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长老令,老祖神情肃穆,显得格外庄重,大声道:

  “阁主云海不职,我以前辈二长老之名,在此状列其即位以来的过错。”

  “其一,几年来撒手阁主应尽之责,常游在外,阁主之位名存实无,幸有几位师弟勤政,才未生大乱。其二,归来不久便险些挑起教主大战,不计后果,已失仁……。”

  几年外寻救女之法,云海确实耽搁了教中事务,无心决策重事,只得千里闻讯,他也觉得阁主之位绑在自己身上,那是荒废,早已有意让出来了。他知道老祖下一刻会明说此事。

  “我发动长老堂提议,暂撤云海阁主之位,请众长老表决吧。”

  方才老祖的骤然现世,就已经是雷霆震惊了,而现在所言,更是如雷贯耳,狠狠的冲击了众人心田。

  长老堂权力最高,可定下任何的决策,包括撤换阁主,前提是决策要合理。

  老祖的话一出,弟子们都很不可思议,这是关乎圣云阁命运的大事,不可草率啊!

  要是别人主张撤换阁主,大家都会认为那是痴人说梦,可发起提议的是教中唯一尚存的老祖,这就变得有份量了,且师出有名,阁主之位还真有可能会挪动。

  云海面无表情,但楚笛却不淡定了,决意反对:

  “老祖,师兄他肩负了大牵绊,您是知道的,且他也时常心系着圣云阁的啊!”

  “哼,这是借口,不是理由,既已承袭阁主位,就应万事移次,教务当先。都表决吧。”老祖说道。

  “这决议事关重大,师父容我等深作考虑。”

  说话的竟然是徐固,他是最乐意如此的,恨不得马上把云海踢下台,自己上位,但他还是按耐住冲动,得做些表面工作才行。

  稍后四位长老在一同商议,阁主无话,他不能参与。举手投足间,徐固好似反对般,大长老自然不会支持的。

  云牙之事已了,云海本想励精图治,欲弥补自己的失职,看来是没机会了,他不认为能胜。

  弟子们倒无所谓,他们跟云海确实生疏。

  见他们也讨论得差不多了,徐固的师父轻咳道:“好了,先说反对的吧,不同意撤销云海阁主之位的高举长老令!”

  楚笛当即举起,同时还望向其他三人,感到很意外,三长老和四长老没有动作,反倒是徐固举了起来,本以为他是最觊觎这尊位的,难道那日他说看淡了,是真的?

  意外的还有云海,徐固竟会助他?但不用想,这定是假意,结果不会变。

  “徒儿,你那票当真?”

  “当真!”徐固很肯定道。

  老祖宣道:“反对的两票,同意的请表决吧!”

  城府极深的三长老淡然举令,表示同意,而处事圆滑的四长老还不举令,不知何意。

  未等鹤发老者发问,他就自行说道:“老祖,侄儿对此时仍有思虑,还不能拿定主意,就当我弃权吧。”

  四长老这是明哲保身,两不得罪,反正结局已经注定了的,只不过还留有一点悬念罢了。

  这不在徐固的掌控之中,之前他曾游说过四长老,只是一笑回应,他以为是答应了的,这下徐固有些紧张了。

  徐固的师父,同样有长老令,自然有权表决,所以他缓缓举起了令牌,便是赞同。

  “两票对两票,其实楚笛那票不应该算的,他已被革职,为免生异议,便随他吧!下面该让弟子们表意见了!”

  徐固的师父很不甘心,都怪徐固作死,他那一票投来就完胜了,偏偏要装,这下就要取决民意了。

  这时青龙堡堡主却插话了,不满道:

  “前辈,这看起来很儿戏啊,不会是内定了结果,最终还是云海当家,是忽悠我们的吧?”

  “是啊,行凶之人只是免职,而你教之主方才又与我等犯难,岂能笑笑而过!”幕剑宗宗主也在挑刺。

  这话似有引诱的味道!

  “以教令表决,言出必行,我们不会作假,更不会反悔。”

  弟子们听了明悟,老祖说是暂时撤掉云海而已,不是一生无缘尊位,老祖这么做是在做戏给三教的教主看,他们得配合。

  就在将要掀起教令浪潮之际,于某个角落里传出一道,稚嫩中略带沉稳的声音,且极为洪亮,响彻全场。

  “老贼头,我要是你的话,真会被自己的虚伪给羞愧而死的。”

  这自然是杨逸所说,他仍藏在人群里,很快就被诸多神念疯狂的搜寻着,已经锁定了那块区域,周围人也投来了讶然的目光,觉得这货是在作死。

  “是何人在放厥词,老贼头又是污谁。难道是藏头鼠辈,只敢躲在暗处猖狂?”老祖一边说着,一边还加大了神念,企图找出杨逸。

  三教之主更是心生不悦,关键时刻竟有人相扰,真是活腻味了。

  “不用找了,你爷爷我在此!”

  杨逸瞬间挣脱了全面覆盖的神念,刚才总是从自己身上扫过,就是没能确认停留。

  杨逸施展虚游术,驾驭着先天大法,腾起后凌空而行,神游若虚,这是他所掌握的一种灵动身法,乃其母所赠。

  “竟是你这小子,徒孙,你太大逆不道了。”老祖喝道。

  见到是杨逸,徐固恨得直咬牙,虽早就知道他不是笼中鸟,但起码在拘魂术还在之前,不敢背叛的,现如此破坏,是要反水了吗?

  幕剑宗宗主也认得杨逸,今早以为他是徐固的人,没有多想,如今却没想到,他要跳出来坏事。这小子可能目睹了全过程,难道有确切的证据?

  qu酷I匠网X唯一正版,●其G他.都是盗版!;

  陆宇,林封,魏涯,大胖子他们都很震惊,哪怕同情大长老和阁主,也不用强出头啊,还大胆的称呼老祖为老贼头,可能没有好下场了。

  他们几人都跟杨逸交好,故此非常担心,杨逸就不能安安静静的看着吗。

  “孽畜,不论是什么要紧事,都须谨礼,怎还敢口吐脏话,速去领罚吧!”徐固想赶紧支开杨逸,生怕他暴露了内情。

  云海最为忧心,杨逸定是因为自己陷难才站出来的,可这只能害自己牵扯其中,遭老祖们记恨啊。

  “你一小小弟子,没有资格站此高台,快快下去!”云海也驱赶杨逸,怕他说了不好听的话而遭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