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老祖现

  三人的动作,还未完全踏出,算是警示,更像是威慑,无人能阻。

  “过分了,这里是圣云阁,不是你们的行宫!”

  云海大步横移,抵在楚笛身前,其他长老也不能坐视,皆猛然立起,看样子,不像是怕事之人。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弟子们都开始躁动了,欲上前相助,可那等级别的大战,触及便要灰飞烟灭的,根本无用。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动手了吗?”

  “怎会惹上这等危机,处境很不妙啊……”

  “门外,好像还有三百修士呢,服软……”

  从没有遇过这种场面,很多人都惊恐万分,有些人甚至大声责怪楚笛,祸起于他。

  “云海,我等只拿楚贼,不会牵连圣云阁,你确定要阻拦?”宗主沉声道。

  “牵连?动他,便是动了圣云阁!”云海毫不退让。

  “那圣云阁,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奇幻堂堂主很狂,他也有这个狂的资本,真正的奇幻堂驰名连宁帝国,无人不晓,他仅是泰安城的分堂主,也正因为那恐怖的背景,隐隐有泰安第一门派的势头。

  楚笛站了出来,手中持着他的爱剑,自负道:“想除了我,何必师出有名,直接困战便可,楚某不惧。”

  而后制止他的师兄弟们,应以大局为重,莫要为他出头。

  谁曾想,始作俑者,竟是站同一立场的师弟徐固,也不知他许以什么好处,才使得三派掌教如此卖力,令人好奇啊。

  “不用多说了,大长老,你们动不得!”云海态度很强硬。

  三位教主闻言暗喜,正合心意,这矛头,本就想指向阁主的,正好一箭双雕!

  “想清楚了,若阻我等拿人,圣云阁便不能善了了。”

  “这是我们间的恩怨,与小辈无关,同样,你们在外头的三百弟子,莫扯他们进来。”云海道。

  此际,奇幻堂堂主说了一句准备已久的话:“云海,你包庇恶人,不配再当圣云阁之主了。”

  话语很刺耳,最后还补了一句:“今日,我便让你圣云阁元气大伤!”

  “谁是谁非心知肚明,既然要玩,便陪你们玩玩。”云海霸气侧漏,浩瀚的力量迸体而出,迎战这群可恶之人。

  霎时风云剧变,天象突现,所有的威压惊于一线,苍穹都要染黑。

  a更》6新◎f最快上f酷匠)网%

  但杨逸不急,因为,那个人动了!

  化朽为奇,幕剑宗主通体湛蓝,飘然若仙,所施展的大法使他眉宇渐晰,仿佛年轻了几分。手中的宝剑已蓄满神能,开始嗡鸣悸动,宛如万剑同啸般,欲脱缰杀敌。

  “摩诘剑法!”

  他一声大喝,化开了无尽锋芒,挟神辉倾泻而出,庞然开道,这一剑,可湮灭众生!

  倏然!

  一道回天掌印先云海一步,悍然轰击强势的剑雨,那掌印,揉炼了精深的大法,金刚不坏,没有光华,却牢牢阻挡了剑雨的杀路,无法攻破!

  众人皆惊,这突如其来的攻伐神掌,竟能抵住摩诘剑法的威势,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这招不是来自决战的那几人,不知是谁所发。

  “都先停手!”

  伴随一个苍劲的声音响起,虚空中竟悄然浮现一道身影,白衣鹤发,老儒先生的样貌,待人认准的时候,却冲击了大家的眼球。

  “他……”

  弟子们当然不认得,因为他们都没有见过那个年代的人物,谈何认得徐固的师父。

  “老祖!”云海脱口而出,竟这般称呼,且声音惊讶到有些不稳了。

  老祖?弟子们听得耳膜巨震,这老者,是圣云阁的先人前辈?这太不可思议了,无比恐怖。

  徐固也跟着喊了声师父,像是也很意外般,卖弄表情。

  “云海,你这阁主怎么当的,你是要葬送圣云阁才安心吗?”没想到,才一开口,老祖便这般呵斥。

  “老祖,此事……”云海欲辩解,却遭鹤发老者打断了。

  “不用说了,我一直在看,莫不是老身还在世,你还将意气用事到何种程度啊?”鹤发老者教训道。

  论身份,阁主乃一派至尊,但论辈分,云海,还是低其一等啊,自然要表现卑谦,这是公理。

  云海默不作声,老祖的话说得过激了,不知以什么话回应,鹤发老者才转向三位教主,和气道:

  “三位掌教,老夫多有得罪了,但在此事上,请诸位给老夫一些薄面,细查后再深究。”

  三人心领神会,这都是计划好的。

  “前辈的突兀莅临,我感到很意外。但此事可不得胡乱包庇啊,会让众教不服。”奇幻堂主道,似有让步之意。

  “是啊,怎么也得有个交待!”青龙堡堡主还是有点强硬。

  由短短的几句话,以及阁主他们肃穆的神情中,弟子们已确信鹤发老者是圣云阁的老祖了,大战应该可以避免了吧。

  弟子所认知的高层,仅是由阁主与长老们组成,因为老祖级前辈都已仙逝,只在门派史书中有记载。

  鹤发老者故作深思,然后转而看向大长老。

  “楚笛,现革除你大长老之位,接受调查,待证明清白后再复职,你可有异议?”老祖道。

  “师叔,分明是他们设计陷害,您……”云海一再辩护,圣云阁不能示弱。

  “住口,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师叔吗?我几年来默守阁中太平,预在大难之时再尽残年余力,竟被你二人引得我提前出世了。”

  似还不解愤,老祖继续斥道:

  “云海,你如此沉不住气,身为阁主,一切应为大局考虑,而你却险些挑起门派之争,若连累了阁中徒众,你罪过就大了。”

  这一席话,也只有老祖才敢面责阁主大人。弟子们听着很暖心,老祖他本可以养尊处优,却要默默隐匿,暗中注视着圣云阁,这是大德啊。

  “师叔,此事是在于楚笛,不怪阁主。”

  大长老请罪,他知道,老祖的话不能全信。

  因为,老阁主也曾与之不睦,对现任阁主,可能也没安好心。

  老祖瞪视大长老一眼,转向三位教主客气道:“几位且稍坐闲谈,看来老夫得整顿一下圣云阁了。”

  “您随意,希望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堂主笑道。

  说着不再打扰这边事,只是静看。

  而后老祖的举动震惊了所有人,他取出了一块骨牌,像一枚教令,上面的纹饰古朴而生动,有梼杌怒吼,有穷奇舞爪,只看一眼便觉得霸气绝伦。

  “长老令!”

  这枚令牌,象征着持有者在圣云阁的权位,徐固他们也有,只是低了一个年代,老祖掏出它了,不知是何用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