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盗论圣贤的茶道

  不过还好,他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达到了应有的效果,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杨逸在外徘徊了半晌,心里嘀咕了不知多少遍。

  真可怕,两个大恶人聊那么久,又不知在倾吐什么坏水,制造惊天大谋?

  再也没耐心等了,随即朝着院子大声吆喝:

  “师父~师父~徒儿有事求见,师父~”

  嘿,来得正巧,徐固大喜,转而对他师父道:“徒儿先出去了,让他交出破解之法。”

  “去吧,这小子没那么容易肯解的。”鹤发老者担忧。

  徐固打开密室之门,最后说了一句话:“嘿嘿,不是还有拘魂术吗?”算是给鹤发老者服了颗定心丸。

  “师父~师父,您是否在屋内?师父~”

  里面终于有了回应:“有什么事,让你这么毛毛燥燥的啊,快进来说吧!”

  百步一瞬,开门见到徐固正悠哉游哉的品茶,但是挺休闲的。

  “你且坐下,为师给你讲授茶道。”

  既然他能够如此镇定自若,杨逸也愿意坐下歇歇,心肝都不知道黑成什么样的人了,还会讲什么茶道呢?也太装清高了吧!

  徐固故弄玄虚,半举茶杯一边娓娓道来:

  “品茶,需静心,进入其纯真之境乃一种内省修行。而茶之道,和、敬、清、寂,也是自然之道,引人摒弃凡尘,返璞归真。茶的本身,独具色、香、味一体,沁人心脾,可净化杂念。”

  哟!说得好像有些道理,不是瞎扯的,杨逸愿意听下去。

  “说到底,茶道最根本的地方,便是营造静之境,有助于参悟自然之道,追溯法之源头。”

  杨逸用崇拜的眼神问道:“师父,这是您自己的悟出来的吗?”

  “当然,茶道岂能靠别人的说法来领略。还有,给你讲这些只是为了让你接触茶道罢了。”

  杨逸没想到,阴险的老狐狸还能有这般体悟,不可小觑啊,然而,徐固的下一句话,却暴露了他虚荣的面具。

  “唉,世人若解茶之道,不羡仙人做茶人。这是为师对茶的妙赞。”

  世人若解茶之道,不羡仙人做茶人?这句话杨逸可是知道的,父亲是个真正懂茶之人,曾给他说过这句话,乃茶界的经典名言,只传于茶道大成者的圈子里,其父也只是略有耳闻而已。

  徐固欺他见识少,不入行,看来之前的那些精言妙语全都是盗用他人的,好无耻啊!

  既然那么喜欢吹嘘,那杨逸就给足他光荣感,赞叹道:

  “以茶论道,师父这等深奥的意境,徒儿难以企及啊!”

  看似谈笑风生,但杨逸时刻未解心头之恨,三条人命的骤逝岂能那么容易揭过!

  !酷R匠…9网永y"久K免费}看|,小q3说H

  徐固抚须淫笑:“呵呵,徒儿你过谦啦,师父希望你青出于蓝胜于蓝。”

  “额~对了,你着急来此,是有什么要紧事么?”

  徐固很清楚,吴非真肯定是为黑衣人的事前来,但却装作糊涂,想要听杨逸的说法。

  “师父,今日发生了大事,大长老他……”

  杨逸绘声绘色,将一些不可告人的细节删减,包括噬血针的事也没讲,其它的全盘托出,想必徐固都是早已知晓了的。

  一席话,徐固难得面露紧张之色,而后问道:

  “好险,这事不简单,可能是三教的阴谋,制造罪行,要拖大长老下水,削弱我圣云阁的实力啊。”

  徐固一语道破,分析得很有道理,但在杨逸看来,这只是他的明面利害,其实真正要扳倒的,是阁主!

  徐固接着又道:“四大门派已保持了近百年的制衡,没想到今日按耐不住了,要联手打压我圣云阁啊!”

  四大门派各自虎视眈眈这是事实,现如今多了二长老徐固在推波助澜,他的目的应该只是上位,难道他自信接掌圣云阁后能牵制住那三匹饿狼吗?那纯粹是在玩火自焚啊!

  此时徐固心里嘀咕:臭小子,怎么不肯说出噬血针啊,竟敢对我隐瞒,难道是生了二心?哼哼,那就别怪我撕破脸皮了。

  就在杨逸刚想附和徐固的辨析时,他一直警候的话终于由二长老口中说出了。

  “你的噬血针,很了不起,告诉为师可有破解之法?”

  徐固的脸庞挂着微笑,看起来却很邪,令人反感。

  杨逸语塞,算是最好的回应了,既然摊牌了,你还能够说什么?

  见杨逸无话可说,徐固继续说道:

  “很震惊吧,噬血针,相信你是从阁主手中习得,我不管你之前跟云海的关系如何,但是你必须清楚,你!是我的人!”

  他并指默念,要催动拘魂术,籍此相威胁。

  拘魂术杨逸压根就没中,只能以自己高超的演技来配合了。他双手捂住胸口,使劲的晃动脑袋,尽情表现痛苦状,竟真的瞒住徐固了。

  “好痛,啊~好痛,师父,你这是为何?啊~”

  “啊~师父饶命,饶命啊!徒儿知错了,啊~”

  这个戏份最高难度,动作与表情都要到位,才能完美展现真实。

  最后徐固停下了,得意的说道:

  “嘿嘿,很怨恨吧,没关系,你师兄跟你一样,他还不知道罢了。我本不想捅破的,但你太能整了,用噬血针打中了不该打的人。”

  “认命吧,只要你忠心耿耿,不忤逆我的话,你我,仍是先前那般的师徒关系。解铃还须系铃人,快将破解噬血针的的方法说出来吧!”

  呼~杨逸释然,事已至此,只得认栽了,但难掩苍凉之意。看在徐固眼里,认为杨逸没有哭闹,感到有些意外,这么豁达的接受现实了。

  “唉,看来圣云阁中,您才是我唯一的依附啊,此生都将被您掌控了吧!”

  徐固挽起衣袖,眼神闪烁不定。

  “不用心灰意冷,哪天我要是高兴了,自然还你自由身。”

  在绝望中给点希望,卖命者才有动力为自己做事。

  “没想到啊,今日最糟的事竟是我中了拘魂术,或许我可以争取一下,噬血针解法交换如何?”杨逸说这话,是在揣度黑衣人的份量。

  可笑,且不说杨逸身中拘魂术,凭他正值风华的年龄,以及四道金花的天赋,还有那深藏不露的实力,用他那接近暮年的师父单纯的换,他也舍得。况且,他有资格谈条件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