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话什么意思,还敢狡辩,早已证据确凿了,抬上来!”

  堂主隔空喝道,有四名弟子携尸而来,担架上各有一具新死的躯体,淌血的薄衣才凝固不久,最明显的是,胸前那空洞悚人的剑伤,是全身染血的源头。

  太平之年,得见血淋淋的死人,对那些不经世事的弟子们来说,是那么的触目惊心啊,都在打着寒颤。

  楚笛看得很揪心,能达到他们这种成就,无不是踏着血路而来,经历过最为残酷的厮杀,但是,这些不同,他们都还是孩子啊,是无辜的惨死。

  “楚贼,这口剑伤,可是来自你的佩剑?”堂主冷笑。

  云海瞳孔微缩,精心策划了这么多,所谓的证据都拿上来了,下一步该是坐定罪名了吧。

  只是,这等小事哪怕做大,也不至于扳倒整个圣云阁,他们到底有什么企图,且只口不提的黑衣人,又是谁?

  他们,竟真的拿出了证据,并不是空口无凭的,敢呈上来,难道两人的死真与大长老有关?

  有些弟子动摇了,对方不会自讨没趣的。实情如何,大家都在等着大长老的说法。

  “哼,我早已料到这般,想籍此蛊惑我派之人,可还有其他手柄?”大长老怒道。

  不可置否,这确实乃他的佩剑刺死,可执剑之人,并非是他。

  当中修为稍微上层的弟子,终于有了察觉,遂大呼:伤口仍残留的气息,真是大长老的剑意。

  闻言,带动了大家纷纷感受,竟有大片人认得,那就是大长老的佩剑所致,人群开始沸腾了。

  一直沉默的徐固暗喜,他要的正是这种效应,让大长老失去信任。

  “你的罪孽,苍天自然有眼。还敢执清白之词,我可是有人证的。”

  奇幻堂堂主剑眉横挑,轻喝一声,后方一名弟子在长辈的陪同下,战战兢兢的上前,正是先前目睹大长老行凶的证人,楚笛也认得。

  当他直面楚笛的时候惧怒交加,却欲言又止。

  随后堂主朝他点头,算是给他胆量指证。

  这时奇幻堂弟子才鼓足勇气,哆嗦着吼道:“是他,我亲眼看到,就是他持剑,刺穿师弟的心脏,师弟才死的。”

  他将所看到的真实讲出,却苦了大长老,事情的来龙去脉并非这个意思,细想来,黑衣人在时间和速度上做得天衣无缝,没有留下破绽。

  看{正;版%章x节¤上Gz酷CA匠$j网

  “小兄弟,你说的话,可有遗漏?”云海问道。

  “亲眼所见,性命大事,弟子岂敢妄言。还有,你们尽可搜寻我的记忆。”奇幻堂弟子道。

  就在这时,三长老竟然有意插了一句话,道:

  “你们处处咬定凶手是我师兄,而我师兄又怎可能与这些小辈有交集,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如此论来,那就是血口喷人了。”

  这话看似在辩护楚笛,但却埋藏了另一层深意,让人猜测大长老的杀人动机。

  三位教主笑而未答,堂主大袖一挥,奇幻堂弟子神经刺疼,他的那段记忆碎片的画面,被映射出来,昭示全场。

  短暂的几个画面,如方才那弟子所说那般,大长老手持利剑贯入死者的胸口,杀人后只说了几句话,便匆忙逃逸了。

  啊!那真是大长老,不可能,大长老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很多人都不愿相信眼前所见,也有细心的弟子注意到,画面中的大长老,手上除了利剑外,还有一本经书。

  堕魔大法!天地禁书,难道……

  “楚笛,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怎么逃避,快快伏法吧!”青龙堡主咄咄逼人,眼中充满了炙热。

  “堕魔而杀人,饶不得。”宗主大喝。

  别样的味道毫不掩饰,云海再也不能容忍几人叫嚣了,震慑道:

  “怎么,想在我圣云阁拿人了么?”

  同时,杨逸捕捉到一道违和的背影混迹人群,细看,果真是徐固的师父,圣云阁前任二长老,他也在蠢蠢欲动了。

  “人非我杀,却使我这么尴尬,只恨我太不小心啦!”楚笛叹道。

  转而望向众弟子,郑重其事道:“你们,莫要被谗言蒙蔽,他们所言,至此至终都未提真凶,一个黑衣人……”

  大长老将实情宣叙一遍,然而片面之词,又有谁会轻信。

  下面斥骂声连连,皆在叹惋仁德的大长老,竟会行这苟且之事,但也有聪慧之人,仍在质疑此事。而杨逸,则盯着黑衣人,准备伺机而动。

  “真相便是真相,浪费口舌与你扯那么多,已是仁慈至尽了,既已败露,乖乖认栽吧!”青龙堡堡主道。

  受不了了,公道自在人心,自己素日德行高远,却反被诬为罪人,这几人,良心上真过得去吗?

  “我虽有错,但大错不在我。倒是你们,打着声讨的名号,背地里的作为却是什么,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吧!”楚笛怒道。

  都说清者自清,然而,自己若没有辩证的能力,被强行套上罪名也是无奈的。

  最矛盾的还是些弟子们,一边是竞争者,一边是证据确凿的嫌疑人,到底该以什么态度视之?他们这样想,应该是坐定大长老的罪行了。

  “好无耻的心思,竟还反咬一口,也太可笑了。”其实说这话的人才是厚颜无耻。

  “真相俱白,你再多的说辞都是捏造,是狡辩。”幕剑宗宗主反讽道。

  二长老由座上站起,望着几位教主,很是恭谦的道:“三位掌教道友,我认为此间会有误会,可否延后再做定夺?”

  “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可查,况且,你位份不够,这里你没资格插话!”堂主毫不掩饰的打击。

  徐固当即脸色发青,这是赤裸裸的侮辱,怎能不憋屈!

  不过这个情节,正是徐固为避免人们对他与三教关系的猜疑而设,演得非常完美。

  大长老置若罔闻,事已至此,他也无惧,只看他们如何发难,但凭他的一身修为,怎可能会栽倒在这小事之上,除非……

  “哼,你魔识入骨,哪怕拒不认罪,也照样办你!”

  青龙堡堡主突然气势大放,衣袖随即狂舞,这是大道在吹拂,波澜不止。本是平凡的躯体顿时变得巍然,傲立在那,便如一尊浩渊青阳般,凶光毕露。

  “杀人偿命,你已无生路,且还暗修禁书,那更留你不得,纳命来吧!”

  幕剑宗主也动了起来,谈吐着缥缈剑意,主掌肃杀!

  而奇幻堂堂主却纹丝不动,静侍一旁,细看,他是在纳虚空薄力,造惊世大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