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主,此时因我而起,师弟甘愿领罪,独面那些虎狼之师。”楚笛断然道。

  “莫急,如此栽赃嫁祸,是欺我圣云阁软弱么,况且,这事已不只是栽赃那么简单,还有人命啊!”云海本是平静,但说到害命之事时,不禁有些嫉恶如仇。

  这也触动了楚笛的痛处,三个花样年华的弟子,就这样无辜殒命了,谁能不感伤?

  “依你所言,当时三弟的徒儿吴非真也在场?”云海问道。

  “嗯,应是由阁中跟了出去,还好黑衣人没有针对他。”楚笛不假思索,觉得杨逸很机灵。

  呃?我孙儿很惊才绝艳,聪颖睿智,他定然捕捉到了细枝末节,得去问问他可有洗白的证据才行,但可能来不及了,还是先告知他们先吧。

  “走,召集全部长老,去演武场静候,再议此事。”云海颁令下去,准备迎接刁难。

  ……

  也在同时,青龙堡已沸腾起来,三色教服的人头攒动,足有三百之数,个个眼神都充满愤恨,他们这是要去圣云阁清算。

  高台之上,三位教主傲立,青衣道袍,尽显仙人风范。庄严的注视一切,殊不知,几位大佬正以神念交流着。

  “两位道友,此行务必摘掉圣云阁的大长老,若是能拖下云海最好,也不枉各弟子的牺牲啊。”青龙堡主利字当头,势在必行。

  “难得三教暂结盟,自然得有所收获。那徐贼上位,根基动摇了的圣云阁,吞并那是迟早的事。”幕剑宗的大佬附和道。

  “三教瓜分,你我再继续制衡,美哉!”奇幻堂分堂主的话语不多,却道明了主旨。

  “好了,如此便齐临圣云阁吧,云海,好久没有与之交涉了。”

  三人领头,浩浩荡荡的几百人,虽不算多,但算是武修,所过之处威压席卷,平民惊惧避让。

  “带着战意,他们这是去哪?”路人心中骇然。

  “噫,朝着圣云阁的方向,难道出大事了?”又一路人惊呼,这阵仗,太吓人了。

  退避的百姓议论纷纷,从未遇到过如此震撼的修士聚众,而且是三教联谊,令人深思啊!

  对于这些风云,官方明文规定,门派纷争不属管制,他们守护的是城中百姓,以及部分伤天害理之事。不知如今的大情势,城主会不会插手?

  圣云阁演武场,包括大长老楚笛在内,一共五人危坐方台,有的心神不定,有的静若止水,好比二长老徐固。

  此事已布告全教上下,弟子们都有些局促,虽不是什么灭门大祸,但对于安稳度日的他们来说,怎能平静以待。

  这时杨逸从外头回来,悄悄的混迹在弟子当中,不知方才去了哪里。

  在嘈杂的议论声中,杨逸听到绝大多数的话语,是相信大长老的清白,他在阁中的德行,弟子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涉及了同级大教的怒火,弟子们是没有话语权的,一切还得高层解决,看他们各自的态度。

  大长老此时面色冷峻,不丝毫不惧谗言,甚至是遭到迫害,有的仅是愤恨。已有线报,三教正联袂而至,声势浩大,做贼竟能不心虚,无耻至极啊!

  5看正版章S节!◎上酷E匠uw网

  “诸位师兄弟可相信,并非是楚某行凶?”楚笛想知道这个答案。

  “师兄哪里的话,我等同在师门几十年,各自的性情早已了然,师弟我如何也不会怀疑你的。”四长老肯定的说道,心中所想就不得而知了。

  其余几人相继点头,包括徐固也认同。

  “大哥,你可有应对之策?”三长老问道。

  “哼,既是诬陷,何须多思,矢口否认即可。”云海道。

  “确是,一派大长老不可能会明目张胆的杀人,根本没有动机。”三长老觉得有理。

  “非也,都摆明是陷害,岂会没有说辞,我猜,堕魔大法,便是他们的手柄。”四长老一语惊人,大家差点忽略了这个关键。

  “嗯,本来害命之事,虽有死证,但却是无稽之谈,可魔功难以解释,可作铁证啊!”

  二长老开口,提醒道。

  “等吧,我圣云阁不是软柿子,岂由他人拿捏。”云海道。

  不一会儿,圣云阁外脚步声渐近,依稀可以听出人数之多,地面都开始轻微震动。该来的,总还是来了!

  天际,三道身影悍然骤降,如九天谪仙,驾驭着罡风而至,吸引了圣云阁众弟子的瞳孔。完美御空,不是寻常修士能做到的,只能有一个解释,他们很强!

  山门外,几百名弟子驻守,却不敢形成包围状,毕竟他们是来讨公道的,而不是来开战。大佬们授意,没有命令不许贸然进去。

  哼,都来了,不简单啊!

  “几位道友,竟不通报便强闯我圣云阁,可知道这很不礼貌?”云海立即调侃,没什么好客套的。

  “呦,云兄,都知道我等要来,也不事先准备好客座,是你的不周啊!”

  奇幻堂堂主回应,随即三人自行幻化了宝椅,近对而坐。

  “堂主,我已明知来意,那事难道不觉蹊跷吗?大动干戈的召来了三百之众,这很冒犯!”云海直言不讳。

  “冒犯?真是如此,他们就不会停在阁外,而是在这演武场中了。”

  幕剑宗老者冷笑道,他不愧是剑道高手,因为他的一言一行都带着剑意,锋寒逼人,犹如入人剑合一之境。

  “你们似乎摆错角色了,我们才是债主!”堂主道。

  杨逸始终在注视着,心中思量该在什么时机站出来,同时也在捕捉徐固师父的身影,这个场合,定然少不了他。

  “你们,可知道我心中所想?”楚笛突然发话,此事在他,不可能保持沉默的。

  “哼,楚笛,你还真够猖狂,竟还能淡然出现,我的弟子,你带去哪了?”青龙堡堡主不答楚笛的话,索要弟子死躯。

  “你之所想?我只知道,你藏得很深啊,你,是否已堕魔?”奇幻堂堂主幽幽道。

  引得楚笛耻笑,自己怎么可能轻易载在这凭空捏造的罪名上,想动我,唯有靠武力才行。

  围观的弟子哗然,堕魔?这些门派好狠毒啊,杀人的诬陷还不够,竟还安上这个人人诛之的身份,这是要除掉大长老的节奏啊。他们有些窃窃私语,有的静观其变,更有甚者,直接大喝为楚笛申辩。

  “你们怎么如此确定是我教大长老行的凶?直说吧,目的何在?但大长老,我是保定了。”云海道。

  三位大佬暗喜,就等这句话了,保楚笛?便是把自己扯上,正合众人意。

  阁主的这番话令楚笛尤为感动,也不枉他多年来为其辛勤的打理圣云阁,不过楚笛不愿云海这么意气用事,一切应以大局为重才是。

  “好大的口气,那三人的性命,该如何算?”青龙堡堡主厉色道。

  青龙堡向来与圣云阁不和,现在又得两教联盟,顿时底气更足了。

  “我承认,对他们我心中有愧,但是,并非出于血债,而是未能及时搭救。”楚笛直抒胸臆。

  这三人的性命,其实是各派间接杀害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让人心寒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