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看来你心仍有不甘啊,刚才的话,你还未入耳么?”

  徐固再一次念动咒语,杨逸心底又开始狂喷了:你奶奶的,你随便动动嘴皮子倒是自在,就算我没有中拘魂术的痛苦,但演戏也是很累的啊!

  又毫无破绽的配合着,演了几个动作。

  前段时间徐固还是仁厚谦和的儒雅之士,如今却来个阴险大反转,他自己都为自己的虚伪感到羞愧了,不过他很乐在其中。

  “啊,别念了,师父别念了,噬血针,我,我也没有绝对把握破除啊,啊,师父请,请您停下听我说!”

  杨逸痛苦的挣扎着,不住的求饶,要再这么演下去,真的会心神惧疲的。此时杨逸在想,这拘魂术好像挺好使的,到时自己也给徐固弄一个,还施彼身。

  徐固不再念咒,让他说下去。

  “这枚噬血针的本源,不是我的法力,而是一滴古老精元,在一秘境尘封于药瓶之中。”

  “虽说宿主可以将噬血针中和掉,但这毕竟不是我的法,我怕不由我控制啊!”

  好不容易扯了这个理由,得想办法探清楚那黑衣人的来历,才能做出下一步的判断。

  “一滴精元?造就了夺命的威胁!师父是什么修为,我最清楚不过了,若值壮年,几乎逼近老阁主,连他老人家都着道了,那这滴精元的主人,会是何等王者?”

  徐固心里琢磨,认为杨逸暴殄天物,这滴精元若是用得恰当,将会是一件大杀器,可惜白白浪费了。

  “其实,我当你是我徒儿,是自己人,给你下拘魂术是为了加一道防范,让你可以接触我最高机密而已,黑衣人的身份自然会告知你。”

  已有这种隔阂了徐固还妄图揭过,简直是痴人说梦,想要利用杨逸的天赋,为其卖命。

  “莫要介怀,我不会害你的,相反,我得到的一切,将来还是要传于你们,前提是你要忠心。”

  他这是在笼络人心,他的得到的一切,也包括阁主之位么?

  杨逸若有所思,假装很心动的样子,以此来取悦徐固,释然道:

  “师父,弟子日后定当尊师重道,再也不敢有异心。”

  随后,徐固请鹤发老者出来,给杨逸拔除噬血针。

  杨逸眼神阴晴不定,面前看起来还算慈祥的老人,竟是个双手沾满血腥的凶徒,一日之间残害三条人命的狂魔,可恶至极。

  徐固恭敬的退在一旁,这身份令人好奇。

  鹤发老者慈眉善目,抚着那映射着大年岁的白须,笑容可掬的道:

  “小子,我是该叫你孙儿呢还是别的,这噬血针的暗算,我也不跟你计较了,好生收回吧。”

  等等!孙儿?徒孙?看看徐固,再看看这老者,辈分在外表上应是差了不小,如此便豁然开朗了,他与徐固,是师徒关系。

  试问,能够成为徐固野心资本的存在,来头不会小,且还要关系密切,师父是再合理不过的人选了。

  只是,圣云阁何时还有这等老古董,连老阁主都仙逝了,其他同时代的不应也死绝了吗,突然还能冒出来,也太吓人了吧!

  “您老是…”

  “是我的师尊,也就是你的师祖。圣云阁前任二长老,具体的,日后再跟你说。”徐固介绍道。

  “啊,竟是徒儿的师祖。弟子拜见师祖,孙儿惶恐,不小心冒犯了您老。”

  这个情境,应是双膝跪地表罪过的,但杨逸只是卑躬,就算是演戏也不能下跪,这是最根本的原则。

  “小子,你确实挺机灵的,阴我一招,若是其他童儿,我早就忍不住给毙了。”鹤发老者淡笑,在他心中杀人如斩麻般随意。

  料想当时黑衣人瞪视他的眼神,杨逸感觉得到黑衣人动了杀机,最后克制住了。

  话圃落,杨逸赔笑,急忙为其查探伤情。

  那块肉孔仍是淤紫,法则力量肆虐,愈加疯狂,虽范围没有壮大,但却不影响他吞噬血气的速度,长时间下去会血干而死。

  还好他功参造化,哪怕已老年垂暮,气血还是挺足的,这也是他精气内敛的结果。

  噬血针的法则跟杨逸非常亲和,相互有所感应,只要杨逸愿意便可随时收走般,可杨逸就是不乐意。

  鹤发老者的情绪随着杨逸的神态波澜起伏,使得杨逸偷笑,徐固则在一旁莫名其妙的看着。为了取悦两人,杨逸决定先给他点甜头,收回两成紫冥的法,减轻他些许疼痛。

  “师父,师祖,此滴精元虽在我体内温养了一段时间,有些亲和了,但毕竟是他人之法,我暂时只能融化几分,主要是我修为尚浅啊!”

  看:正X版u章=C节…上`C酷匠(网

  “嗯,确实没那么霸道了,还是能起作用的。小子,你这只算弥补过失而已,不是什么大功。”鹤发老者冷笑道,似乎不怎么待见杨逸。

  “弟子知罪,但师祖放心,待我破入虚守境后,便可一举抽离此疾。”

  “哼,到那日再说吧!”说完便扬长而去了。

  啧,这什么态度啊,就算是我有错在先,也不必这么小肚鸡肠吧,看来是活该受挫的。

  徐固这八面玲珑的老狐狸又打圆场,值得他这么做,应是很看重杨逸的。

  “徒儿需懂得宽厚,你师祖他生性孤僻,向来对谁都没有好脾气,大家习惯就好。”为了套近乎,徐固尽量扮得和蔼可亲。

  呃,这个听得好肉麻啊,鸡皮疙瘩都起了。为啥非要挤出一副维和的嘴脸,不知道很恶心的吗?刚才还对我颐指气使的,如今竟反转得这么快,都不知你是什么类型的人了……

  此时,阁主的寝宫,忘忧殿。

  云海和颜悦色,从容的听着大长老楚笛的讲述,作为一派之主,任何时刻都不能乱,得沉着冷静,天塌下来了也要把控全局。

  一刻钟之后,楚笛才原原本本的叙述完毕,虽知道是被人算计了,但直接的导火线确实是他,若是真的引爆大祸,恐怕自己会万分内疚的。

  他知道,近年来阁主在外游历,教中大小事宜皆是长老们主持,绝大部分都是由他经手的,自己的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这要是真折了自己,圣云阁定会元气大伤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