情就不会闹得太僵。

  云海诧异,为维系自己的公正地位,官方极少过问派别的争斗,到底是什么使得他出面的呢?

  堡主、堂主、宗主还有徐固,都非常恼怒,不用想萧廷是来搅局的。老祖同样恼火,但还是收起了暴厉的姿态,转而恭谦道:

  “不知城主大驾,纪某方才正教导犯错弟子,所以失态了,望见谅!”

  纪老尽量表现得谦逊,企图萧廷也能还施以礼,但他却要失望了。

  “哦?会是什么大错,能引得几位道友联袂而至呢?”萧廷道。

  “门中琐事,不足以道来,多谢大人好意了!”纪老接着道。

  青龙堡主却沉不住气了,自作聪明道:

  “大人,你来得正好,此子猖獗,不懂尊师重道,待圣云阁处分他后,我们再商议今日之事!”

  处分?是要绝了杨逸的口,后面的事便由他们说了!

  然而却使得萧廷开门见山,暗表了来意:“堡主,有些事,我是清楚的!”

  杨逸嘴角微微扬起,萧廷果真前来相助了,麻辣烫的人情起到了作用。

  幕剑宗宗主失色,云海是什么时候与萧廷交好的,有他插手,局势太不妙了。

  “云兄,这圣云阁可还是你当家,怎由他人玩弄你阁主之威呢?”

  这不是嘲笑云海软弱,而是在讽刺纪老的厚颜越位,不尊门权。

  闻言云海只是苦笑,而纪老却开始表不快了。

  “城主,你这话说得好像有点不妥吧,可知我是圣云阁的老祖,且我的做法也在情理之中!”

  这时杨逸也说话了,表现得异常从容,丝毫没有为方才的重击而惧怕。

  “老祖这么快就恼羞成怒了吗,哼,我的话是真是假,验验便知!”

  众人心中翻起惊涛骇浪,本以为杨逸之前只是含恨辱骂老祖而已,未曾想竟为此争执下去,难道真的另有隐情吗?

  更)新J最I快qI上T酷Q.匠J网

  “混账!你没有资格诋毁老夫,得想清楚你的身份,一个小小晚辈罢了,若人人都寻我生事,那我岂不是都要证明清白?”

  纪老如是说,却触碰了萧廷犀利的目光,神识受慑!

  “怎么?我这城主在此,你都不给面子么?”萧廷道。

  徐固手中捏了一把汗,本来大局已定,最后却跑出来一个逆徒不够,还牵扯了一位霸主,恨意简直冲天了。

  “老朽知道城主势大,但被小辈如此捉弄与诬陷,哪怕最终证实了清白,也会留下污点与笑话的,老夫还何来威严!”

  现在便已经觉得可笑了,先前还是楚笛陷难,这下他也被矛头所指了。

  “哦?你想如何?”

  在萧廷眼里,纪老已落法网,只差最后的揭穿罢了。

  纪老知道,只要不让吴非真对证这噬血针,他们的计划就仍可进行,否则他就会颜面扫地,从此跌落神坛,还可能在萧廷手中沦为接下囚。

  “武道为尊,若此逆徒能战胜他的大师兄,他才有资格发言,老夫勉强给其求证也无妨!”

  圣云阁的大弟子,也就是季漠,那可是泰安城的第二天才,只略输于奇幻堂的翘楚蓝中,虚守境巅峰修为,实力毋庸置疑。

  众人对杨逸的认知还停留在相合境,顶天了最多也就相合境中期,同样是四朵大道金花的天赋,两人要是碰上杨逸绝无胜算啊!

  但徐固却有些忧虑,早在一月前,杨逸可是强势战胜了他的徒儿陆宇,那也是虚守境巅峰的修为啊。

  在众人的视线里,季漠缓步上前,脸色毫无波澜,好似什么事都影响不了他一样。

  他是云海的亲传弟子,没想到,他却为老祖而站出,令人匪夷所思啊!

  “老祖,你若磊落,何须整这些莫须有的伎俩,你明知他们实力悬殊,难道是心虚了。”云海质疑道,在为杨逸开脱。

  “阁主,老祖既然认为如此才有话语权,那便容我证明一下实力!”

  他是不是疯了?一个是老牌天才,一个是后起小秀,这还有悬念吗?

  向着杨逸的几人都很疑虑,生怕杨逸是在逞强!

  “好啊,要是你败了,我就割了你的舌头,让你不能再胡言了!”

  “纪老,你好狠毒的心思,我这是执法,不是跟你谈条件!”萧廷怒道。

  至此,明眼人都能看出老祖的心虚,他在弟子们中的威信正急剧骤降。

  “城主请放心,我不会让大家难堪的!季师兄,请赐教!”

  季漠仍然不喜言表,只摆出个请的姿势,傲视一切。

  萧廷、云海、楚笛还有陆宇一干人等都为杨逸担心,而徐固与三位掌教心神微松,且还稍稍面露狰狞,好似极其渴望置之死地般。

  纪老更是暗中传音季漠:将其重伤,不要让他再开口说话!

  季漠的识海中响起了纪老恶毒的声音,使得他犹疑了一下,不知会如何取舍。

  杨逸觉得,此人的心境非常平和,宛若止水,还有,他似乎不怎么推崇他的师父云海,难道这些关系中存在猫腻?

  无需多言,两人立即就碰撞起来,法能飘絮,使得临近的几人都退开,腾出了场地给他们。

  拳掌牵起万层罡风,杨逸以相合境巅峰的修为对决虚守境巅峰的季漠,竟没有被立即镇压,着实惊煞旁人!

  两人身法从容,不骄不躁,都以轻松的姿态面对,须知,这可是关系重大的一战啊。

  “你还在犹豫什么,速速将其镇压,记得重创到他开不了口!”

  纪老开始焦灼,再次恶狠狠的给季漠传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